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都市> 程少萌妻太傲嬌

更新時間:2019-10-26 00:31:46

程少萌妻太傲嬌 已完結

程少萌妻太傲嬌

來源:微閱云 作者:畫小 分類:都市 主角:程慕遲,簡善

小說主人公是程慕遲簡善的小說是《程少萌妻太傲嬌》,本小說的作者是畫小傾心創作的一本都市類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這時,沈明川抬起了手臂,緊緊的捏住了簡善瘦弱的肩膀,隨之而來的,是他這張猙獰的面孔和她靠得好近。......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簡善在這里呆了一天一夜,還哪里有心情和她在這里爭執,輕蔑的一撇,陰沉的目光瞪著她,一字一句的說:“我說什么,你心知肚明!”

看著此刻的她,讓云佳不由得有些害怕,她從來都沒有見過她那飽含殺意的目光,好像能把她吃掉。

一瞬間的心慌滑過,她慢慢的緩解了心中的不安,掩蓋住了眼中的驚恐,氣急敗壞的說:“不識好人心,我真是多余來這里,你就餓死在這里吧。”

說完,她拿起了托盤,一腳踢翻了放在地上的咸菜,還用力的踩向了饅頭,直至把饅頭踩扁,她才豁然的笑了。

等到她離開之后,這里再一次安靜了下來。

簡善卷縮在角落中,眼底失神,呼吸清淺,好像正在一步一步走向死亡之路。

將近半晚,沈明川端著熱騰騰的飯菜,推門而來。

進來之后,他才看到簡善正陷入沉沉的睡意中。

他靜悄悄的放下了手中的托盤,目光投向了簡善清麗可人的睡容。

沈明川喜歡看著她的模樣,嘴角不自覺勾起一抹弧度,只有她,才能夠激發他心底的那一片漣漪。

她的身體靠在墻壁上,腦袋倒在一旁,長長的睫毛一根是一根的,涇渭分明,睡容確實安詳,但是早已走進了夢鄉。

這個夢,在她腦海里面反反復復的上演過無數次,夢境如此真實清晰,仿佛像現實生活中發生的一般。

那是五年前的事情了。

為了簡家,為了不讓他們傷害程慕遲,她放棄心中所愛,嫁給一個她不愛的男人。

夢境是這樣的:他們結婚那天,程慕遲發現了真相,帶著她要一起逃跑,但是卻沒有想到沈家戒備森嚴,一群黑衣人把他們兩個人團團地圍住,程慕遲為了救她,當場身亡!

都說夢由心生,大概時時想著他,念著他,潛意識里都在擔心他。

她的額頭滲出細密汗珠,一直在不停的敲打著大理石地面,口中輕喚著他的名字,“慕遲,慕遲……不要……”

斷斷續續的呼喚,徹底的激怒了沈明川。

突然,他一個不留神,托盤從手中滑落,熱騰騰的飯菜全部灑在了地面上,很大的聲音驚醒了睡夢中的簡善。

她忽然的坐直了身體,可意識還沉浸在睡夢中,大喊大叫,“不要啊,不要……”

簡善嚇的臉色慘白,丟了半條命。

沈明川的臉色陰森鬼魅,鋒利的眸子仿佛要殺人,他推動了輪椅,來到了簡善的面前,陰森恐怖的目光直勾勾的盯在了她的身上。

簡善的意識漸漸的回籠,想到了剛剛那個可怕的夢,不過還好,只是一個夢而已。

這時,沈明川抬起了手臂,緊緊的捏住了簡善瘦弱的肩膀,隨之而來的,是他這張猙獰的面孔和她靠得好近。

簡善長長的睫毛微眨,“明,明川……”

“看來你還記得我,你的腦袋里不是只有程慕遲那個男人嗎?”他眼中的陰森讓人不由得發顫,大掌越發的用力,狠狠捏著她的肩膀,好像要把她的骨頭捏碎。

“疼……”簡善秀氣的眉頭緊擰,忍不住的悶哼一聲。

沈明川的眼底透著濃重的戾氣,“你還知道疼,你可知我的心里有多疼?”

他一字一字的從牙縫間擠了出來,簡善不明所以,“你……你怎么了?”

見她渾然不知,沈明川越發的生氣,像瘋了一樣的不停的晃悠著她的身體,“你還好意思問,都是因為你,明明已經嫁給我,可是心里面卻裝著其他男人。”

簡善像一只洋娃娃一樣的被搖晃著,她不想激怒他,只好斷斷續續的解釋著,“我……沒……沒有。”

可簡善的否認,更加的激發了他的怒意,他咬牙切齒的瞪著簡善,眸子中一片猩紅,恨不得現在把簡善大卸八塊吃到肚子里,才能夠完完全全的屬于他。

“還說沒有,你知不知道剛才你在夢里喊了些什么?”提起程慕遲的名字,他就暴跳如雷。

因為那個男人對他來說太有威脅力了,他和簡善有著那么深厚的感情基礎,如今他回來了,那么她還屬于他嗎?

他活在惶恐不安中,焦慮害怕。

沈明川的手還是不肯停下來,簡善生怕咬到自己的舌頭,一直都沒有回應,沈明川自問自答:“你知不知道,你在夢中喊了他的名字,而且還喊了那么多遍。”

“都說夢由心生,這幾年以來,你一定是在心里一直念著他,想著他,從來都沒有忘記過,所以在夢里喊的都是他的名字,告訴我實話,你是不是從來都沒有忘記過他,你是不是還很愛他?”沈明川不過是在自我發泄,就算簡善否定掉了他的話,他也不會相信的。

他拼命的搖晃著,但是目光卻始終停留在了簡善的臉上,就是因為這張陽光明媚的臉,讓他愛了這么多年,想必程慕遲也是如此吧。

既然不能得到,那還不如毀了她。

他不想看到他的女人有一天和別人恩恩愛愛,這樣他會瘋了的。

想著想著,沈明川突然之間停止了晃動,安安靜靜的看了簡善片刻,把放在一側桌子上的花瓶拿到了手中,用力的摔在了地上,只發出了一陣劇烈的聲響。

看到了白色陶瓷花瓶摔得稀碎,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陰森的笑意。

他再一次俯下了身體,從地上撿了一個薄薄的碎片,放到了手中。

簡善困頓不安,不知他為何這么做,“你這是……”

話還沒等說出,他突然之間攥住了簡善的下巴,認真的瞧著簡善的這張面孔,伸出了手指在簡善的臉上來回的游離,“你這張臉……我真是又喜愛又討厭。”

他的大掌依舊在簡善的臉上撫摸游離,“你這張臉這么的討人喜歡,那我就毀了他,我看程慕遲還要不要你,到時候你只能乖乖的待在我的身邊,哪里也去不了。”

簡善的眼中露出惶恐,身體一直在不停的向后退縮,可是奈何沈明川緊緊的攥住了她的下巴,讓簡善無法逃離。

“不,不要……”

她輕輕的晃動了腦袋,眼角之處留下了一抹酸澀的淚水,滴在了沈明川的手指上。

他看出了簡善的恐懼和害怕,眼中帶著嗜血般的瘋狂笑容,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臉蛋,“你放心,你的容貌是我毀掉的,我一定不會棄你于不顧,而且還會像以前一樣待你。”

“不,甚至比之前待你更好,你只管放心好了。”

他手中的陶瓷碎片抵在了簡善的臉上,簡善的眼中露出了恐懼和不安,輕輕的晃著腦袋,聲音顫抖,“不要,不要這樣對我……”

看著簡善這張清秀的面孔,沈明川唏噓一聲,“其實我也不想這樣,但是奈何你們兩個人糾纏不清,我倒是要看一看,若是毀了你這張面孔,看他還會不會愛你?”

簡善眸子里風起云涌,一只手拄在地上,咬牙切齒的看著他,“你這個瘋子!”

他并不否認簡善的話,眼中帶著從未有過的堅定和執著,冷冷的目光盯著她看,“你說的沒錯,我就是瘋了,都是被你們逼瘋的。”

冰涼的陶瓷碎片還在簡善的臉上來回的游離,她眼圈中含著淚水,靜靜的閉上了眼睛,淡淡的勾起了唇,“既然把你逼到如此地步,你殺了我好了,殺了我就再也不會讓你煩心。”

她看不到一絲絲活下去的希望,不想被他們肆意的凌辱和虐待,只想以死解脫。

看著簡善靜靜的閉著雙眼,沈明川慢慢的松開了她的下巴,慢條斯理的說:“我怎么會殺你,當然不會,你可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我不忍心。”

猜你喜歡

  1. 現代短篇
  2. 靈異言情
  3. 都市異能
  4. 豪門世家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