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職場> 職場宮心計

更新時間:2019-08-15 13:42:16

職場宮心計 已完結

職場宮心計

來源:掌讀520 作者:書生問路 分類:職場 主角:沈星俊,盧笛

《職場宮心計》是作者書生問路寫的一本職場類型的小說,作者文筆極佳,題材新穎,推薦閱讀。《職場宮心計》精彩節選:打電話給運輸工人,讓工人將材料帶過去,到了工地上,運輸工人管她要運輸費,盧笛傻了:“這個,不是公司的員工嗎?”.........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盧笛嚇得一哆嗦,差點把手機給扔掉了。

她趕回公司的倉庫取材料,燕燕并沒回來,她拿著單子火一陣沖上樓,煙一陣跑下樓,劉姐被她吵得頭疼,她特別不耐煩地問她:“你不在工地上待著,跑回來干嘛?”

“回來拿材料啊。”

“哪有中途回來拿材料的,你以后啊,長點心,第二天需要備哪些材料,頭天晚上就得開出單子來備好,第二天讓工人給你運過去,這樣才不耽誤工人做事。你中途回來,既耽誤了他,也耽誤你。看你這人也挺聰明,做事怎么不帶腦子呢。”她這里又是一通好說,怎么人人都喜歡訓她,彭總,江工,工程部的同事們,還有眼前這個女人,管食堂的大姐。

然后她還得像個龜孫子似的一句也不能頂撞,就像現在,為了拿幾樣材料,又被她心中很討厭的這個女人狠狠說了一頓。

最后,材料是拿出來了,盧笛的耳朵也聽得起老繭了,她的頭低得都快到地縫里了。

她深深嘆了一口氣。

打電話給運輸工人,讓工人將材料帶過去,到了工地上,運輸工人管她要運輸費,盧笛傻了:“這個,不是公司的員工嗎?”

運輸工人笑著搖頭:“我們是拉一趟結算一趟工錢。”

盧笛驚訝:“這個運輸費還得我們自己出?”

“是的。”

“虧大了。”運輸工人管她要四十元,她身上不超過十元,哪來的四十元可以給他,她央求他道:“可不可以晚些時候結算?”

“不行,我們是做短工的,沒有固定工資,就靠這一趟又一趟的苦力活養家糊口呢!我們可比不得你們,工作經松,工資高。”這個工人羨慕她。他們工作輕松嗎?工資高嗎?到目前為止,沒有一毛錢進賬,只出不進,誰還能羨慕他們啊,什么樣的工人都高他們一等,他還羨慕?

她心說:要羨慕,相互間換個工作好了,她幫監理們拉材料,他去工地上做監理,監督工人們做事,可好?只要他愿意,她就愿意。

此刻她覺得很悲催,哪來的錢給工人結算呢,想來想去,最后還是得求助江工,這個上司看起來像個神經病,無奈的是,有了任何問題她還是得找這個神經病。江工對她冷嘲熱諷的說了一番難聽話,最后往她的微信上轉了四十元。

運輸工人搖頭:“我不會用那個。”那種高科技的玩意,他學不來,他這個人只認鈔票,一毛一塊都行,就不能拿那什么掃一掃來忽悠他,反正他是不信這個的。

“那你跟我上樓。”盧笛感覺自己要炸毛了,這碰到的一樁一樁一件一件都是些什么事啊,她現在好想家,想念她的父母,為了掙這一毛一分她的人格都快變成渣渣了,爸爸媽媽什么時候回來啊,她在心里暗暗地想著,以后再也不亂花他們的錢了。

一邊想,她一邊樓上走。

這邊的電梯一直處于工作狀態,要等著電梯下來,還得等上一段時間,她不愿意耽誤運輸工人賺錢的時間,對他們而言,時間就是金錢。

運輸工人跟著盧笛上了501,盧笛把小劉要用的材料搬了進去,然后跟小劉說道:“小劉,你身上有現金嗎?微信套四十元現金給我。”

小劉坐在腳手架上,手里拿著沖墻鉆,頭也不回的答道:“沒有。”

盧笛無奈地朝運輸工人搖頭:“那明天給你可以嗎?”

“你可以找你同事拿啊。”

她的同事,那些男人沒有一個愿意搭理她,誰還愿意借錢給她呢。運輸工人對這一塊比較熟悉,他指著身后說:“你有個同事李工他就在隔壁的工地上,你可以找他借。”

喂,為了幾十塊錢的運輸費,借遍整個公司,不太好吧。

這個男人不拿到錢也不愿意離開的樣子,她也只有硬著頭皮去找李工了。

平時在食堂吃飯,大家各吃各的,連話都沒說過幾句,盧笛一點底氣都沒有,她跟著運輸工人來到李工的工地上,確實也在這一棟樓,李工正在檢測防水。

盧笛見他正忙著,也不好意思開口,倒是運輸工人等不得,急吼吼地朝李工說明了來意,李工當即數了四十元給運輸工人,盧笛心中感激,微信紅包轉給他。

“李工,謝謝你。”

“不用客氣。”

這是她在這家公司第一次發覺這里一個有點人情味的同事,免不得跟他多聊了幾句,正說得高興時,他的電話響了,盧笛閉了嘴,電話是彭總打過來的,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李工臭罵了一頓,相比彭總對李工的態度,對她簡直就像是供著菩薩了。

盧笛分明聽到彭總將李工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遍。

李工的臉上并沒半點不悅。

這讓盧笛好生佩服。

那頭的電話打得沒完沒了,盧笛不想讓李工難堪,忙從里面退了出來,不想的是,李工并沒覺得有什么,真正難堪的是她。

趕回食堂吃飯時,公司里幾乎所有的同事都在笑話她。

江工不留任何情面的將她找他借錢的事添油加醋的說給了其它同事聽,其它同事當成笑話取笑她:“盧工,實在不行找江工撒個嬌嘛,說不定還能多拿些錢。”

劉姐嘻嘻笑道:“是啊,說不定一高興給她轉個三百五百。”

盧笛有些受不了這夫妻倆,飯也沒吃兩口,匆匆的將碗筷洗了,腳一拎上了三樓,她人還沒進房間呢,就聽到江工的大嗓門一吼:“工程部的,晚上開會。”

又開會。

前天才剛剛開過會啊。

所謂的開會,不是討論什么,而是批斗大會,訓斥大會,他們這些業務熟練的監理拿剛入門的監理當笑柄出氣,哪一環節做得不好,一群人圍攻。

她剛入門,什么也不懂,但有認真學。

最可惡的便是王工,他比她早些進來,大約早了兩個月,會的東西也不見得比她能多多少,每次她這邊有什么紕漏,說得最厲害,笑得最厲害的就是他。

“不懂的地方,你可以問我啊,我是你的師哥。”他嬉皮笑臉的逗她,她看著王工這張猥瑣的臉,很想朝他的臉上劃一個大叉,再把他那張長長的臉打成圓臉。把江工那張厚實的臉打成扁的,把她的盧眼打成兔子臉,還有他那個騷氣十足的老婆,惡心她,她最在乎江工,江工怎么吼罵她她都不在意,但是她最害怕江工不要她。

心里想象了很多種畫面,想著想著她自己先放棄了。

工地上的活太累了,很想現在立刻馬上睡覺,江總經理不允許啊,他在群里發了一條信息:不參會的員工罰款一百元。

喂,又是錢,盧笛焉焉地下了樓,江工見到垂頭喪氣的盧笛,繼續笑她:“以后別犯這種傻事了,身上沒錢,可以找老板預支生活費,吃飯,買材料這些都需要錢的,你也不能次次都找我來借吧,我也沒錢,我的錢也是找公司預支的。”

四十元而已,用得著這樣嗎?

何況真正幫了她的是李工什么也沒說,他一個經理,為著幾十塊錢,一直喳喳喳地說個不停,他好意思嗎?

王工湊到她面前來:“我上次借了一千塊,你手頭緊,我可以借你兩百應急。”

“不需要。”

說話間,批斗會開始了,江工一上來又是各種山河咆哮般地吼:“你們的工地,各自的工地啊。”他說得時候不知道動用了身體的哪一部分,眼珠子都快凸出來了。

“別他媽老子不盯著時候就松懈,要是再出現李工那種情況,全他媽給我滾蛋。”就剛剛那一聲吼,盧笛把江工與彭總劃為穿同一條**的一類人。

王工特別不把他的話當一回事,他吊兒郎當的樣子讓江工很不爽快,將他給拎了出來:“說你呢,王工,你的工地做得很好嗎,啊,我說話的時候有沒有在聽,有在聽嗎?我剛才說什么,把我的話重復一遍。”

這王工做事向來不走心,該記住的一樣也記不住,這時,又當著所有同事的面,王工內心里沒將工作上的事太當一回事,他不以為意地說道:“我沒聽清楚。”

江工伸出腿往他身上踹了一記狠的:“沒聽清你還敢這么跟我囂張,你知不知道你的工地做得有多差,客戶都在投訴你,還不認真點,不想干的,他媽的給老子滾蛋,公司不養閑人。”

猜你喜歡

  1. 靈異言情
  2. 都市異能
  3. 勵志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