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傲嬌老公別撩我

更新時間:2019-10-23 20:00:17

傲嬌老公別撩我 已完結

傲嬌老公別撩我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瀟瀟暮雨 分類:靈異 主角:白咸君,孟七

主角是白咸君孟七的小說是《傲嬌老公別撩我》,是作者瀟瀟暮雨創作的靈異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白咸君說著蒼涼的手捂住了我的嘴巴,寒氣瞬間讓我清醒了許多。.........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呵呵,如此的雕蟲小技還敢在我面前賣弄,簡直就是不自量力。”

白咸君傲氣的聲音讓我有些激動。

絕對是贏定了,要是打不過的話,白咸君一定不會這么說的。

“那就來看看吧,不能打贏你,那我也要和你同歸于盡!”

男子的身上居然燃燒起了黑色烈火,如跗骨之蛆般蠕動!

看著眼前的熊熊大火白咸君想起了千百年前也有一個黑巫師用過這一招,他皺眉開口。

“你可是黑巫師的血脈?”

巫族……

黑巫師?

我仔細的想著看過的文獻,卻沒有什么具體的思路。

“我只要你死!千年前你殺了我的祖先,現在我要徹底的消滅你,一洗千年前的雪恥!”

男子的吼聲很大,我捂住自己的耳朵,將柜子開了個縫盯著外面。

白咸君傲然獨立,白色的袍子在風中舞動,宛如神邸。

“千年前你的祖先在我面前消失,千年后我便讓你這種族徹底滅絕!他最厭惡的,就是黑巫師。

“嗷~~”

雪白的絨毛根根柔軟,兩只尖尖的耳朵帶著復雜的花紋,那雙眸子血紅一異常,身后那九個如尾巴搖曳著,我不由得驚嘆,這是,九尾白狐?

不能把,他可是鬼啊?

歷史上的白咸君也是人類,怎么可能是狐貍?

只見白咸君一爪子上去那男子熊熊燃燒的身體就支離破碎,一節節的灑落在了地上,一塊肢體上都燃燒著小火苗,墻上黑色的液體也是令人作嘔。

此時。

我仿佛被什么東西集中了一般,身體內多了不一樣的東西,來不及想我趕緊從柜子里面爬出來,而后看著白咸君,欲言又止。

“哪里不舒服?”

我以為白咸君是在對剛才的事情而關心我便趕緊回道:“沒有啊,你看我哪有都沒有受傷。”

白咸君在細細的打量了我一下之后什么也沒說自顧自的走了。

我趕緊跟了上去,一走出城堡眼前的世界那是朗朗乾坤,什么血色的月亮蜿蜒無止盡的小路通通都消失了。

山上的一切都是那么美,翠綠翠綠的植物讓我心情大好,我不知不覺地捉住了白咸君的胳膊說,這里風景這么美,陪我一起走走吧。

本來白咸君想拒絕但是他看到了他的胳膊上多了一只手,片刻之后他說:“你不是還要找柳枝嗎?”

我點了點頭說:“就是啊,所以我們一起吧。”

我和白咸君來到了一片高地,這里綠草如茵,五顏六色的鮮花在微風中輕輕搖擺著。

“這里多美啊,我要摘幾朵回去。”

沒等白咸君說什么我已經丟下了他來到了平原上,“這里真美!就算是天堂也不過如此吧。”

我邊走遍欣賞,陶醉其中突然腳底下一滑要不是我身手敏捷早就一個狗吃屎趴那了,低頭一看腳底下居然是一個白色的骷髏。

此時我已經是見怪不怪了,當我正想走開時一條有我手指粗壯的蛇從骷髏里怕了出來,天不誰不怕就怕從哪里冒出來一條蛇,真是妥妥的膽子再大也有害怕的東西。

我驚叫了一聲。

白咸君來到我身邊的時候我還在大叫著。

他的語氣充滿了嫌棄。

“只是一條蛇你干嘛喊得這么大聲?閉嘴你吵到我了。”

但是我毫無反應依然失聲尖叫,是真怕啊,嚇死了。

“我說你還真是沒完沒了了。”

白咸君說著蒼涼的手捂住了我的嘴巴,寒氣瞬間讓我清醒了許多。

我看著白咸君有些尷尬,第一次我在別人面前這樣喊過,天吶,我的淑女形象去哪里了……

“難道你們老師就沒有告訴你,越美的地方,血腥味就越重?”

我心里有些無奈,不過想也想也對,血會滋養土壤,土壤肥沃了才能長出這么好看的話,這是我早該想到的。

我看見前面有一顆柳樹我想,還是折些樹枝回家吧,繼續待在這里保不齊還會發生什么事情,有白咸君在身邊我倒是不用害怕危險,他是每次救我之后都會嘲笑我,自尊心傷不起了……

來到柳樹面前我伸手折下了幾條柳樹枝,從柳樹枝里居然滲出了鮮紅鮮紅的血液。

我咽了咽自言自語。

我知道你成精,但是你是嚇不倒我的。

我咧嘴笑了笑,被自己逗笑的感覺可真是尷尬的要死。

本來想調皮一下但作出了幺蛾子。

“我說我也沒有說要嚇唬你啊,我好端端的在這,你上來什么也不說折幾枝柳條就跑,你就叫一聲謝謝也不說?”

柳樹說完之后,當時我有一點驚訝。

這年頭柳樹居然也學習禮貌了?

我轉過身看了一眼柳樹前后輕輕地說:“謝謝你,柳樹爺爺。”

沒想到在我說完之后對方更是炸毛,“喂,你出門沒有帶眼睛是吧?我那里老了?”

此白咸君悄無身息地來到了我的身后,“折個樹枝要這么久?”

沒等我吭聲,白咸君就看出這棵柳樹的貓膩。

“小小冤魂為什么不去投胎反而在這里作祟?說,是不是黑巫師派你來的?”

柳樹揮舞著枝條似乎有些好氣。

“看你的樣子也不像是黑巫師啊,在這里確實有一位黑巫師,不過剛剛他似乎消失了,就是行為他消失了我才敢出來透透氣啊。”

白咸君轉身就走了,我還想再問一點什么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拉走了,我知道這是白咸君。

“人死了不管你有什么放不下的,在牽掛那也只是徒勞所以投胎去吧,留在這里了沒有你的什么好結果。”

白咸君說完之后便帶著我消失了,似乎只是一瞬間的功夫我和他已經來到了家里,霍辰風看到我之后一把抱住了我激動的問:“怎么樣?沒事吧。”

此時我已經感覺到了后背涼颼颼的殺意,我趕緊說:“沒什么事,你太激動了。”

霍辰風這才反應了過來,他趕緊松開了我,擁抱在我們這個時代沒有什么,但是在白咸君的年代里只有夫妻才可以擁抱。

現場的氣氛變得十分尷尬,為了緩解氣氛我打了個哈哈說。

今天在山上可真累啊,我要去睡一會。

我剛剛轉過身想要回房間卻被白咸君一把捉住后背。

“這么早就要休息?不想死就去吧今天折來的柳條泡到黑狗血里,這樣以后你可以先拿它當武器。”

猜你喜歡

  1. 現代短篇
  2. 懸疑推理
  3. 恐怖靈異
  4. 都市異能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