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九逆仙途

更新時間:2019-10-25 19:14:39

九逆仙途 已完結

九逆仙途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過橋米線 分類:玄幻 主角:齊弦,柳澤煙

主角是齊弦柳澤煙的小說是《九逆仙途》,是作者過橋米線創作的玄幻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沒有錯,我就是你體內法寶的器靈!”那聲音大肆洋洋道:“實話告訴你,若是讓天下人知道了我,整個天下都要為我瘋狂,什么掌門至教,看似高高在上,超脫出塵,也會為我爭的不可開交,像個凡夫俗子一般!”......... 展開

本書標簽: 都市異能 玄幻仙俠

精彩章節試讀:

山道中,尸橫遍野,血流成河。

寒風瑟瑟襲來,平添了幾分蕭瑟之意。

忽然,一只沾滿血漬的手從尸體里探了出來,緊接著,一道瑩瑩的淡青光華在血手的掌心處彌生了出來,爾后,一縷縷白氣飄入了那個光華之中,血手的恐怖血色,光華的瑩瑩淡青色,白氣的淡淡白色交織在了一起,讓整個畫面顯得有些詭異。

過了好半會,一聲嘶啞的低咳聲響了起來,砰的一聲,血手邊上的尸體被推翻了開去,然后,一個瘦骨嶙峋的身影從尸體中緩緩爬了出來,卻是一個二十四、五歲的年輕人,一身沾滿血漬的灰袍。

他癱倒在旁邊的尸體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在他的%.口上,有著一處深至內腑的刀傷,血水已然模糊了那里,不過還是能夠依稀看到里面的相關內臟。

“奶奶的,差點就憋死我了,幸好他們走的快,要不然我齊弦就這么完蛋了,哼,如果我就這么死去,那還真不甘心。”

齊弦說著,又忍不住咳嗽了起來,滿臉痛苦的咳嗽了幾下后,他再一次伸出了自己的血手,如開始那樣綻放出淡青光華,如開始那樣有著白氣飄入其血手掌心里的光華。

徐徐過了數十分鐘后,齊弦停了下來,暗忖道:“光頭哥教的這御氣訣還真不賴,要是沒有這御氣訣,就算不被殺死也要在尸體下被活活悶死,幸好他回去看父母沒有跟來,要不然的話,此趟怕是難逃一劫了。”

想著,他心中不由一動,伸手朝*前傷口處那滿是血漬的衣服拎了起來,在拎開半寸后,露出了一個黃油紙包。

“藏天宮的人要白老鬼把那什么東西交出來,白老鬼把這東西放我身上,難不成對方要找的就是這個?可白老鬼為什么又要找這東西放我身上呢?”齊弦伸手拆開了手中的黃油紙包,只見黃油紙包里放著一個扁扁的如剪紙一樣的紅色麒麟圖案,所不同的是,這麒麒圖案里有著看起來相當復雜的符文。

還在齊弦打量著手中的麒麟圖案里的符文時,忽然叱的一聲,他手上的麒麟圖案變成了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焰,在他整個人還沒有反應過來時,這團火焰涌進了他的掌心里,他只覺的自己的右手一陣蠕動,然后就來到%.口處。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齊弦的%.口處,忽然彌生出一股莫名的火焰,這股火焰燃燒著,沒有任何的灼熱感,恰恰相反,這股火焰還讓他感到一股溫暖,隨后,驚人的事情發生了,他那觸目驚心的%.口整個開始愈合了起來。

“這……這……”齊弦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口,整個人有些反應不過來,而這之中,只是眨眼的功夫,他的%.口就徹底的愈合全了,沒有疤痕,那皮膚仿若新生一般,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咚咚咚……

齊弦忽然感覺到自己的心臟開始劇烈的跳動了起來,他開始覺得有些氣悶,整個人的心臟仿若要瞬間掙脫肚子跳了出來。

“怎么回事?”感到異常難受的齊弦在心里面叫了起來,他已然來不及多想什么了,因為他窒息的太痛苦了,這一瞬間,就仿若有人生生掐住了他的脖子想要讓他斷氣一樣,更重要的是,還有心臟的欲要破肚而出的痛苦讓他難受無比。

忽然,滋的一聲,齊弦只覺什么涌進了自己的心臟里,然后整個人一松,癱軟了下來。

齊弦現在沒有一絲力氣,他只覺得整個人說不出的累,爾后,他想起了剛才的狀況,他在想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了一會,齊弦忍不住興奮了起來:“難不成這東西是傳說中某種強大的法寶?”

越想,齊弦越覺得是如此了,要不然的話,剛才也不會出現自己%.口處的傷愈合的情況了。

“哈哈,若是這樣的話,那就太好了!”齊弦在心里高興道,不過轉念一想,他心中又不由一陣黯然,喃喃道:“澤煙現在就已然達到戰天十重的第八重境界,以其天資,成為掌門至教親傳弟子基本上是板上釘釘的事情,這東西只不過是白老鬼他們這種相對澤煙來說是門派的小角色爭的法寶,就算我現在有了它,到時候還不是癡人說夢?”

齊弦原本是一個普通農家子弟,本來一直在老家幫著自己年邁的父親打理那個豆腐坊,不過他父親染上重病去逝,后他那在太虛門的叔叔歸來,于是就在其言勸下進入了太虛門。

太虛門乃是天下大派,齊弦利用他叔叔的關系進入太虛門后,也只是里面的一只蚍蜉,想成為正式弟子都難,而這之中,他無意邂逅太虛門分支支主之女柳澤煙,為其一見傾心,因此,萌生想法,不過越了解,他才越知道自己喜歡上的人是一個什么樣厲害的人,那是一個他絕對無法高攀起的人物!

“齊弦啊齊弦!你怎可如此呢?大難不死,又有后福,這說明你有修道中人所說的大氣運,那澤煙雖然遠如星辰,但只要你扶遙直上,未必就沒有機會,更何況,未爭就先怯,對方會看的上你嗎?”

“就他,還對柳澤煙癡心妄想,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貨色!”

“是啊,癩蛤蟆一只,怕是有生之年連順天十重都突破不了,還妄想柳澤煙,真是癡人說夢。”

“什么,順天十重,你也太抬舉他了,就他那天賦,就算有藥物,想要練到順天十重,頂多到八重,那還算抬舉他了。”

齊弦想到了自己在門派中受到的欺辱,心中雄雄燃起了一股爭勝之心,道:“別的先不想,我現在既然有了法寶,先提升自己再說!”

“桀桀桀……”在齊弦說著時,一個略帶著一絲邪惡的笑聲響了起來。

“誰!”齊弦警覺的躍起身來,卻發現四周空蕩蕩的,除了自己,根本沒有任何身影。

還在齊弦四張打量時,他的腦海里響起了一個狂傲的聲音:“小子,你還真是可笑,以為小角色爭的法寶不過如此?如果這么想你就錯了!”

“在我體內?!”齊弦不由意識了過來,情不自禁的聯想到了剛才那個涌進自己體內的‘法寶’,他心想,這個聲音也許是法寶的器靈。

“沒有錯,我就是你體內法寶的器靈!”那聲音大肆洋洋道:“實話告訴你,若是讓天下人知道了我,整個天下都要為我瘋狂,什么掌門至教,看似高高在上,超脫出塵,也會為我爭的不可開交,像個凡夫俗子一般!”

“真這么厲害?”齊弦懷疑道,心里面頗為不信,掌門至教那是何許人也,那是一教之尊,俗語有言‘掌握一教,威震寰宇!萬國朝貢!’,像他現在所在的大龍王國,疆域廣大,人口億萬,可是一國之主面對他們太虛門的掌教或是別的掌教,根本就連屁都不是。

會有這個情況,也是實力為尊決定的,要知道大派的掌門至教,其一身實力功參造化,若是心中有一個不滿,只要心念一轉,就可讓整個大龍王國瞬間滅絕,像各大門派中的弟子,若是一身實力修煉到了戰天之境,只要其拜訪某地,那些王公貴族,都得奉為上賓,生怕招待不周。

像現在,整個場地尸橫遍野,血流成河,這在一般世俗中人來說,是絕對的超級大場面,可齊弦卻還說是小角色爭東西,不是因為白老鬼他們真是小角色,而是他那心儀的柳澤煙太過不凡。

“厲不厲害不是用嘴說的,我此番蘇醒,用本命元氣支撐,只有一盞茶的時間,也懶得跟你解釋什么,實話告訴你,我乃傳說中的鎮煞麒麟,當然,像你這種門派的蚍蜉,自然不可能知道我的存在,別說是你,就是天下各大門派,除卻派中的那種老古董級別的人,都不可能知道我的存在,而事實上,我乃是傳說中的第一至寶!”

齊弦雖然心中還是有些不信,不過想到鎮煞麒麟說其只有一盞茶的時間,卻并沒有出聲打斷這鎮煞麒麟的話,而是靜心聆聽。

“你知道我時間有限就好,接下來我會傳授你一套功法,你認真聽好了。”鎮煞麒麟道:“天地萬物,有容乃大,修真之人修煉,需要吸收天地間的靈氣,而世間,萬物都具有靈氣,我要教你的,就是針對此而出來的功法,名萬物煉化訣!”

齊弦聽著鎮煞麒麟的話,連忙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準備去銘記鎮煞麒麟所要教自己的萬物煉化訣。

“哼!”鎮煞麒麟發出了一聲頗為不屑的冷笑聲,在齊弦忍不住想出聲詢問時,齊弦只覺一股異流從身體里涌起進入到自己的腦海里,隨后,他的腦海里就有了關于萬物煉化訣的口訣和相關事宜記憶。

齊弦頓時明白到鎮煞麒麟的冷笑聲原因了!

“說真的,你的條件還真的差的可以,不過碰到我,是你這一生最大的氣運。”鎮煞麒麟再一次出聲道,伴隨著它的出聲,齊弦只覺身體里開始涌現出一股巨力。

齊弦不禁疑惑,不明白鎮煞麒麟又要干什么,如果說他的身體資質差,那么要做的應該是幫他祭練身體啊!可是……

忽然,齊弦瞳孔不由一縮,整個嘴巴張大了起來。

只見四周那堆積如山的尸體,在這一瞬間都飄浮到了空中,密密麻麻的,遮蔽了他頭上不遠的虛空,令得整個四周暗了下來。

看著空中尸體們的臉部,齊弦只覺恐怖,頭皮發麻。

但他也知道,面前的情景是鎮煞麒麟所為,只是不知道這鎮煞麒麟這樣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猜你喜歡

  1. 都市異能
  2. 玄幻仙俠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