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職場> 陰陽摸骨師

更新時間:2019-04-06 22:15:29

陰陽摸骨師 連載中

陰陽摸骨師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磚家老李 分類:職場 主角:關生,劉喜鳳

火爆新書《陰陽摸骨師》由磚家老李所編寫的職場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關生劉喜鳳,書中主要講述了:說著,她面向我,親切的抓住我的手:“你就是關生吧?你師父呢?”...……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我急忙回頭,背后什么都沒有,是空空的墻壁。

不過我身上的汗已經下來了,心頭也毛毛的,回頭看向視頻。

“沒東西啊……你看到什么了?”

“我,我剛才明明看到,看到一個……一個嬰兒的臉,還,還在對你笑……不過現在看不到了。”

我打了個哆嗦,看到嬰兒,說明是怨嬰來找我了。

不過,我突然想到一個嚴重的問題。

一般人是看不到鬼的,我跟隨李老瞎子多年,也沒學過見鬼之法。

可小虎牙為什么能看到?

“小虎牙,你確定剛才看到的,是一個嬰兒嗎?它在哪個位置?”

“小虎牙?”

“小虎牙?你在嗎?”

視頻的畫面,卡住了,手機顯示信號不好。

真該死,這個時候突然卡了。

剛才有小虎牙說著話,氛圍沒有那么恐怖。現在聲音突然消失,房間里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一安靜,人就容易胡思亂想。

那怨嬰真的在房間嗎?它在哪個位置?

會不會就在我面前?

網絡為什么突然卡了?小虎牙那邊發生了什么事?

我想著想著,突然間,感到一陣陰風從四面八方襲來。

陰風和平時的風不同,瞬間鉆入骨髓,多厚的衣服都能穿透。

四周越來越冷,我哆嗦了一下,四處看著,卻什么都看不到。

這時,視頻突然動了一下。

“關生哥,她在你……”

說到這里,視頻又卡了。

“小虎牙,它在我哪兒啊?你說話啊!”

恐懼讓我越來越焦躁。雖說從小便和李老瞎子學摸骨,不過我從沒接觸過這些臟東西,今天第一次接觸,說不害怕是假的。

“關生……,你聽……得到嗎?”

信號再次通了,不過聲音依舊斷斷續續的。

屋子里越來越冷,我打了個噴嚏,全身上下已經凍得哆嗦了起來。

怎么辦?

跑嗎?

能跑到哪兒去?李老瞎子提過,遇到臟東西后,千萬不要跑,人一跑,身上的燈就會弱下來,讓臟東西更加有機可乘。

可是……真的好冷啊……

我將chuang上的被子蓋在身上,稍微好了一點,可還是忍不住的打哆嗦。

就在這時,只聽咯吱一聲。

門開了。

從外面進來了一個人,三兩步便走進來,揮手丟出一個東西,丟向空中。

只聽到‘滋……’的一聲,仿佛烙鐵燒在肉皮上一般。

空氣中的寒氣瞬間便消失了,我打了幾個哆嗦,便恢復了正常。

這時,視頻也恢復了正常,電話那頭傳來小虎牙的驚喜聲。

“干娘!!!你回來了啊!”

我這才注意到,進門之人竟然是個女人。

不但是個女人,還是個非常好看的女人,她短發,穿著一身淺灰色道袍,膚色特別白,鵝蛋臉,看不出年齡。

值得一提的是,她長得很高,足有一米七以上,又高又苗條又有氣質,秒殺很多模特。

她低頭看看我,又看向手機視頻里的小虎牙,露出慈祥的笑容。

“我來晚了,沒嚇到你們吧?”

說著,她面向我,親切的抓住我的手:“你就是關生吧?你師父呢?”

我這才意識到,小虎牙叫這個女人干娘!

所以我脫口而出:“你是劉喜鳳?”

她點點頭,微笑道:“我就是劉喜鳳,你師父去哪兒了?你家里進了這么厲害的怨嬰,他為什么還不出來?”

這下,輪到我納悶了。

“我師父出門了,我以為……他是去找你了。”

隨后,我把今天經歷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跟她說了一遍。

她臉色猛然一變。

“壞了,是他來報復了!”

“他是誰?”

我已經被搞懵了,難道李老瞎子出門,不是去找劉喜鳳,而是去找別人?

“他是姜一仙,我們三人師出同門,十八年前,我們鬧過一次別扭,自此分道揚鑣……”

說到這里的時候,她的神情有些不自然。

聯想到李老瞎子提到劉喜鳳名字時,欣喜若狂的神情,我猜到他們之間的矛盾并不簡單,絕不是‘鬧過一次別扭’這么簡單。

只是老輩人的恩怨情仇,我不好過問。

大約是回憶起了當年,劉喜鳳眼神直勾勾的,有些出神。

“我,你師父,還有姜一仙,我們三人是同門師兄弟。我們的師父是個世外高人,會三門絕學:摸骨,符咒,和巫蠱之術。”

“我們師兄弟三人,每人跟隨師父學習了一門絕學。我學的是符咒,你師父學的是摸骨,姜一仙學的是巫蠱。”

“十八年前的那件事,讓我們三人分道揚鑣,結下了血海深仇,唉……”

她說著,向前走了幾步,從地上撿起來一個東西。

那東西,是剛才她丟出來,砸在怨嬰身上的。

她拿在手里,我才看清,那竟然是一個木牌,和小虎牙給我的那個,一模一樣。

上面撰寫著一個非常繁瑣的漢字。

“你師父之所以放心你一人在家,是因為你手里有我的符牌。”

劉喜鳳說著,看向我放在窗臺的木牌。

那是小虎牙給我的木牌,李老瞎子走后,我便把它隨手放在窗臺上。

她笑笑,表情十分溫柔:“你師父收藏了不少我寫的符牌,這些都是可以辟邪的,你沒見過嗎?”

我茫然的搖搖頭。

她表現出一絲失望:“也許,他不想再回憶起那些傷心往事,把符牌都丟了吧。”

說到這里,我突然間想起一件事。

李老瞎子的chuang底下,一直不讓我動,那里面的東西神神秘秘的。

想到這里,我急忙跑向東屋,從李老瞎子的chuang下面,扒拉出來一個碩大的木箱子。

木箱子上面寫著:愛妻劉喜鳳之物。

我這才恍然大悟,兩個最大的謎團終于揭開了。

怪不得李老瞎子會瞎,因為他破了孤煞,結婚了。所以便中了殘煞,雙眼瞎掉,成了一個瞎子。

怪不得自己總覺得劉喜鳳這個名字熟悉,原來小時候,自己無意中在李老瞎子chuang下見到過這個名字。

打開箱子蓋,里面是滿滿一箱子雜物。

符牌,女孩子的頭花,小銅鏡,毛筆,還有一個淡黃色的錦囊。

這些東西,全都干干凈凈的,沒有一絲塵土,也沒有發霉的氣息。

看來,李老瞎子經常打開箱子,擦拭和維護這些小物件。

劉喜鳳站在門口,呆呆的望著箱子里的東西。

“他沒忘……他沒忘……”

說著話,她的眼淚汩汩而出,宛若小女生一般哭泣。

我慌了,急忙拿出紙巾,遞給她。

許久之后,她才冷靜下來,看看時間,說到:“今晚是姜一仙來尋仇了,你師父雙眼瞎了,斗不過他,我要去助他一臂之力。

你二人在家里待著,不許亂跑。”

說著,她轉身便離開了。

猜你喜歡

  1. 懸疑推理
  2. 驚悚恐怖
  3. 恐怖靈異
  4. 精品長篇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