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軍事> 抗日奇緣

更新時間:2019-06-03 18:46:48

抗日奇緣 已完結

抗日奇緣

來源:有書閣 作者:莫少卿 分類:軍事 主角:橄楨,凌鳳

《抗日奇緣》作者是莫少卿,男女主角是橄楨,凌鳳的小說,抗日奇緣章節精彩閱讀:橄楨出身于獵戶家庭,年少時玩過獵槍,有一手好槍法,還學過武術和日語。一次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對夫婦被一伙不明的悍匪追殺,橄楨出手相助,由于婦女中槍奄奄一息,上帝無法拯救她的生命,橄楨的父母和爺爺遭到悍匪的報復。槍王感激,授受狙擊槍技給橄楨,最后槍王和橄楨一起鏟除了那伙悍匪的老巢。后來,橄楨的兩個師傅,一個是槍王,另一個是日本師傅,他們在寺廟里感染上瘟疫,最后離開了人間,橄楨不得不離開了寺廟。在此,他在山上勤奮練起武術和狙擊遠程射法。 展開

本書標簽: 現代短篇 熱血爽文

精彩章節試讀:

小二拉著輛馬車到后院,橄楨和他一起把那三個麻袋搬上車,撒點稻草遮蓋。

橄楨覺得這樣不行,又叫小二搬餿水桶放上面,還有爛菜框也放在上面,讓別人看到以為是拉這些垃圾去倒掉的。

凌鳳對那對夫婦說,想活命的話,就當什么也沒發生過,好好做你的事,我們都是中國人。

橄楨叫小二趕馬車,自己坐在一邊,凌鳳也跟上車。

三個壞蛋就這樣被滅跡了,鬼子不管用什么方式,什么辦法都不會找到這三個混球。因為他們已經到中國閻王爺那兒報到了。

路上,小二趕著馬車,橄楨對小二說,這活忙了,你就回去對老板說,叫他給你點工錢,馬上離開那里到別的地方找活干,那里對你已經不安全了,要不你就往北走吧,聽說那邊有好人,專打鬼子的隊伍,或許你能把小命保了下來。

突然,來了支騎自行車的黑衣隊伍,約有五六個。

小二說,這是鬼子的黑狗隊。

哦,別怕,你要鎮靜點,裝著沒事兒,千萬別緊張,這兒有我們,撩他們也不敢對我們怎樣,馬車上拉的是垃圾。

“站住,干什么的?”

“我們能干什么?這是垃圾,能拉回家去吃嗎,當然拉去江河丟掉啊?”

“老鬼,你爬上去檢查看看。”

幾個黑狗分開站在路中間,擋住了去路。

老鬼不敢爬上去,往一個小的黑狗踢上一腳,說:“你上,別讓老子罵你,快點!”

那個家伙被踢了一腳,摸著**不敢吭聲,忍辱偷生,一步一步走到馬車的旁邊,對整個車子圍繞一圈,說發現什么,都是些骯臟的垃圾,臭得讓……讓大爺快……快嘔吐了。

那領頭的朝橄楨走近,說:“你干什么的?”

“這馬車能裝什么啊?你爬上來瞧瞧,我是干什么的?”

他裝腔作勢,掏出駁殼槍,在橄楨的面前揚了一下,說:“你干什么的,快說,不說,老子就斃了你!”

“吆喝,你是干什么的,攔路搶劫是吧,老子沒礙你的事,你就來找茬是吧!”

“這位大爺,行行好,我們拉著這些又臟又臭的東西去處理。這位大哥心情不好,被掌柜罵了幾句。”

“哦,他心情不好關我什么事,這小子有心和我過不去,我就一槍把他崩了,老子是為皇軍當差的,誰敢阻攔我?”

“大爺,你就消消氣吧,日后哥們請你喝酒,現在有要事不方便,要不你們幫我們處理這些垃圾,回去了一定請你們喝酒,你看怎樣?”

這位頭目對馬車瞟了一眼,說:“走走走,弟兄們!”

橄楨望著這幫黑狗離去,對小二說,記住馬上向掌柜辭退工作。

“知道了,你們也小心點,如今這年頭,兵荒馬亂,到處在打仗,逃難的人多。”

“都是這些鬼子造成的。遲早會有一天,他們也會像狗那樣被趕出中國的。”

小二把馬車趕了回來,掌柜知道小二做了件好事,給他一點盤纏和干糧,還有幾個饅頭,帶在路上吃,保命要緊。

小二離開了茶樓。

橄楨在茶樓對那兩個鬼子使的飛鏢功夫,非常有力,不是一般人做到的,功力很深。她不得不對橄楨產生懷疑,他的舉動全被凌鳳察覺了,知道他不是一般的俠客,身上又有狙擊步槍,再說那個管子(消音器),輕輕的扣動板機,一點聲音也沒有,太神奇了。

這是她在江湖上遇到的第一個男人,懂武功,又會打槍。但還沒見過他對鬼子開槍,驗證他所說的眉心間,子彈就在這穿過。江湖是有些傳聞,鬼子最怕的是那個百步奪魂,大家對那個人物傳說從來不知道他的人影是什么樣的?

路上,他們一前一后走著,凌鳳要他講自己的故事。

橄楨說,你現在槍傷好了,你可以走了,再說,我們男女有別,我也照顧不了你一輩子吧!

“怎么,想把我趕走啊,是不是我煩你了,你不喜歡我跟你一起打鬼子。”

“不是,你是女的,再說,你的傷好了,你不回去,你的師父會掛念你的啊!”

“討厭,我不回去!你……你還沒教會我打槍呢。再說,外面到處都是兵荒馬亂的,你叫我一個女孩子到那里去,你忍心讓我跳進火坑嗎?”

橄楨低聲下氣地說:“這……這是你的事了,我怎么忍心讓你跳進火坑呢!你不是好好的嗎!”

“不和你說了,我去做飯給你吃吧!”凌鳳抹去眼角的淚,走進小廚房做飯。

橄楨回想剛才自己說的話,也許眼前這個女孩子不想離開自己,她是不是有點喜歡自己了,兒女情長。

過了一會兒,凌鳳進來看到橄楨在紙上畫畫,好奇問道:“你畫什么啊,能跟我說說嗎?”

“哦,這是狙擊射程的距離,作為一個狙擊手,需要具備條件,尤其是心態。一鈔鐘也能讓你喪命,也能讓對方死亡,這是一種玩命的游戲。”

“吃飯吧!”

兩人吃完飯后,凌鳳知道橄楨一心想要自己離開他,她為討好橄楨地說,你教會我怎樣使用狙擊步槍打鬼子,我以后就不會天天纏繞你了。

橄楨深情厚誼的說:“打鬼子需要理由嗎,你不說,我也教會你打槍的。”

“真的嗎,那我謝謝你!”

“謝我什么,我還沒教你呢!”

凌鳳溫柔地說,人家提前說嗎,要不學會打槍了,就不知道說謝謝你了!

“油嘴滑舌!”

走吧,到那邊山谷去,這里離那邊大約有足足五百米到八百米吧,你先從五百米的射程來學握槍,端槍的重量,呼吸,那些基本學起。

凌鳳還形一個天真活潑的女孩子,一點也不像那種打斗的綠林好漢,笑起來也挺溫柔的,還是個油嘴滑舌,聰明伶俐的可愛女孩。她一邊走,一邊叫橄楨哥哥多么的甜蜜。

橄楨從來沒有對她罵個一句,也沒有對她多看一眼,連說話都不正面看自己。

黑狗子無意來到了橄楨和凌鳳的宿營地,看到里面有些臘肉,野獸肉,知道這里住有一獵戶,叫大家小心點防范。

橄楨忘記拿了一些東西,對凌鳳說,看來我得返回去一趟拿東西了,要不你在這等下吧,我去去就來,你幫拿著這只箱子吧!

當橄楨回來時,發現家里有人,感到這里不安全了,必需離開。但他發現里面的人竟然和自己見過面的人,必需除掉他們,以防患于未然。

五個人,都在里面吃得真香,把老子腌的肉也敢吃。

他們聽到外面有人罵陣,趕緊撒腿就跑出來瞧瞧,大家一看,這不是那個運餿水的人嗎,那頭目說,我吃了你的腌肉,你又想怎樣,算是你的福氣。

橄楨說:“今天,我把丑話說在前頭,你們到這里吃了我的腌肉,還敢無禮撒野。老子也不是吃素的!”

那人一聽,這小子敢在我面前撒野,口出狂言,看我不把你收拾掉,沒人敢對我叫板,你小子,給你臉不要,你還能怎樣?

“吃了我的東西,我還能怎樣?你們不會也想把我給煮來吃吧!”

“哎,這是你說的,別怪我沒給你提個醒!”

“既然如此,那就看看誰有這本事了,你們五個上呢,還是一個一個來。”

“弟兄們,通通閃一邊去,我今天非扒他的皮不可。”

那黑狗正中橄楨的氣話上,當他還沒走近橄楨的時候,連自己被對方逮到也不知道,自己的槍也被繳械了,在想玩命也沒機會了,眼巴巴的望著對方,眼角流出點淚來。那幾個看到頭兒被對方壓在地上,大膽的掏出槍來,橄楨那有讓他們掏槍的機會,每人的眉心上多了個心眼。

躺在地上的頭目知道這人的厲害,知道遇了自己的克星,但已經遲了,知道自己的命也到了盡頭,只嘆息一聲。

五個王八蛋被橄楨滅了,這里又多了五個死鬼。

凌鳳用望遠鏡看到橄楨在挖什么,旁邊多出幾俱尸體,知道大事不妙,使用輕功飛走回到家里來,她大吃一驚,他們怎么找到這里來的,看來這里不安全住了。她進入屋子收拾東西,對這里有點依依不舍,有點留戀這里的生活氣息味道。

橄楨望她一眼說,“怎么,你也把東西收拾好了,知道這里不安全是嗎?”

“嗯,你不說我也知道,我們都是鬼子的克星。我們還沒去找他們,他們反倒來找我們了。”

“是啊,他們挺快的,我把他們全滅了,也埋葬了,就讓他們為這里付出一點力吧,讓土壤肥沃起來吧!”

“對,他們應該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了!”

“咱們收拾好東西,趕緊離開這里吧!屋子就著吧,燒了多可惜啊!將來說不定還有機會回到這里來的。”

“你背輕一點的衣服,我背重的東西。”

當他們走了不到兩天,鬼子對這里聞到了什么?進行搜尋搜索,有一點東西也沒找到。

凌鳳對橄楨問道:“我們現在去哪?”她有點擔心橄楨和她分手。

“往北邊走吧!”

他們隨著流浪的人兒往小路逃荒,看到天色有點要下雨了,橄楨對凌鳳說:“咱們快點趕路,要不這里就要下雨來了,找個地方避雨吧!”

他們路過一個荒廢多年的破廟,大雨就到,他們在里面避雨,雷電交叉,雷厲風行,大雨傾下。

幾個國軍的人也進來避雨,他們看到里面有兩個像是綠林好漢的人也在避雨,但他們沒對橄楨盤問什么,以為大家都是進來避雨的,用不著盤問人家。

橄楨給凌鳳一個眼色,讓她鎮靜點,自己能阻擋一面。他對那幾個國軍的人問道:“朋友,你們從那里過來的啊,你們的部隊呢!”

他們看了看這兩個人,對橄楨說:“被鬼子打散了,死的死,傷的傷,剩下的只有我們這幾個了,我們也跟著逃荒呢!”

突然,有七八個鬼子往這里奔跑來避雨,一個百姓跑了進來說道,鬼子來了!

這幾個國軍提心吊膽,渾身發抖,怕被鬼子發現,通通往后面閃宿躲藏。破廟剩下橄楨和凌鳳,橄楨對凌鳳說:“你怕嗎?”

“不怕,有你在,我看鬼子是怎么死的。”

“那好,你檢查下自己的槍械,這是消音器,擰上它,外面聽不到響聲的。”

她掏出槍來,橄楨給她擰上消音器,遮掩好。橄楨幫她爬到佛像的后面藏好。自己準備迎戰,決不能讓鬼子逃脫。

正好是大雨天氣,又是雷鳴般的隆隆響,逃荒者那知道這幾個鬼子怎么回事,全部躺在破廟里了,渾身濕露露的,鮮血染紅了地面。

雨過天晴,這里的幾個國軍,也不知道跑到那兒去了。

凌鳳伸出長長的脖子,想*看橄楨是怎么放倒鬼子的,只見他們七豎八下的,東倒西歪,短短幾分鐘,鬼子都跟著雷鳴聲而去了。

橄楨對凌鳳說,下來吧!

“你正下面接著我,我爬下去了!”

兩人無意中抱了一起,雙目相視一瞬,凌鳳笑了,撒嬌地說,你真沒用,接不住我,害我差點掉下來。

“男女授受不親!”

“討厭,老說這話多少遍了?”

好了,雨停了,咱們要趕路了,把他們的槍械拆了,要子彈就行了,還有手雷。我要把這破廟炸了,把鬼子掩埋好。

隨著隆隆一聲,破廟倒塌了。

橄楨和凌鳳一邊趕路,一邊消滅跟著來的鬼子。

夜晚,滿天星星,閃閃發光,小溪旁邊,坐著一對人兒,他們彼此之間,相互交流著。凌鳳知道自己已經深深的愛上了橄楨,她問橄楨一個問題?要橄楨嚴肅回答。

假如有一天,自己被鬼子抓住了,你會不會想盡一切辦法來救我?

橄楨用不著考慮說:“鬼子能從我手里把你抓走,除非我已經死了。你別問這么怪的話行不行啊?這絕色不可能的事,鬼子還不知道我在哪打他們的黑槍呢,敢來抓我的……”橄楨含情的望她一眼,對她微笑著。

凌鳳迅速把話接過去,問道:“快說啊,我想聽后面的那半句話,我的老兄!”

“他們不敢抓你唄,他們要加倍付出代價的。”

說真的,凌鳳還沒看到橄楨是怎樣用狙擊步槍射擊的。要他今晚帶上她一起去打幾個鬼子來看看。

兩人換了黑衣,臉上也涂抹點黑泥料。路上,他們都使用輕功,來到一小鎮的附近,用最高的據點,把幾個要點搞清楚了。他們又飛快的離開了,在公路的高山上等候。

一會兒,兩輛軍車開了過來,橄楨說,這里足有五百米的射程,你可以射擊前面的那輛車的司機頭部,我來對付那個指揮官。

一聲令下,兩人同步結果了那兩個鬼子的命。車子往前沖到了山崖,轟隆一聲,熊熊大火燃燒了起來。后面的那輛緊急剎車,但已經遲了,司機已經無能為力了,橄楨在他的眉心上開了一個天眼了,鬼子跟著車輛沖下山崖,鬼哭狼嚎般的聲音,被大火吞噬了。

“哎呀,真過癮,輕輕的扣扳機,鬼子就命喪黃泉路了!”

猜你喜歡

  1. 現代短篇
  2. 熱血爽文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