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軍事> 猶記驚鴻照影

更新時間:2019-05-17 22:16:15

猶記驚鴻照影 連載中

猶記驚鴻照影

來源:追書云 作者:如魚得水 分類:軍事 主角:姬昊乾,滕紫菱

《猶記驚鴻照影》小說是作者如魚得水最新寫的一本軍事類型的小說,主要講述了:她身負家仇大恨,猝然回國,只為將戕害母親之人全都送入地獄。他,一城少帥,果敢狠辣,三軍之上,無人能敵。卻偏偏陷入他的情網,從此開啟了鐵漢柔情,寵妻無度模式,只為將她揉進骨血,要她一念情深,一生所愛。。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滕秋蝶恨恨道:“姐姐,你就別推辭了,媽專門推了家里邊的事情來陪你買衣服,你還不領情,雖然你不是媽的親生女兒,但是媽待你哪點比我和大姐差,姐姐你這般推辭,倒像是媽媽上趕著討好你似的,你要是不愿意跟我們一起,直說好了,我們也不會巴巴的來醫院找你,好像從國外回來有多了不起似的。”滕秋蝶最后故意小聲說道,不過倒是讓旁人聽得一清二楚。

劉倩云聽完小女兒這番話,眉毛驚喜的一挑,她的秋蝶什么時候這般會說話了?于是心里十分安慰,這樣便好,她也不用再擔心滕紫菱將秋蝶壓下去了。

向滕秋蝶投去了贊賞的目光,看到母親的肯定,滕秋蝶的腰瞬間挺了起來,哼,她滕秋蝶也不是好惹的,就算大姐現在找了個軍官,滕紫菱有能力出來當醫生,但是自己年齡最小,還有無限的可能,只要自己找一個比大姐那軍官男朋友官職更大的,自己一定會讓爸爸刮目相看的!

現在滕紫菱不想跟她們再做糾纏,畢竟是在醫院里,她不想影響醫院的正常秩序。

于是再次婉拒道:“媽媽,實在是對不起,不是像妹妹說的那樣,紫菱沒有別的意思,只是醫院這里實在是走不開,我真的有一個很重要的病人,院長交代了不能離開半步的。”

想著姬昊乾那里應該到了檢查時間,她這里又被這三個女人纏著,實在是不勝其擾,剛到醫院也沒幾個熟識的能夠幫忙說上幾句話,現在滕紫菱真是進退維谷。

劉倩云母女三人明顯就是故意的,尤其是劉倩云表現得格外的溫柔慈祥,好一個溫柔體貼的繼母形象,再看看滕雨薇和滕秋蝶在家里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在醫院里卻在惺惺作態,真是讓人惡心。

滕雨薇伸了伸自己的手指,在眾人面前摸了摸自己手上的鉆石戒指,對滕紫菱說道:“妹妹,你今天就請個假吧,或者干脆將這醫院的工作辭了,咱們女人家怎么能老在外邊拋頭露面呢,這婚姻大事才是正經事,你啊,也到了年紀,是該多跟媽出去見見世面了,遇上個合適的就嫁了,不是誰都能找到像你姐夫一樣的良人的。”

滕紫菱一陣無語,合著這女人是來這里炫夫來了。

打定主意不跟劉倩云離開的滕紫菱已經想好了說辭回家要如何應付騰志云,誰知這時候一雙大手直接箍住了她的肩膀,一陣熟悉的氣息味道傳了過來。

滕紫菱有些怔愣了回了頭,發現高大威猛的姬昊乾正一臉護短的看著劉倩云母女三人,眼神里滿是凌厲。

雖然穿著病號服,但是姬昊乾身上的男子氣概很是震懾人,滿是陰冷的氣息,特別是他的身子直接蓋住了滕紫菱,在滕紫菱身前投下了一道長長的影子。

“你怎么出來了?”滕紫菱有些驚訝,這男人這時候不是應該好好呆在病房休息嗎?

姬昊乾瞥了一眼眼前的三人,然后低下頭看著滕紫菱說道:“我的人都被人欺負了,你說我為什么出來?”

“你先回去吧,我這邊處理完之后就回去給你檢查。”滕紫菱皺了皺眉,這男人怎么這么不懂事,生著病還跑出來,真是不讓人省心。

姬昊乾可不管滕紫菱說什么,現在他就認定了滕紫菱被人欺負了,他是絕對不會允許他的人被人欺負的。

因為姬昊乾身上的氣勢太過瘆人,嚇到了劉倩云三個,一時不敢說話,想著滕紫菱跟眼前這個高大的男人說話很是隨意,好像一點也不怕他的樣子,心里很是郁悶。

這個男人看起來很是不簡單,滕紫菱才回國不久,什么時候榜上的這樣的男人了。

滕秋蝶滿眼的妒忌,這個男人長得實在是太好看了,棱角分明的臉,濃密的劍眉,高挺的鼻梁,高大健壯的身材,比大姐那軍官英俊百倍。

看起來這個男人身份不俗,畢竟在這江城,這般年紀身上就能有這樣氣勢的,找不出三個。

“姐姐,這位是?你也不介紹一下。”滕秋蝶一下子表現得十分嬌羞,看著姬昊乾說話都柔了好幾度。

“這是我的病人,剛才我說的就是他,媽媽你們先回去吧,我要給病人檢查了。”滕紫菱現在沒心思跟劉倩云她們糾纏,只擔心姬昊乾身體沒恢復就胡亂走動,到時候又出問題。

滕秋蝶不干了,心里想這滕紫菱分明是害怕自己搶了眼前這個男人,不然怎么這么急著趕她們走。

“姐姐,我們好不容易來醫院看你一趟,你怎么這就要趕我們走啊,我們可以跟你一去去這位哥哥病房檢查的。”滕秋蝶欲說還休的樣子實在讓滕紫菱感到一陣惡寒,這滕秋蝶是有病,第一次聽說有人沒病卻想進病房的。

“哦?原來是你的家人?”姬昊乾現在才知道眼前的三個不知好歹的女人,敢欺負她的女人的人,原來是她的家人,看來她的家人對她也不怎么樣,還是留在自己身邊最安全。

“是啊是啊,我是姐姐的小妹滕秋蝶,不知這位哥哥怎么稱呼”滕秋蝶眼見姬昊乾終于用正眼看了她一眼,很是興奮,急忙問道。

不過姬昊乾可不是憐香惜玉的人,而且他也不缺妹妹。

“滕小姐是吧?家中只我一子,這聲哥哥我可不敢當,若是讓家父知道我在外邊亂認妹妹,做這等有悖人常的事情,怕是要將我趕出家門的。”

沒想到一直舞刀弄槍的姬昊乾,打起嘴炮來也是**響,話里話外對滕秋蝶那聲哥哥都是嘲諷意味,試問有哪個正經人家的女人在外邊這樣亂認哥哥的?

不知滕秋蝶是年齡小還是腦子不太好使,壓根聽不出姬昊乾話里的嘲諷,只覺得這個男人很是正派,對姬昊乾越發著迷了。

“走了,回病房。”滕紫菱可不敢再留姬昊乾在外邊,畢竟姬昊乾的身份不簡單,在病房里安全些,他的那些手下保護他也穩妥一些,若是再發生那樣的暗殺事件,那她就是再醫術高明,也保不住人了,畢竟刀劍無眼,她一個小女子如何保護得了姬昊乾這個軍閥頭子。

隨后兩人也沒有理會滕秋蝶他們,就這么走了。

姬昊乾本來還想收拾一下這幾個女人,但是看在滕紫菱的份上,他就大發慈悲一次好了,于是乖乖的被滕紫菱牽進了病房。

猜你喜歡

  1. 軍事小說
  2. 勵志小說
  3. 熱血爽文
  4. 腹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