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職場> 職路高升

更新時間:2019-01-15 20:55:49

職路高升 已完結

職路高升

來源:掌中云 作者:狐哥 分類:職場 主角:陳熙,林可可

《職路高升》是一部作者狐哥寫的一部精彩職場小說。主角陳熙林可可,故事情節描述:陳熙很意外地進入大集團任職,本以為里面是天堂,殊不知實際是地獄,他一路倒霉,卻又頑強不息,從零開始,在爾虞我詐的職場路上,開辟出了一片天地……......解憂小說網為大家提供職路高升小說在線閱讀。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二天回到公司,我竟然發現自己是第一個先到的,不知是不是出游后遺癥問題,大家都偏晚,連凌倩亦一樣,所以今天所遲到的均不算進考勤。

等到寧凝上班,我跟她要回身份證,先到銀行把卡報失,然后去酒店。坐在公交車里,我習慣性掏出手機翻看,微信卸除了真覺得不是滋味。猶豫了許久,我還是選擇了再安裝,我知道冒險,如果凌倩直接搶我的手機看我就悲劇了!可是,我無法放下,和網絡上的凌倩聊天已經成為我生活的一部份。

安裝好,登陸,隨即收到好幾條微信,都是凌倩的。

凌倩:你是誰?

凌倩:你在不在?

凌倩:我們見一面,敢嗎?

我回復:前兩天出差了,剛回來。你說見面是吧?會有機會的,但不是現在,因為我最近比較忙。這樣的回答應該很安全,能消掉凌倩的一部分疑慮。

按下發送鍵,一直等,結果公交車到了酒店,凌倩都沒回復。

在寧清的辦公室,我見到了她,從她口中得到許多好消息。方案很順利,效果很好,關鍵是這僅僅是個開始,相信隨著時間推進,效果還會一路飄紅、勢不可擋。

“恭喜你,以這種趨勢發展下去,升職的必然是你。”

“謝謝!”我客套了一句,突然感覺不對勁,寧清怎么知道總部升職的事情?“不對啊,你怎么知道這個事情?”

寧清明顯慌了下:“哦,我是聽丁總說的。”

寧清撒謊了,丁總也不可能知道,但我沒追問。我倒是再度懷疑起了凌微,如果凌微是擎天集團的老總,她可以直接給寧清下命令協助我,那么寧清必然知道我做這個策劃涉及崗位競爭。只是,還是那個想不明白的問題,凌微憑什么幫我?

在我思考期間,寧清說:“你要回公司嗎?我們可以一起走,我要去趟電視臺,看看廣告方面的策劃,得督促他們加大宣傳力度。”

當下,我和寧清一起離開酒店,等出租車時她接了個電話,雖然她走遠好幾米接的,但從她表情里可以猜測出這是個糟電話。磨嘰了幾分鐘吧,她異常氣憤的掛斷了電話,走回來那會還倒霉的左腳踢右腳,我及時扶住了她:“你沒事吧?”

寧清驚魂未定道:“沒事。”

我放開她,不過那一刻我留意到她手臂的一道青色淤痕,還有脖子、小腿,很明顯可以看出來,她挨打了!我知道不該問這種問題,但我沒控制住:“他,是不是又打你了?”

寧清點頭道:“剛剛就是他的電話,我們的感情已經徹底破裂,沒救了!”

“看你還不到三十歲吧?路還長,與其痛苦過下去不如再許自己一個明天。”我知道教人分離很壞,可我見過那個男人,一個打女人的男人其實就是個懦夫,甚至禽獸,有種去干別人去,在外面整一個龜孫子,回家充什么大爺?“寧清,人生有三樣東西是無法挽留的,生命,時間,愛,越想挽留卻越會漸行漸遠,所以哪怕你再不舍,都必須做出正確的、對自己負責的選擇。”

寧清詭異的笑了笑:“嗯,你這么說我就完全放心了。”

我一驚:“你這話什么意思?”

“其實。”寧清低著腦袋,仿佛一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連說話聲音都小了許多,“除了去電視臺之外,我還想請你幫個忙。嗯,我和他要當面談談,一個人去怕成不了事,所以想你陪我去一趟。”

寧清就是利用我,雖然她很坦白,但本質上還是利用,這令我非常郁悶。更郁悶的是,我還得笑著對她說:“沒問題!”,哎,總之我自己把自己坑了,剛剛一番話說的那么大義凜然,我拒絕幫忙就自打嘴巴了!

“謝謝。”寧清抬起腦袋道,“你會不會覺得我很卑鄙?”

我勉強擠出一絲笑容:“不會,怎么會呢!”

寧清舒了口氣:“謝謝,我晚上請你吃飯。”

“再說吧!”

二十分鐘后,我們打車到了電視臺,直接進廣告部找負責酒店廣告的主管。是寧清和他談的,我就在傍邊聽,他們談了半個小時左右就結束了,然后握手,說些客套話,再然后送我們離開……

“司機大哥,麻煩去夜色西餐廳。”上了出租車,寧清告訴司機,車開了以后她很嚴肅的對我說,“陳熙,等一下你要站在我這邊,無論我說什么,你都要認同,能做到嗎?”

我心里那個苦逼,寧清這么嚴肅肯定是對我不利的,但我得點頭:“沒問題。”

夜色西餐廳很快到了,下了車,看著金漆漆的牌匾,我莫名地心慌起來。寧清反倒是從容不逼,臉上掛著輕描淡寫的笑容,挽著我的臂膀往西餐廳內走。我已經猜到這樣,所以她挽我的時候我沒有任何驚訝。

我見到那個瘦小的暴力男了,他比我們早到的。坦白說吧,他真的一點襯不起寧清,寧清好歹算個小美女,氣質妖媚的少!*啊,多惹人犯罪?這廝怎么看怎么猥瑣,他們之間的結合,用一句話概括就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呵,還帶著情夫呢,我當時就說是,你還不承認。”對于我的到來,暴力男竟然沒有一絲爺們的氣憤,只顧著擠兌寧清,看來分離是正確的,這廝太垃圾。

“既然你已經懷疑了,我就干脆大方點了!”寧清拉我坐下,我忽然感受到她開始緊張,或者說害怕,她的手在發抖,呼吸不流暢。

“廢話我就不想說了,給錢吧,給錢我就簽離婚書。”暴力男看了我一眼,繼續對寧清說,“你沒有錢,你這個小情夫估計有吧?沒有你們就趕緊去湊。”

我明白了,寧清原本就想離婚,暴力男不肯,他要錢,沒錢就不簽協議書。夠無恥的,本來離婚他得給贍養費,他倒反過來要錢。我實在忍無可忍,瞪著他說:“我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見你這種卑鄙無恥唯利是圖的垃圾,寧清當初嫁給你真是瞎了眼了。”

“你愛怎么說怎么說,無所謂,反正不給錢簽字免談。”

寧清接話道:“我實在沒有那么多錢,只有十萬,你不要算了,我去申請強制性的,到時候你一分錢都得不到,反正我們已經分居,我能申請下來。”

“是嗎?”瘦小男人冷笑,“我會找到你的。”

寧清摟著我:“我去他家住,你找到我又如何?”寧清還是發抖,她怕這個男人,而為了不露出破綻,我順手摟住她,穩住了她。

瘦小男人臉色開始難看,瞪寧清,瞪我,繼而緩緩拿起一只叉子,并站了起來。

我以為暴力男拿叉子是想攻擊我,或者是攻擊寧清,所以我準備站起來拿煙灰缸自衛,卻被寧清阻止了!寧清用手拉住了我,她明顯很緊張,手顫抖幅度巨大,但她在堅持,或者說在賭博。最終,她賭贏了,暴力男并沒有進一步舉動,只是拿叉子指著寧清:“清,我特想插死你,但這顯然沒有意義。”他扔掉了叉子,笑道,“我可不想坐牢。”

“嗯,然后呢,還要不要二十萬?”我發現由我和他交流比較省事,寧清都有點不敢說話了,如果不是拉了我來,估計寧清更不敢說話,郁悶的是,干嘛拉我而不拉別人?

他冷笑:“少一分我都宰了你。”

我沒生氣,開玩笑,當我豬啊,說宰就宰?我平靜道:“寧清已經說的很明白,只有十萬塊,要么你就收下十萬塊混蛋,要么你繼續拿起叉子,看我們誰先去見上帝。”

他瞪我,目不轉睛的瞪著,大概想用目光讓我妥協,我沒有讓他得逞,我毫不相讓的與他對瞪,直到他黯然敗陣,轉而道:“好吧,十萬塊明天就要,另外……這頓由你們買單。”這個小媽養的垃圾,在談論如此嚴肅的問題,居然在考慮這頓誰買單。

“沒問題。”寧清舒了口氣,迅速從手袋里取出離婚協議書道,“但你必須先簽了!”

“清,你當我白癡啊?錢到手之前我是不會簽的。”

寧清想了想道:“我現在去給你拿錢。”

暴力男點頭,寧清立刻如獲大赦般拉著我離開西餐廳。

寧清心情愉悅萬分,幾乎一路拉著我小跑到銀行。而且,排隊取錢時還跟排隊領獎一樣興奮,看來她對暴力男真的已經失望透頂。取了錢返回西餐廳,寧清很干脆的把十萬塊放到暴力男面前,換了一個特丑的簽名回來。然后,她把單買了拉著我往外跑,一出門她就舉著離婚協議書大聲尖叫,整的跟撿了便宜一樣可愛。

回到酒店已經一點多,和寧清一起吃了頓工作餐,我回公司上班。送我去坐車時,寧清說下班后請我上她家吃頓好的,她親自下廚給我做。我說不需要了,她不依,說必須好好報答我。無語了,不能拒絕,我能躲吧?

上了公交車剛坐下,手機嘟嘟了兩聲,收到凌倩的回復:我來了,在做什么,忙嗎?

我:在和上司開會呢!

凌倩:哦,你上司太兇,我先不打擾你了,有空聯系。

經此一次,凌倩應該不會再懷疑我了吧?在和上司開會,嘿,我真聰明。

猜你喜歡

  1. 都市異能
  2. 熱血爽文
  3. 腹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