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仙俠> 無極仙道

更新時間:2019-10-25 19:34:45

無極仙道 已完結

無極仙道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若德 分類:仙俠 主角:閻石,夏青煙

小說主人公是夏青煙的小說叫做《無極仙道》,是作者若德最新寫的一本武俠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奇怪的想象出現了,閻石剛剛想著,四周的血海立刻消失不見,全部變成了血色的森林,所有的樹木上面都接滿了血紅色的果實。........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閻石在心中一遍一遍的許著愿,旁邊已經許好愿望的閻劍卻興奮的說道:“廢物,快看,流星朝我們飛來了。我聽說誰要是能撿到他許愿的那顆流星,他的愿望就一定能實現。”

“真的?”閻石眼睛中閃著堅定的問道。若是能實現愿望,閻石的愿望無疑是自己心中一聲一聲的吶喊,他不想成為別人眼中的廢物。

閻劍仰起頭,早就做好追逐的準備,說道:“那當然!看,它真的朝我們這邊落下來了。”

閻石看著劃過天際,朝著他們這個方向飛來的紅色的流星,心中吶喊道:“我一定要撿到這流星,這樣我就不是廢物了!”

同時他偷偷的看了一眼旁邊的閻劍,捏緊了拳頭,小腿也略微的彎曲,他一定不能讓閻劍得到這顆流星。

閻劍根據自己所觀察的視線角度,調整著自己的方位,流星越來越近,真的就是朝著他們這片林子飛來。對于閻石,閻劍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大不了他得到了,自己再搶回來就是了。

血紅的流星慢慢降低,終于受不住地心引力,成拋物線般的落下。而它的方向,竟然是激動得胡亂蹦跳的閻劍的方向。

閻劍伸出手,做好撿東西的準備,興奮道:“哈哈,真的朝我這邊飛來。我的愿望實現咯。”

然而在一旁捏緊拳頭,暗暗恢復體力的閻石卻突然沖到閻劍的前面,抵抗著突然劇烈運動頭昏目眩的難受,他竟然用自己的身子擋住了紅色流星滑落的軌跡方向。

閻石獰惡著小臉,眼睛中有著緊張和期待,緊張的吶喊道:“流星是我的,我不是廢物!”

“噗通”的一聲,那道紅色的流光沒入閻石的體內,他用手抓住撞在他身子上的東西。物體高空落下,即使是很小的東西都會很危險很痛。

可閻石并沒有感覺想象中的疼痛,他張開手一開手中多了一顆血紅色拇指大小的珠子看起來美麗甚至有一些妖異。來不及多想,閻石本能的就把這顆血紅的珠子吞進肚子里,這樣就能防止閻劍搶奪而自己的愿望就能實現了。

果然,身后的閻劍見到閻石居然敢如此和自己搶奪東西,大怒的把閻石打到掐著他的脖子扯著他頭發,怒道:“流星是我的,拿出來!你到底交不交出來?”

在紅色珠子吞進肚子的一剎那,閻石覺得自己的身子好像燃燒起了火焰,他忍著疼痛不要昏迷,咬牙不屑的看了眼欺負自己的閻劍,倔強說道:“我得到了流星,我再也不是廢物了!”

小孩子間的仇恨就是如此,瞬間轉換的非常快。閻石戰勝了閻劍,這也是他第一次戰勝他,似乎把以前的所有的仇恨都報了。

或許是因為開心而精神放松了,他眼前一黑,竟然昏迷了。

閻劍這回恨透了閻石,但是見他被自己打得昏迷,氣也消了反而有點擔心的問道:“喂,廢物。我不要流星了,你快點醒醒。”

閻石咬著牙看起來十分痛苦的樣子,他不但沒有醒來,反而身子還不停的抽+搐,皮膚隱隱的發紅,身子滾.燙無比。

閻劍也慌了,他和閻石之間并沒有真正的仇恨。想起往日閻叔叔與劉嬸嬸對自己這么好,每次都給自己好吃的東西,他第一反應就是害怕,第二反應就是抱起他回家找大人。

于是,他一邊哭,一邊抱起閻石往村子里面跑。

閻石以為自己是在夢中,此時的他身在一片無邊的空間中,空間里到處是翻滾的血海,可這血海無論怎么翻滾,閻石總是站在血海上面沉不下去。

無邊血海之中,一個身穿血袍的中年男子站在血海之上不停的嚎叫:“混蛋!我好不容易遇到一個仙靈之體的絕佳奪舍對象竟然被你這個廢物破壞了!而這個廢物居然先天不足,體質極為虛弱,一奪舍就死去!混賬,這個廢物居然又把輪回珠吞進體內,如今本尊只剩下這一縷殘魂,根本沒有能力再脫離這輪回珠了!”

這男子有著無比的威嚴,無邊的氣勢。

他一手捏著閻石的脖子,怒道:“啞巴了不成?本尊被你害得這么慘,你就不會說一句話?”

閻石沒有理會,他知道這一定是個夢里,這個古怪的人殺不死自己。因為他已經被這人殺了很多次,可每次他都在血海中復活。既然死不了,痛苦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么,而且從小到大他都是在痛苦中度過的。

他就這樣倔強而又帶著仇恨的盯著這個憤怒的人。

中年男子怒道:“看什么看!本尊號稱血魂老祖,何等尊貴的身份竟然被你這種螻蟻般的廢物殘害。死!死!死!”

他大手一捏,閻石的身子頓時四分五裂。可就在這時,四分五裂的閻石又在血海中奇妙的組合起來。

血魂老祖指著再次復活的閻石怒罵:“天意啊,輪回珠居然認主!本尊毀去肉身,神魂破滅,千辛萬苦從輪回秘境中搶奪的寶貝,都沒有能讓它認主。可這螻蟻的樣的東西,怎么就能認主?你說,你該不該死?”

對于這個無論怎那么折磨都不吭一聲的廢物,血魂老祖發怒許久也漸漸沒有辦法。

閻石見到這個惡人仇人不在理會自己,好奇的打量著四周的環境。這里除了血色的天和血色的海,根本沒有盡頭。

他好想知道這是哪兒,他隱隱覺得這不是自己的夢,他自己好像戰勝了閻劍那個家伙又被他弄暈過去了。可他堅決不去問那個折磨他的惡人和仇人,死也不會和他說一句話。他知道,只要自己一露出怯弱和求饒,這些欺負他的人就會快樂,以后就會更加欺負他。

對于小孩來說,任何陌生的東西都是新奇的。但這血色的海和血色的天空看慣了也就膩了。他想著,要是這里有樹木,有野果子吃那該多好呀。

奇怪的想象出現了,閻石剛剛想著,四周的血海立刻消失不見,全部變成了血色的森林,所有的樹木上面都接滿了血紅色的果實。

他伸手去摘一個,發現自己的手直直的穿過血色的果實里面去。

“咦?難道在這里想到什么,就變成什么么?可為什么這些東西都不能碰呢?”

閻石小腦袋好奇的思考著,他又想象:我希望這里有著吃不完的稻米,稻米上有著無數的蝴蝶,娘在稻米上開心的笑,爹也不用在去進山打獵。

緊接著畫面一變,他想象的畫面真的出來。

“爹,娘。”

閻石開心的跑了過去,剛想擁抱,整個人一下子從爹娘的身子中穿了過去。他**自己的小腦袋,傻呵呵的笑道:“好傻,都是假的。”

他在不停的想象,不停的變換周圍的東西。他在幻象里玩的不亦樂乎,不停的笑。沒有玩伴的童年使得他逐漸自我的封閉起來,他只會在深夜里躲在被子中哭泣,把一天積累下來的苦楚都從淚水中流出來。可他畢竟是一個九歲的孩子,他的童真在這一刻完完全全的表現了出來。

遠處的血魂老祖靜靜的看著這個小孩變幻出來的那些幼稚而又童真的世俗畫面,聽著他開心的笑,他頓時覺得這個小孩活著或許并不快樂。

殺人無數的他,這一刻心境也平和下來。

“看來這輩子就握在他手中了。他若死了輪回珠就會暫時封閉,而我根本沒有能力出去,也只能死在里面。還好輪回珠認主已經幫他易經洗髓彌補了他的先天不足。這小子資質中等,悟性尚且不知道。可教導他也是千難萬難呀,但至少這樣也有一絲希望。”

血魂老祖如此想著,他也是到了山窮水盡只剩閻石這么一個選擇了。

閻石沉浸在自己的歡樂世界中,突然間他聽到母親的哭聲:“小石頭,你醒醒呀,娘親知道你不是廢物。我的小石頭是最厲害的,你醒醒呀,你在娘親心中都是最好的。”

閻石聽著,眼睛也紅了,他大聲喊道:“娘!我不是廢物!我不是廢物!”

“娘,我不是廢物!我不是廢物!”

閻石掙扎般睜開眼睛,他發現自己正躺在chuang上,chuang頭邊上母親眼睛哭得通紅。他起身,輕輕的幫著母親擦干淚水,低聲說道:“娘,我不是廢物。你別哭了好么?”

劉翠抱著兒子,又抽泣起來。她怪她自己當年懷小石頭的時候不小心摔倒,導致八個月的兒子早產了,而她也因此也不能再懷孕。

早產兒先天不足,在打獵為生的村子里意味著什么她清楚。內疚的她和丈夫咬著牙把小石頭養大,丈夫則經常進山找些藥材給兒子,以希望他能健壯點。可是小石頭年齡越大身子越虛弱,并且所受的委屈越大,村子里面都叫他廢物,他根本一個玩伴都沒有。

劉翠松開兒子,擦干淚擠出一絲笑容道:“你沒事就好,昏迷了兩天了擔心死娘了。餓了么?娘去弄點東西給你吃,你爹前天打獵回來的狍子腿還給你留著呢。”

“娘,爹去哪了?”閻石問道,按道理進山打獵都是幾天才去一次的。他可記得每次自己昏迷醒來,父親閻高峰都守在身邊的。

劉翠臉色有了擔憂之色,她說道:“你爹昨天進山說為你找些藥材。可他今天也沒回來。”

提起父親,閻石小臉上滿是自豪,他說道:“娘,爹是村子里面最厲害的獵人,他不會有事的。”

他起身,發現自己身子皮膚上竟然有著一層黏黏像是汗液的東西,他聞了聞無比的腥臭。吐了吐舌頭,立馬起身去洗了個澡。

洗澡出來,閻石發現自己精神無比,根本沒有平日里那種頭暈目眩的感覺。他突然想道昨天的流星許愿,激動的說道:“對,昨天我得到了流星,我的愿望實現了。我不是廢物,我不是廢物!”

猜你喜歡

  1. 武俠小說
  2. 玄幻仙俠
  3. 熱血爽文
  4. 腹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