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神爐仙醫煉花都

更新時間:2019-10-25 12:54:40

神爐仙醫煉花都 已完結

神爐仙醫煉花都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風十三郎 分類:玄幻 主角:吳迪,巫瞾

作者風十三郎最新佳作《神爐仙醫煉花都》堪稱玄幻小說中的精品。書中風十三郎運用自己精湛的文筆成功的塑造了吳迪巫瞾的個性,引人注意。使得神爐仙醫煉花都內容更為精彩!不羨神仙,湘江市乃至江北省最為頂尖的會所,非會員不得進入!會員分為四個等級,青銅,白銀,黃金,鉆石。即便最低級的青銅會員,也需要交納一百萬才能辦理。鉆石卡就不必多說了,那是非賣品。就汪瘦子目前所知,凡是湯天創送過鉆石卡的人,無一不是政界大佬.........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不羨神仙,湘江市乃至江北省最為頂尖的會所,非會員不得進入!會員分為四個等級,青銅,白銀,黃金,鉆石。即便最低級的青銅會員,也需要交納一百萬才能辦理。鉆石卡就不必多說了,那是非賣品。就汪瘦子目前所知,凡是湯天創送過鉆石卡的人,無一不是政界大佬。沒想到湯天創竟會如此看重這年輕人。再推脫下去反倒顯得矯情,吳迪便收了下來。吳迪收下會員卡,湯天創會心一笑。誰不愿意多結識幾位醫術高明的醫生,畢竟人食五谷雜糧難免會得病。只要吳迪收下會員卡,到時候肯定好說話。有這種好事,怎能忘記自己好友,湯天創連忙說道:“老汪,你還不趕緊過來給小友道個歉,表示表示。”兩人相識多年,一個眼神便能明白對方的想法,汪瘦子連忙上前,充滿歉意地說道:“我也是關心則亂,希望小友不要責怪。”吳迪只是點了點頭。汪瘦子繼續說道:“我不像老湯那般財大氣粗,倒是可以幫助小兄弟辦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湯天創瞪了一眼汪瘦子,自己這個老友還是那般吝嗇。吳迪頓了頓,隨即說道:“幫我辦張身份證吧!”他法力盡失,短時間內肯定是沒辦法了,到時候回老家看望父母,還得買票乘坐交通工具。吳迪以前的身份證,早就遺失在龍虎山之巔了。自己若是去補辦,必然會有諸多麻煩,看二人財大氣粗的模樣,應該會比自己輕松。聽見是不花錢的東西,汪瘦子頓時間松了口氣高興了不少,拍著%.口信誓旦旦的說道:“沒問題,給我兩天時間絕對辦好。吳迪素來不喜占人便宜,沾上因果,于是提醒道:“你膝下可有一子?”汪瘦子一愣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湯天創則是震驚的看著吳迪,他是如何得知老汪有一個兒子的?吳迪繼續說道:“那就沒錯了,他今日會有血光之災,最好不要出門。”宇宙萬界功法門派眾多, 其中有一派名為衍天仙宗,擅于衍算過去未來。其老祖生命垂危時,為求聞名萬界的能自主煉丹的混元煉天爐吳迪煉丹續命,拿出鎮宗秘籍《衍天仙術》為報酬。吳迪那時直接把秘籍吞到爐體煉化了,就徹底精通了衍天仙術,就算是現在沒有什么法力了,但依然可以根據面相,看出很多信息來。汪瘦子左眉起痘兒,而且痘兒即將破掉,分明就是其子血光之災面相。若是等痘兒徹底破掉,那汪瘦子兒子死期也就到了。原本還是笑臉的汪瘦子,轉瞬間臉色冷了。自己好心幫吳迪辦身份證,吳迪卻說自己兒子會有血光之災。若非看在湯天創面子上,汪瘦子說不定直接爆粗口。因為家庭環境的原因,汪瘦子是不相信這些風水迷信的話。他和湯天創一樣的年紀,湯天創的女兒已經二十四歲,而他兒子才十八歲,老來得子的他對兒子寶貝得緊。吳迪這不是詛咒自己的兒子早死嗎?隨即汪瘦子冷聲道:“這些就不麻煩你操心了。”他語氣比之前冷漠了許多,因為吳迪治好自己頭疼,所以湯天創是比較信任吳迪的。可吳迪卻說起風水,讓湯天創不由得懷疑了,吳迪能夠治好頭疼,會不會是巧合?陸雪璇注意到湯天創二人態度的轉變,悄悄拉了拉吳迪衣襟,示意吳迪不要再說了。這家伙剛才還砸了人家宋天師的攤子,說人家是騙子,反倒自己現在說起胡話了。吳迪自然看得出二人的不悅,隨后也不再多說什么。畢竟汪瘦子兒子的死活,和自己并沒有多大關系。自己之所以開口,也不過是不想欠了汪瘦子人情罷了。吳迪留下自己身份信息后,和陸雪璇出了珠寶店。出了珠寶店,陸雪璇再也忍不了心中的好奇心,像個好奇寶寶的眨著眼睛問道:“吳迪,你這三年到底去干嘛了?”“你大學不是都沒讀完嗎? 醫術怎么會如此高明?”一連串的問題,可把陸雪璇憋壞了。吳迪看了陸雪璇,實在和當年學校相傳、文靜矜持的陸校花聯系在一起。厚臉皮,八卦心重,哪里和文靜矜持沾邊了?最后吳迪還是回答了陸雪璇的問題,不過是說自己這些年,被師父帶到了深山中去修習,所以斷了聯系。說出這理由時, 吳迪自己心中都有點不信,可聽得陸雪璇卻是連連稱奇。“你之前不是說宋天師是騙人嗎?那你還說人家珠寶店老板的兒子,有血光之災。”陸雪璇說道。吳迪輕蔑一笑,宋天師那種坑名拐騙之徒,豈能和自己相提并論?“我不僅知道他兒子有血光之災,而且我還知道你的血光之災,在兩天前就來了。”吳迪看著陸雪璇玩味的說道。聞言,陸雪璇嗤之以鼻,切,騙鬼呢!自己這幾天順風順水哪來的血光之災,也就是月事來臨,讓她有點心煩而已。月事?血光之災?頓時間陸雪璇似乎明白了什么,一張俏臉唰的一下變得通紅。她大!!確實是兩天前來的,大!!會流血,倒也算是血光之災,可這是自己的隱秘之事,他是如何得知的?對,瞎猜的,肯定是瞎猜。就在陸雪璇這么一愣神的時間,吳迪加緊腳步躲了起來。氣得她站在原地直跺腳,一雙白皙嬌嫩的手捏成拳頭,發誓下次遇見吳迪一定要讓他好看,竟然敢調戲自己。擺脫陸雪璇后,吳迪總算是少了一件麻煩事。現在有了翡翠佛珠,自己需要找個地方修煉,陸雪璇像個跟屁蟲跟在身后著實不方便。珠寶店中。“老湯,你看看,這說的是人話嗎?”看見吳迪二人離開后,汪瘦子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氣,憤怒的說道:“我好心 好意幫他辦理身份證,他卻詛咒我兒子出事。我看啦,這身份證不辦也罷!”汪瘦子徹底生氣了。“你當他放了個屁,不就行了嗎?”看著汪瘦子氣急敗壞的樣子,湯天創笑著安慰道:“他說小羽有血光之災,小羽還就真能有血光之災不成?沒必要因為這種事置氣不是。”汪瘦子聽完后,還是有點悶悶不樂。“好啦,今天我的病痊愈,必須去慶祝一下。走,去不羨神仙會所好好熱鬧一番。”湯天創再次笑道。聽到要去不羨神仙吃東西,汪瘦子氣消了一半,哈笑道:“那你可要 把那瓶五十年份的好酒拿出來。”聞言,湯天創只能苦笑,自己的好酒今天看來是保不住了。說罷, 二人出門去開車,可剛走到珠寶店門口,汪瘦子電話響了,來電顯示是他妻子。他妻子的第一句話,便讓汪瘦子臉色變得煞白,噔噔噔往后連退幾步,若不是湯天創眼疾手快連忙扶住,說不定直接倒在地上。“小羽人沒事吧?”“有沒有傷到哪兒啊?”掛掉電話時,汪瘦子像累虛了一般,蒼白著臉對湯天創說道:“老湯,中了,全說中了。”他的眼神中充滿了恐懼。吳迪離開時說小羽有血光之災,結果轉眼間,老婆就打來電話說兒子出了車禍。不過,幸好沒有大礙,只是撞破腦袋流了點血而已。可下次呢?下次會不會這么幸運。想到這兒,汪瘦子慌了。湯天創自然知道汪瘦子說的是什么事,心中大為震驚,若說之前治病是湊巧而已,那這次的車禍又是什么,也是巧合?“不行, 我要給小友打個電話問問。”汪瘦子再也不敢輕視吳迪,再輕視下去他兒子都快死了。兒子死了,那他老汪家可就絕后了。湯天創苦笑一聲,道:“他臨走的時候,只留下了身份信息,沒有留聯系方式!”唉!自己識人多年,沒想到真正的高人站在面前,居然有眼無珠啊!湯天創心中懊悔不已,早知道當初就應該請吳迪吃飯,多交流交流。“你也別急,他不是說后天來取身份證嗎?我們現在還是去醫院看看小羽吧!”湯天創隨后繼續說道。汪瘦子心中苦惱,可現在也只能這樣了,只能希望過兩天,吳迪能來取身份證了。對了,身份證!汪瘦子連忙轉身跑進店,從垃圾桶中翻出寫了吳迪身份信息的紙片,如獲至寶的捧在手中。這可是他兒子最后的救命稻草了。隨即兩人駕車朝著醫院趕去,這慶祝飯只能往后推遲了。夜晚。為了在修煉過程中,不受到其他人的干擾,吳迪徒步走到了湘江市的郊區。此時吳迪找了一塊較為平坦的地方盤膝而坐,掏出翡翠佛珠放在面前。佛珠總共一百零八顆,每顆都有小拇指節大小。這些佛珠都是由上好的祖母綠翡翠盡心打制而成,晶瑩剔透在月光下散發著淡淡幽光。感受著佛珠中蘊含的靈氣,吳迪微微一笑,總算是可以恢復點法力了。習慣了呼風喚雨,叱咤宇宙萬界,忽然沒了法力,還真有點不適應。吳迪調整心態,開始準備修煉。修煉的路數,吳迪早已熟記于心,修煉起來也是輕車熟路,不存在什么瓶頸。不過,這次修習的心法,吳迪準備換掉。當初吳迪一開始修習的心法,乃是巫瞾自創出來的不完整版的《混元時圣訣》,最有利于擁有混元時體的巫瞾自己修煉。可是吳迪被她煉制成活著的混元煉天爐后,雖然還能像人一樣修煉法決,但混元時圣訣根本不太適合擁有混元空體的吳迪。直到吳迪以混元煉天爐的形態,也修煉到出竅境后,他才自創出不完整版的《百煉圣爐時空訣》。如今脫胎于混元時圣訣的百煉圣爐時空訣,早已被吳迪自創到完整狀態。現在有了重修的機會,吳迪自然不會重蹈覆轍,走以前的老彎路。經過一番推演后,登臨過半神領域的吳迪,決定修習百煉圣爐時空訣,被推演到混沌真神領域后的《混沌時空神爐訣》。

猜你喜歡

  1. 玄幻仙俠
  2. 熱血爽文
  3. 娛樂圈寵文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