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相思化塵盼云歸

更新時間:2019-10-25 20:17:56

相思化塵盼云歸 已完結

相思化塵盼云歸

來源:微閱云 作者:顧言言 分類:言情 主角:榮雁塵,慕佳云

小說主人公是榮雁塵慕佳云的小說叫《相思化塵盼云歸》,它的作者是顧言言傾心創作的一本言情類型的小說,主要講述了落魄名媛慕佳云這輩子做過的最丟臉的事,莫過于被逼著給訂了娃娃親的富家公子送訂親信物,但是送成了她的小肚兜,更可怕的是后來還發現送錯了人。當知道這個男人身份的時候,她徹底驚悚了。從此,她就沒過上一天安穩日子,搶婚,強娶……于是,她罷工潛逃,卻被十萬大軍追擊,當場被逮捕回去。某少帥氣勢洶洶,“做我的老婆委屈了?從今天開始你的用途只有一個,做好少帥夫人。”某女隱隱約約感覺到自己攤上大事兒了……少帥求放過啊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汪嬸這才明白夫人為什么哭,想到云小姐千金之軀竟然要拋頭露面,她又想起了當初王爺在的時候王府的盛況,不禁掉了眼淚。

主仆二人在房間里偷偷的哭了一下午。

白蘇弘光在戲園子被吳翰森打了一槍,昏迷了一個小時才蘇醒。

醒來他被送回家,傷口也已經被處理好了。

睜眼便瞧見坐在chuang頭拿著手帕擦淚哭泣的母親,以及繃著臉兇神惡煞盯著他的父親。

“阿瑪,額娘。”白蘇弘光喊了一聲,便痛哭流涕不顧形象的大哭了起來。

身為母親的何淑珍心如刀絞,也跟著哭道:“是什么人竟敢把我兒傷成這樣?一只耳朵都差點沒了,王爺您今天要不給弘光報仇,我們母子就死給你看。”

白蘇天航氣急,指著躺在chuang上的兒子便罵:“你這個不孝子,在外面闖了大禍還敢回來,看我不打死你。”

言畢,他順手拿起一旁傭人手中早已備好的鞭子對著躺在chuang上的白蘇弘光抽去。

一鞭子下去,白蘇弘光痛的嗷嗷叫,翻身爬起來就跑。

白蘇天航提著鞭子追,“你平時闖禍就算了,偏偏要去招惹那個吳翰森,我看你怎么收場,今天我非得打死你這個沒用的東西。”

白蘇弘光一邊逃命一邊回頭大聲反駁,“阿瑪,我有什么錯?明明是姓吳的跟我搶女人,你給我一點人,我現在就去把性吳的給點天燈。”

白蘇天航氣的倒仰,眼前一陣發黑,一個蹌踉,一頭栽倒在地。

“阿瑪。”

“王爺。”

王府上下手忙腳亂,女眷哭哭滴滴,亂成一片。

白蘇天航被扶起來坐在太師椅上,繃著臉對著眾人怒吼:“我還沒死呢,哭什么?除了弘光全部都給我滾出去。”

白蘇弘光見阿瑪剛剛被氣暈便知自己可能真的惹了什么大人物了,便跪在白蘇天航面前,雙手舉著鞭子負荊請罪。

白蘇天航見兒子老實了,再加上又在外面吃了大虧,狠不下心腸在打。

“弘光啊!你可知道那吳翰森是什么人?”

“孩兒不知。”他在北平長大還從來沒聽說過有這么一個人物。

“吳翰森是袁總統一手提拔起來的親信,他父親吳熙玉手握重兵,大半個河北都在他的管轄之內,你平時要是肯多關注國家大事,豈會這般無知,我都被你氣死了。”

白蘇天航對于這個兒子已經是心力交瘁,單只有這么一個獨自,沒得其它指望。

白蘇弘光不以為意的說道:“我以為那姓吳的有什么了不起,不過是一個軍閥的兒子,我們也有幾萬人,要打起來還不知道誰輸誰贏呢。”

“混賬,你懂什么?我們那幾萬老弱病殘的人馬怎么去和吳家精兵良將打?他們槍支彈藥充足,而我們連這月的軍餉都發不出來。”

白蘇天航自認為此生能文能武,卻生了這么一個不長進的兒子,越想越是心扉意冷。

“阿瑪,我就不明白了,姓吳的是海關總長他不坐鎮海關總部,跑北平來干嘛?”在白蘇弘光心中,阿瑪就是一個怕事的膽小鬼。

白蘇航天說道:“吳翰森在首都廣范禁大煙毒品,手段雷厲風行,對于犯法者一視同仁,在首都鬧得沸沸揚揚,得罪了不少人,這才將吳翰森派來北平。”

“哦!原來是來避難來了,那我們更不用怕他了。”白蘇弘光從地面爬起來,站在白蘇天航后面給他揉肩。

“愚不可及,他就算是避難也還是海關總長,我們那批貨過幾天就到天津碼頭,你今天得罪了他,他要將其扣下這月的軍餉拿什么發?”

那批貨是從海南運來的鴉片,一路都順風順水,沒想到偏偏在最后環節出現差錯。

白蘇弘光這才醒悟為何阿瑪如此生氣,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后,他也不敢馬虎,“阿瑪,您說怎么辦?兒子就怎么辦?”

白蘇天航見兒子還算是沒有到無藥可救的地步,心頭略感欣慰。

“明天,不,現在,你跟我去吳公館請罪,到時候就算是死你也得給我受著。”白蘇天航咬牙切齒的命令。

“兒子明白。”白蘇弘光這個人雖然囂張跋扈,但沒什么做人原則,只要對自己有好處,他可以沒臉沒皮的去請罪道歉。

黃昏時期,吳翰森回到家里,正準備用晚餐,聽差的便急匆匆的走進來稟告:“總長,白蘇天航父子前來拜訪。”

吳翰森沉默不語,拿起筷子優雅的用餐,慢條斯理的用餐結束后,用純白的手帕擦了擦淡色的**,起身進入書房。

聽差的愣在原地不明所以,便看向唐文斌,“唐副官,外面的客人要怎樣回復?”

剛剛他收了白蘇天航不少賞錢,自然是要盡心盡力辦事。

唐文斌笑著說道:“你想怎么回復就怎么回復。”然后他腳下一轉也離開了餐廳。

聽差的返回迎客的小花廳,笑容可掬的對白蘇天航父子說道:“王爺,我們總長今日個身體不適,不見外客。”

白蘇天航心頭大為不滿,他堂堂滿清王爺親自拜訪,吳翰森竟敢避而不見。

心頭縱使百般憤怒,表面卻是不敢表現一絲一毫,他面帶微笑的說道:“吳總長身體不適我們也不敢打擾,還請你替我們傳話,我們父子二人明日再來。”

聽差的先前收了白蘇天航五十塊錢,態度極好的點頭應下了。

白蘇天航二人這才離開白公館,上車后,白蘇弘光一路罵回家,把吳翰森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遍。

白蘇天航心事重重,一心擔憂他那批貨,回家后連晚飯都吃不下,夜不能寐的煎熬著。

翌日。

下午兩點,穆佳云坐黃包車抵達吳公館,她剛剛走上臺階,便瞧見吳翰森的副官唐文斌穿著軍裝站在門口對著她頷首。

“穆佳小姐,你好。”唐文斌彬彬有禮。

穆佳云微微點頭,“你好。”

猜你喜歡

  1. 靈異言情
  2. 民國短篇虐戀
  3. 娛樂圈寵文
  4. 精品長篇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