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職場> 天岐除妖師

更新時間:2019-01-13 21:26:14

天岐除妖師 連載中

天岐除妖師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赤子練 分類:職場 主角:天岐,劉軒云

《天岐除妖師》是一本難得的劇情極佳的作品,主角是天岐,劉軒云,故事劇情跌宕起伏、精彩絕倫,這是一個人和妖并存的世間。『妖,為惡者,必除之。何為惡,害人。』這是身為除妖師必須謹記的一句話。天岐身為曾經的六等除妖師。從除妖師中離開,只除害死好人的妖。只是,好與壞。在人和妖看來又是有分歧的。“天岐大人,你信什么?”跟屁蟲劉軒云問道。“我只信我自己。”天岐毫不猶豫,“和我的朋友。 展開

本書標簽: 現代短篇 玄幻仙俠

精彩章節試讀:

城外樹林。

此刻正在上演著一場暴雨來臨前的生死角逐。

一只生著七腿的黑色蜘蛛在林中慌亂逃竄,蜘蛛身形龐大,遠遠看去,蜘蛛的身上似乎坐著一個女人。

高處有風,吹亂了女人的頭發。

女人扭過頭往蜘蛛的身后看了一眼,凌亂的發絲顯出了她的慌亂,蜘蛛妖見身后的除妖師緊追不舍,忍著心中的不快繼續往前跑著。

除妖師也牢牢跟著蜘蛛妖。

蜘蛛妖沉重的腳步聲一路驚起林中的鳥雀,連帶著樹上的樹葉也都微微發顫,路過一棵樹旁后,她身后的灰色身影也一閃而過。

這道身影的主人,手中提著劍,身穿一件絲毫不起眼的灰衣,頭上扎著一個簡單的馬尾,身后綁著紅色發帶,眼神堅定,正是天岐。

三年前,天岐還是一名除妖師。

現在的天岐已經離開了除妖師,踏上了一條找尋失蹤人口花漸的不歸路,在別人看來,她只不過是一個無名無望的除妖人。

當然在別人眼中,她還是一個不分青紅皂白見妖便殺的除妖人。

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和那些除妖人不同,和除妖師也不同,她有著自己的除妖規矩。

蜘蛛一味往前逃竄,沒有動過往旁邊跑去的念頭,一陣追逐后,始終沒有和緊跟其后的天岐拉遠距離。

天岐不由輕笑,收回笑意后集中心智牢牢注視著前方,手也不自覺握緊手中的劍身。

前面樹木茂盛,蜘蛛已經無法再往前逃竄了,往前只會弄傷它引以為傲的身子,在已經失去一腿的劣勢下雪上加霜。

蜘蛛意識到了這一點放慢了步伐。

天岐也放慢腳步,她將右手微微抬高,壓低眼眸冷冷盯著自己的獵物。

這只巨大的獵物跑到不能再跑的地方后只能不甘地停下腳步,前面有許多樹擋住了去路,蜘蛛妖有些慌亂地站在原地動著剩下的七條腿。

另一條腿的傷口處還在滴著血。

天岐平靜地注視著眼前的七腳蜘蛛。

一道寒光閃過,她拔出剛剛砍下這蜘蛛一腿的佩劍,劍端上還殘留著剛才沒有甩干凈的血水,她皺了一下眉又利索地將劍從身前甩到身旁。

一滴血水滴落在地,無聲卻染紅了草。

蜘蛛挪動著腳步,聽到身后拔劍的聲音又眼見前路被擋住只能咬著牙回頭用著一雙大眼怒視著天岐。

它已經修**的上半身,只要吃滿一百人便能徹底修**形。

如今卻要被這么一個小姑娘打斷。

可惡,可惡!

更可惡的是,它失去的那一腿是被眼前這個小姑娘趁它不備的時候砍去的,人真是可惡,尤其是心狠手辣的除妖師。

蜘蛛張開人的嘴,發出惱人的喊聲。

天岐輕笑,眼中仍有一絲厭惡,她將手微微抬起做著收了這蜘蛛的準備。

這蜘蛛是除妖師通緝的妖物之一,被通緝的理由是因為它已經殺死了三名下等除妖師,害尋常之人已是罪孽深重,更何況是除妖師。

眼前的蜘蛛自然也就成了除妖師們重金懸賞的妖物之一,這懸賞除妖師可以接,除妖人也可以,根據三泉所說,蜘蛛妖現在的懸賞額為一百兩,若它再殺人,懸賞額也會相應增加。

如果蜘蛛妖殺了天岐,蜘蛛妖便會身價大漲,引來更厲害的除妖師前來除它,而天岐殺了蜘蛛妖,便能得到一百兩的路費。

不過此刻,蜘蛛妖已經沒有機會走活路了。

天岐眼中涌出殺意,轉動著手腕,被她盯上的妖物向來只有兩條路可以走,要么是她殺了妖物,要么是她不愿殺,放了妖物。

手中的佩劍在光照之下熠熠生輝。

天岐的眼中也有著光,主動放并不算是失手,是她認為那妖物不該死而已,而她這么認為的妖物也不能稱之為妖物了,因為它們不會傷害好人,甚至從未傷過人。

所以,她也從未有過失手的時候。

當然,如果妖物害死了人,而且是好人,這妖物應當毫不猶豫地除去的時候,她也從未手下留情過,她留情,那死的人便會是她自己。

這個道理,天岐明白。

停下追逐后,鳥雀重新回到巢穴中,氣氛一時靜謐。

蜘蛛已經被砍去了一條腿,粘稠的血液從傷口流出,逃跑的這一路血也流了一地,此刻它停了下來,血水便在地上積成了一灘。

明明是個龐然大物卻只能落荒而逃實在是狼狽不堪,滑稽不已。

但在天岐看來,這時更須謹慎。

狗急跳墻不是胡亂說的。

“你已經走投無路了。”天岐開口的瞬間將劍抬至*前戒備,目光凜然,聲音卻出其平靜,她朝七腳蜘蛛道,“還有什么遺言嗎?”

蜘蛛見天岐遲遲不動手面上一直提防著,聽眼前之人詢問便急于開口,在天岐話音剛落時它就已經開口急忙吐出一個字:“有。”

天岐不耐煩道:“快說。”

蜘蛛人眼中的瞳孔快速移動著,身為蜘蛛時它有著和腿一樣多的眼睛,習慣了四處觀察周圍,修煉出了人的上半身依舊是改不了舊習。

它深知,面前的除妖師不是普通人。

年紀輕輕竟能趁它不備砍下它的一條腿,還算有些本事,看來它得先拖延一下時間也來一招出其不意,也好回敬一下這位自大的除妖師。

七條高大的蜘蛛腿接連走動了一下。

蜘蛛正在預熱,方便等會動手,眼珠又轉了一轉,盤算心事的模樣顯露無疑,不不不……應該說是動腿。

蜘蛛的目光停留在天岐身上。

它這每一條腿上都布滿了細細小小的毛發,先前死在它手上的除妖師都是這么小看它的,只要湊近看便能發現這些其實是尖銳的小刺,扎上一下便足以讓人生不如死。

可它一時大意竟失去了一條。

想到這,蜘蛛又有些怒火中燒。

見蜘蛛慢吞吞的不開口,天岐捏緊了手中的劍再一次警告道:“快說。”說話間從眼底深處翻出了一絲狠厲。

她依舊直視蜘蛛,絲毫不畏懼,也不在乎蜘蛛在心中盤算的鬼主意。

蜘蛛忍著怒氣扭扭捏捏地開了口:“我的遺言就是……”邊說著邊抬起兩只前腳,彎起朝向天岐猛地戳去,“我想要你死。”

蜘蛛準備趁天岐不注意報失去一腿的仇。

然而天岐早已料到,蜘蛛的兩只巨腿落下前,寒光已經閃到蜘蛛的眼前。

“說太慢,麻煩。”天岐瞧著眼前往后空一躍,利落地揮出一劍,劍和巨腿在空中交會,落地后,她甩了甩劍上沾到的鮮血繼續輕笑道,“我不聽你的遺言了。”

話音落下,蜘蛛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它伸出的兩只前腿停在半空都來不及落下,被劍斬斷的地方噴出血來,斷肢隨著天岐收劍的聲音應聲而落。

怎么會?

蜘蛛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的兩只前腿被砍去了一半,回過神來時,疼痛漸漸蔓延,可惡,真是可惡!!!

它忍著疼痛靠五條腿繼續站立著。

不能在除妖師的面前敗下陣來,它還要,還要!吃更多的人!!!

蜘蛛叫喊著,發出令天岐厭惡的吵鬧聲響。

天岐又看回蜘蛛,眼神嫌棄,身上雖未沾到血卻還是低頭看了眼,見依舊是干凈的衣裳耐下心來詢問:“我問你,你為何害人?”

無論是誰,做一件事情前都是有理由的,這叫事出有因,而這因可以讓人同情讓人憐惜,那便是情有可原。

這蜘蛛害死了三名除妖師,必除無疑,但她還是要照例問上一問。

妖若是害人就必須除去,可為何害人,她也好奇,這是她除妖的做法,除妖必問清緣由,這也是她與別的除妖師不同的地方。

有不同便有分歧。

這也是她離開除妖師這一行的原因。

對她來說,妖所害之人為惡,則不除,妖所害之人為善,則立除。

至于剛才一見面不問是因為天岐覺得,妖既然敢害人便不會畏懼人,她先給個下馬威也能讓妖乖乖開口,斬斷它的一條腿本想節省些時間,現在看來反倒是耽誤了許多時間。

蜘蛛大喊著,老實回答了天岐的問題:“為了變**,我需要吃更多的人。”它不甘心,也不愿相信修行百年竟會敗在一個小姑娘手中。

天岐再一次抬起手慢慢拔出佩劍,眼中有著一絲惋惜:“那么一路走好。”

妖也想變**,人真有這么好?

蜘蛛驚慌失措,用兩腿撐著地,另外三腿向天岐襲來,天岐靈巧地躲過后,閃身跑到蜘蛛身下,抬了頭看見肥碩的腹部抖動著。

“完了。”蜘蛛大喊一聲想往前跑去。

為時已晚。

天岐跳起用劍劃破了蜘蛛的腹部,順勢而下,落地后立即翻滾出了蜘蛛的身下,身上并未沾到一絲血跡。

蜘蛛腿一軟險些倒地,蜘蛛身上的女子身體往前傾了一下,依舊穩穩坐在蜘蛛的身上,女子驚恐地低頭想往下察看,卻發現用人的眼睛根本看不到身下的情況,疼痛卻慢慢傳來,腹中有著東西好像呼之欲出。

隨著裂縫打開,鮮血先滴落下來,隨后腹中的東西都一股腦地掉落在地上。

天岐轉過身注視著蜘蛛收起了劍。

蜘蛛不甘心,艱難地轉過身往天岐的方向慢慢挪動,身后又是一片鮮紅。

走動了幾步,蜘蛛終于倒了下來,和人一樣的眼睛卻沒有閉上,只是沒有先前那般靈活,它的雙眼死死盯著天岐的腳下,沒有了光暈。

更多章節在線閱讀

猜你喜歡

  1. 現代短篇
  2. 玄幻仙俠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