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攝政皇后

更新時間:2019-10-25 15:59:32

攝政皇后 已完結

攝政皇后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公子重 分類:穿越 主角:風痕延夜,云嵐

主人公叫風痕延夜云嵐的小說是《攝政皇后》,它的作者是公子重所編寫的穿越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深更半夜,靜的詭異,三名乞丐被侍衛拖了下去,令人心底發寒慘叫聲不絕于耳。盡管著慘叫聲回蕩在整條街,但是沒有一個人敢開窗看個究竟。.........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當人往往被**蒙蔽了雙眼,也就迷失了對是非黑白也判斷力,當下的三名男子被色/欲蒙蔽了心智,完全沒有思考為何一個女子會深更半夜出現在次,很顯然,他們沒有注意到這點,自然也沒注意到云嵐眼中的殺意。

自從殺了在太子府殺了那幾個黑衣刺客,也就沒在殺過人了,云嵐的血液中跳動著興奮,眼中散發著嗜血的光芒。

“給我拿下”

“是”

不遠處,只見云絲廿一身藍色官府朝著云嵐走來,身后的一干侍衛跑上前,將三名男子按在地上。

云絲廿走到云嵐身邊,一雙狐貍的眼中帶著幾分不明了的意味,俯視著面前的小女兒,那是一種從未有過的高傲與清冷出現在她眼中,若是從前的云嵐,遇到這種情況早就高聲喊叫了,但面前這女人,不但沒有如此,反而眼中的殺意濃濃,若是他晚來幾步,說不準地上的三個乞丐已經成為了尸體。

云絲廿的視線轉過,落在被侍衛壓在地上的三名乞丐身上;“竟然敢對本相爺的女兒起歹心,拉下去活剝了皮喂狗。”

三名男子一聽女子的身份竟然是相爺千金,而且他們的下場是被活潑剝皮喂狗,一個寒噤過后,三名男子狠狠的磕著頭,額頭與地面摩擦流出了血跡,使得本就骯臟的臉上,看起來更是令人厭惡。

“不要啊,大人,小的們知錯了。”

“小的們知錯了啊。”

“相爺,放過我們吧。”

深更半夜,靜的詭異,三名乞丐被侍衛拖了下去,令人心底發寒慘叫聲不絕于耳。盡管著慘叫聲回蕩在整條街,但是沒有一個人敢開窗看個究竟。

“嵐兒,你怎么可以深更半夜的跑出來,這次幸好有為父路過才幫你解了圍,怎么太子殿下沒和你在一起?”云絲廿臉上的擔憂之意完全可以以假亂真,若云嵐還是從前的那個小白癡,一定會為云絲廿難得的關懷感動的淚水連連,不過現在的她倒想看看,云絲廿這顆狐貍心到底有什么意圖。

一抹笑意浮現在嘴角,云嵐福了福身;“多謝爹爹,是嵐兒不懂事,想出來散散步,這才和太子殿下走散了。”模樣好不乖巧,將眼中的殺意退去,此時的云嵐恢復了原有的唯唯諾諾的狀態,看著云絲廿眼中的一抹精明之意閃過,任誰都不會想寫這老狐貍是湊巧路過而已。

“既然無礙就好,深更半夜,為父這就送你回去吧。”云絲廿走上前,準備‘護送’女兒回到太子府。

“多謝爹爹。”

二人一路上默默無言,到了太子府,云嵐再一次福了福身;“爹爹,那女兒就進入了,爹爹路上小心。”云嵐話落,轉身進了太子府,只留下云絲廿與一干侍衛等人站在太子妃門前。

云絲廿本意是想借由送云嵐的機會,進入太子府好好的探查一下,今日宴席上的太子雖然唯唯諾諾,與往日一般,不過他心中總是覺得風痕延夜似乎在隱藏著什么,何況,云嵐也與往日不同,若是真的這樣丟棄的棋子他手中又有了兩枚棋子,三王妃云花容與太子妃云嵐,日后不管那一個登基,自己的地位都會安穩的。

豈料,一切設想的不錯,但結局出乎云絲廿的預料,看著漸漸消失在視線中的身影,罷了,時間多的是,日后再來太子府一探究竟吧。

轉身,云絲廿與一干侍衛消失在夜色之中。

回到太子府的云嵐推開門,木門發出的吱嘎聲回蕩在整個房間。

“回來了。”

風痕延夜的聲音從黑暗中傳來,看著月色下的云嵐的身影漸漸走近,猛地一個起身,風痕延夜抱住了走過身邊的云嵐。

“這是什么味道?”本打算偷襲的風痕延夜,卻聞到云嵐身上的散發出的一種味道,皺著眉頭,看著懷中的女子,俊眉微挑著;“你去哪了?”

云嵐起手就是一記過肩摔,但被早有準備的風痕延夜躲了過去,逃脫了風痕前夜的熊抱,云嵐坐在長椅上,食指敲打著紅木桌面,發出咚咚響聲。

“你猜我遇見誰了?”抬起頭,一雙眸子在月色下泛著笑意,看著眼前一臉無所謂表情的風痕延夜,云嵐繼續說道;“云絲廿。”

停頓了一下,云嵐欣賞著風痕延夜眼中的詫異,隨后將發生的一切復數了一遍“明天,你會多一位幫手,盡管是一只老狐貍。”

等到明日,云花容的事情一定會傳遍整個華陽,就算是三王府做的如何保密,不讓云花容的事情外露,但這么勁爆的消息,不分享一下,實在太對不起那幾位辛苦的演員了。

眼中幾許不明之意,風痕延夜坐在云嵐身邊,伸出手把玩著她的青絲,溫熱的氣體怕打著云嵐*感的發根“為什么你會如此肯定云絲廿會幫助本宮?”

嫌惡的看了一眼風痕延夜,從他手中抽出長發,云嵐離開長椅坐在chuang上“還記得我說過要送云花容一份大禮嗎?”

風痕延夜點了點頭了,看云嵐那表情就知道一定不會是什么好禮,結果與風痕延夜猜想的一樣,可憐的人啊,俗話說女人真的是不能得罪,尤其是面前這女人。一旦惹到,必定會讓人下十八層地獄。

“我只不過下了點藥,但是對方是誰,就不知道了。”一抹笑意,帶著邪氣與嗜血的笑意浮現在云嵐眼底,這就是她的禮物,想必云花容一定喜歡極了。她說過,欠了她的一個都別想逃,當日云花容下**使得她陰差陽錯失身被束縛在風痕延夜身邊,這么好的姐姐,她怎么可能會忘記呢。

“你是說云花容中了藥,對方不是老三?”不是錯愕,不是驚奇,風痕延夜眼中有的是樂趣,看著坐在chuang上笑的如同小惡魔一般的云嵐,這小妖精果然是惹不得啊。不過,老三那應該更有意思吧。

第二日

“王爺,真的不是你看到的這個樣子,真的不是,是云嵐那個jian人給我下**了,真的不是妾身的意愿啊。”

云花容看著身邊已經被殺的兩名侍衛,心中驚恐無比。泛白的臉上掛著汗珠,身體上還殘留著歡/愛之后的痕跡。不知道是因害怕還是憤怒亦或者是羞辱而顫抖的身子,讓人看起來楚楚可憐,只不過

“你還有什么說的嗎?”

坐在主位上,一身黑色華服的風痕千若透著怒意與隱忍的殺意,戴在大拇指上的玉扳指與桌面發出叮叮的響聲,看著眼前跪在地上衣衫不整的云花容,抄起身邊的茶杯摔在了地上。

茶杯摔在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剛沏的茶濺落了云花容滿身,滾.燙的沸水在她身上落下點點紅印,不過云花容愣是咬著牙不發出一點聲音。

一地殘渣,散發著淡淡的茶香,風痕千若站起身來到云花容面前,蹲**身子,看著眼前滿眼淚痕的女人。

“三王妃云花容因不守婦道,即日起打入靜庵,永世不得踏出靜庵半步。”風痕千若滿眼笑意,只不過那笑意中頭著邪魅與冷酷,他是堂堂華國三王爺,集萬千榮辱與一身,這女人竟然敢在結婚當日給她戴上綠帽子,很好!云絲廿調教出來的女兒果然都是極品。

“王爺,真的不是妾身的錯,一切都是云嵐那個jian人搞的鬼,是她在屋子里下**,這才讓妾身做出了荒唐的事情,還望王爺開恩。”說罷,云花容狠狠的磕著頭,不時,額頭上浮現出淡淡的血絲,若是尋常人看到這一幕,一定會為云花容感到憐惜,但對方是三王爺,華國俊美與殘忍冷酷與一身的戰神修羅,云花容見風痕千若遲遲沒有反應,一顆心沉到了低。

云嵐,你這個jian人,你為何要害我到如此地步。雙手緊握著,一股羞辱的淚水自臉頰流了下來,濃妝艷抹的嬌顏上此時卻是渾濁一片,看起來十分瘆人。

云花容心底咒罵著云嵐,不過,此時什么都已經晚了,看著侍衛一左一右的將她夾起來,朝著門外拖,云花容不甘就這么被打入靜庵,要知道靜庵相當于冷宮,甚至比冷宮還要凄涼萬分,掙扎著扭動著身體,云花容掙脫了侍衛的牽制,跑到了風痕千若面前,跪在地上拽著風痕言若黑色的衣角;“王爺,真的不是妾身的錯,一切都是云嵐那個jian人陷害妾身的,妾身是真心愛王爺的。”

“你愛本王?”回過身,風痕千若俯視的看著眼前的女子。

云花容聽到風痕千若的話,似著了魔一般的點著頭,完全沒有尋常大家閨秀的樣子;“王爺,妾身真的愛王爺。”若是能贏得風痕千若的憐惜,或許她還有一絲生機,不過,很顯然,風痕千若是屬于無情之人。云花容在聽到風痕千若第二句話的時候,心再一次刺痛了。

風痕千若從云花容手中拽下衣角,如世間最骯臟的東西一般,將黑衣脫了下來仍在云花容面前“與我何干”

話落,風痕千若的身影消失在大堂之內,只剩下老管家無奈的搖頭嘆息著。

“來人啊,帶下去吧。”老管家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木訥女子,吩咐了下人一聲,便也離開了大堂。

猜你喜歡

  1. 穿越王妃
  2. 穿越架空
  3. 古代短篇言情
  4. 精品長篇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