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都市> 我老公是醋桶

更新時間:2020-04-01 20:48:05

我老公是醋桶 連載中

我老公是醋桶

來源:掌讀520 作者:楠塢 分類:都市 主角:陸宴北,蘇黎

小說主人公是陸宴北蘇黎的書名叫《我老公是醋桶》,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楠塢所編寫的都市類型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池年也蹲下來去掰她的胳膊,“我說你這女人是狗皮膏藥不成?既然這么喜歡死纏爛打,你去纏著你的辰九哥啊,你在這糾纏梨子有什么用?你有毛病吧!”.........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她可憐可悲的舉動,登時引得眾人對蘇黎不滿。

“天啊!居然讓一孕婦跪地求饒,這也太過分了吧!”

“趕緊起來吧!這么跪著,肚子里的孩子哪能受得了啊!”

“再有錯也不能罰孩子啊,孩子總是無辜的。”

“哎,這正主也太咄咄逼人了,難怪人家老公要出軌。”

“……”

蘇黎冷眼看著腿邊的白蓮花。

說實話,這些年跟著陸辰九她見過的白蓮花可謂數不勝數,有吵吵嚷嚷的,也有飛揚跋扈的,當然要死要活的也不少,可像溫珊珊這種……裝可憐扮柔弱賣慘的,還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而她蘇黎向來也不是什么圣母瑪麗蘇,哪怕周邊指責聲再大,也跟她半點關系都沒有。

她不耐煩的拂開溫珊珊的手,居高臨下的冷睇著她,“你以為是我纏著陸辰九讓他不去找你的不成?溫珊珊,你醒醒吧!他陸辰九到底有多少個女人,你能數得過來嗎?”

別說是溫珊珊,就連她這個所謂的正主夫人都數不過來呢!

繼溫珊珊之后,陸辰九的女人她知道的就有秦妍,還有電話里那個素未謀面的女人。

三個女人,相隔不過一個月之久!

陸辰九可真行!

蘇黎看著腳邊卑微的溫珊珊,心里悶得像被注水的棉花堵住了一般,喘不上氣來。

曾幾何時,自己不也同她一樣嗎?

愛得卑微,愛得毫無自尊可言,天真的以為哀求和癡纏就能換來那個男人的真心以待。

可他陸辰九有心嗎?

沒有!

“你以后不要再來這找我了!”

蘇黎對這個卑微的女人深惡痛絕。

看見她就仿佛看見了從前那個不爭氣的自己。

“我知道,是我和孩子對不住你,可辰九哥就是我和孩子的命!”

溫珊珊說著,撲上前去一把抱住了蘇黎的腿,失聲痛哭起來,“蘇黎姐,只要你退出,我下輩子一定為你當牛做馬,求你給我和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吧!嗚嗚嗚嗚……”

周邊,指指點點的聲音越來越多。

“你放手!!”

蘇黎去掰她的手。

池年也蹲下來去掰她的胳膊,“我說你這女人是狗皮膏藥不成?既然這么喜歡死纏爛打,你去纏著你的辰九哥啊,你在這糾纏梨子有什么用?你有毛病吧!”

正說著,卻見跟前女人,忽而一松手,身軀往后仰,一聲尖叫后,就“噔噔噔——”順著后面的樓梯滾了下去。

池年嚇得捂緊了嘴巴。

蘇黎也懵了。

樓下,溫珊珊躺在血泊里像是沒了知覺。

“啊————出人命了!!出人命了————”

有人開始尖叫。

整個餐廳熱鬧了起來。

蘇黎只聽到凌亂的腳步聲。

眾人匆匆沖下了樓去。

“快,打120!!”

“報警!報警——”

蘇黎站在樓梯口,冷靜的看著樓下倒在血泊里的女人,面上似乎無波無瀾。

唯有浮動的眼神泄露了她此刻真實的心情。

“梨子,這女人是假摔!我們根本沒有推她!”

池年看出了些許不對勁,“她分明就是想栽贓我們。”

“沒事。”

蘇黎穩穩地握住了池年的手。

池年發現她手心里一片冰涼,“我是沒關系,我就是擔心她想故意嫁禍你。”

“我沒事。”

不出五分鐘時間,救護車趕到。

醫護人員把渾身是血的溫珊珊抬上了車。

擔架上,溫珊珊是醒著的,她面色煞白,手捂肚子,渾身疼得直抽+搐,一臉痛苦的樣子并不像裝的。

蘇黎走上前,面色漠然的看著血泊中的她,“溫珊珊,是不是孩子早就不行了?可你若想讓我替你來背這個鍋,那你這算盤怕是打歪了,我蘇黎雖眼瞎,認人不清,但也不至于蠢到任人宰割!”

溫珊珊額上不住的盜著冷汗,唇邊一抹得逞的笑,“蘇黎姐,我的孩子頂多不過就是個畸形兒,但你也沒有私自處決她的權利,是不是?所以,你就好好等著吃官司吧!你殺了我婆婆最寶貝的孫兒,她是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你的,我可還等著看這場好戲呢!”

“你是不是病人家屬?是的話就趕緊上來,別耽誤時間了!”

醫護人員開始催促。

蘇黎盯了眼chuang上的溫珊珊,冷冷起唇,“不是!”

說完,拉過池年,頭亦不回的回了餐廳里去。

這個女人,以及她腹中孩子的生死,都與她無關!

蘇黎去了餐廳的監控臺,試圖看監控回放,哪知工作人員告訴她,監控系統早壞了,剛剛什么都沒錄下來。

蘇黎沒轍,但這個鍋她也絕對不會就這么背下來。

***

總裁辦公室——

魏尋把手中的收購文件遞給陸宴北,卻沒急著走。

“還有事?”

陸宴北翻了翻文件,問他。

“剛剛我在外頭聽說了一件關于蘇秘書的事兒。”

“嗯?”

陸宴北從文件中抬起了頭來。

“說是剛剛在外面用餐的時候,蘇秘書與一孕婦發生爭執,她一怒之下就把人直接從二樓給推了下來,那孕婦流了滿地的血,孩子怕是保不住了,另外……”

陸宴北蹙眉,“有什么說什么。”

“那孕婦肚子里的孩子可是陸家的血脈,是……是辰九少爺的親骨肉。”

聞言,陸宴北好看的劍眉擰得更深了些。

“陸總,你說這辰九少爺是不是玩得也太過火了些?這一而再,再而三的,也未免太不顧及蘇秘書的感受了,哎!難怪人家要發火呢!”

“蘇秘書呢?”

陸宴北似隨口一問,“她怎么樣了?”

“說起來蘇秘書心也真夠大的,我剛剛在外面見著她,她還笑臉迎人的跟我打招呼呢!好像什么事兒都沒發生過一般,陸總您要見她嗎?我估摸著她這回就在外面忙著吧,我去替您叫進來。”

魏尋說著要走。

“不用了。”

陸宴北制止了他。

剛還擰成團的眉心似也漸漸緩和了不少。

“嗯?”

“讓她忙著吧!”

陸宴北重新拿起了文件。

“是。”

魏尋看不明白他們家陸總的心思,總覺得他好像遺漏了什么重要信息,可具體是什么呢?

猜你喜歡

  1. 現代短篇
  2. 靈異言情
  3. 都市異能
  4. 婚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