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仙俠> 刀案奇謀之雁翎雙環

更新時間:2019-10-20 01:04:22

刀案奇謀之雁翎雙環 已完結

刀案奇謀之雁翎雙環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老牧 分類:仙俠 主角:陸騰飛,佚名

主角是陸騰飛佚名的小說是《刀案奇謀之雁翎雙環》,是作者老牧創作的武俠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沙巖之上得留自己人,胡邦貴知道如此,陸騰飛自然也是如此,誰都不傻,這是互相不信任的后路,更是活著回去的保障,所以沙豹在耳邊的一句話并沒有改變結果,陸騰飛只是輕輕的拍了拍沙豹肩膀,然后向老鱉點點頭,老鱉回應算是明白陸騰飛意思。一切準備就緒,.........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沙巖之上得留自己人,胡邦貴知道如此,陸騰飛自然也是如此,誰都不傻,這是互相不信任的后路,更是活著回去的保障,所以沙豹在耳邊的一句話并沒有改變結果,陸騰飛只是輕輕的拍了拍沙豹肩膀,然后向老鱉點點頭,老鱉回應算是明白陸騰飛意思。 一切準備就緒,第一個跳下去的是‘老鬼’,這老家伙看上去比胡邦貴還更心急,陸騰飛沒動,就這么站在巖壁上看著他一點點的往下,直到整個人淹沒在滾滾濃塵后這才又看了看胡邦貴,而老胡子也以同樣的目光看著陸騰飛。 “八爺,我這邊‘老鬼’已經下去,你看你是不是該?還有馬背上的那把刀……” 胡邦貴摸著鼻子沒忘記這茬兒,其實陸騰飛也沒忘,只是不想因此而更加顯眼,既被提起也就不得不從馬背上取下雁翎刀,背上之后頗有些俠客的味道,但誰都知道這個年代‘俠客’已經遠去。 “沙豹、老鱉,拿回你們的槍,我這就打算下去,記住我說的話,非常之時先走為快,還有…如果我回不來,替我照顧八月。” 陸騰飛毫不避忌言語,也沒有給胡邦貴任何考慮的機會,直言要求拿回被繳的槍,胡邦貴一個眼神后有人交出來,沙豹、老鱉接過重新別在腰間,人也都靠八月站著。 交代完畢,陸騰飛也不再多話,固定好繩索后直接往下跳,動作幅度不小,沙豹和老鱉同時緊張了一把,見沒啥事這才松了一口氣。 很快,又一根繩索從壁上扔下來,胡邦貴出現在壁崖之上,靜寂而重復的動作,誰也沒去搭理誰,數分鐘之后都被那濃塵淹沒,陸騰飛不得不重新裹上頭巾,如此又往下數十米,濃塵幾乎淹沒了所有,那轟鳴聲也是震耳欲聾。 小會兒之后胡邦貴其人早已見不著影兒,更別說‘老鬼’,體力也開始透支,陸騰飛摸索著想來上一口老酒,手已經摸到但還是收了回來,這昏天黑地的地兒喝酒也解決不了問題,繼續往下,又是數米后突然就踩到底,一剎那間還沒反映過來,再是試探,好像還真到底了,這是觸不及防的驚喜。 濃塵和轟鳴聲依舊,陸騰飛放低身軀試圖去看清楚周圍,然則沒用,能見度不到幾米,看來得單獨行動。 其實這般也好,陸騰飛很清楚自己到底需要干什么,所以單獨行動或許是最好的選擇,重新將臉上的頭巾裹好,一頭扎進濃塵中。 “咳咳咳……” 也就在離陸騰飛落地不遠處,劇烈的咳嗽聲被巨大的‘轟鳴’淹沒,胡邦貴蜷縮著身軀抖了抖身上的濃塵后緩緩的站起來,左右看了看,也一頭扎進濃塵中。 前行幾十米,耳邊的轟鳴聲越來越大,陸騰飛止住腳步,實際上不停也不行了,風、塵撲面而來,每一步都難以繼續,之前判斷好的方位也已經派不上用場,在這塵河之中迷了路,不過這并不足以令陸騰飛慌張,路總得一步步的走下去。 曾經的自己以為這個秘密將永遠埋葬在大漠,但現在看來覬覦那東西的人太多太多,自己得先人一步盡快處理,如此一來,這混沌的溝壑反倒對自己有利。 七珠樓,陸騰飛打心底念叨著,塵風中閉上眼睛,開始根據記憶辨別自己現在的位置,沉默許久之后很堅定的換了個方向,再次艱難的踏出去。 很快陸騰飛原本的位置上重新出現一人來,隱約中看去不太像胡邦貴,反倒更像老鬼…… 亭臺樓閣沙塵中,鳳來西別又七重。 老馬驚厥疑無路,又緣此處別他處。 峭崖之上八月的嘶叫并未驚得樓閣處陸騰飛,此刻的他正悄然的站在樓閣處,遠去一目,隱隱約約一大片,綿延冗長見不到盡頭,更為奇特的是那簌簌的塵風居然無法侵襲這大片樓閣,每每到處,總會有股莫名的力量將之消散。 奇,峽之大奇,陸騰飛抖了抖身上塵土,一步踏進去的,塵風依舊,卻已經不占半點,亭臺樓閣,悠然自在,陸騰飛的表情卻更加嚴肅,駐步不前,似在思索這一趟是否真的該來。 步子終究已經踏進去,和想象中的場景稍微差別不大,最大的特點就是靜,偌大的一片連半點風吹草動都沒有,簡直和身后的一切恍若兩個世界。 “七珠樓,終于到了……” 崖壁之上,沙豹一口口的嚼著牛肉,雖是小環鹵制,卻已在這大漠中顛簸好幾日,早已經不是先前的味道,然則沙豹依舊嚼之興好,期間還打算遞給老鱉一塊兒,老鱉擺了擺手并沒有去接,目光重新落在崖壁之下,似乎也在思索什么。 “老鱉,沒這么快,咱還是養足精神,萬一那條狗咬人,咱還得好好的來幾手。” “恩……” 老鱉的鼻孔里微微的回著,那邊金大茍卻是不依,繃著一張馬扎臉就過來要找事。 “沙豹,想死是吧?是想再被打一只耳朵還是想你狗爺扔你下去,也能和你那狗日的陸騰飛一起尥蹶子。” “娘球呢,老狗,有本事就單挑,仗著人多算什么英雄好漢?” 說著這話,沙豹‘嗖’一聲站起來,手也瞬間按向腰間,這架勢又想動手,對方金大茍也不示弱,全都站了起來,烏拉拉十幾個。 “沙豹,你狗爺什么時候說過自己是英雄好漢,你們眼里狗爺我可是沙匪,你們口中的吃人喝血的沙匪,哈哈哈,是不是兄弟們?” 金大茍對著后面大吼一聲,一眾沙匪也是大笑附和起來,更多的是一種嘲笑,沙豹臉色鐵青,以他的性格那還能忍耐住,槍立馬就掏出來,對面稀里嘩啦一陣槍栓的聲音也隨之響起,氣氛瞬間緊張。 “沙豹……” 老鱉趕緊起身拉住沙豹,順帶這也按住沙豹想要抬槍的手搖了搖腦袋。 “沙豹,別沖動,你忘了八爺之前說過什么嗎?” “老鱉,你能忍,我可不能忍,娘球呢……” “沙豹……” 沙豹作勢還想往前沖,卻再次被老鱉強行壓住,眼神中更多了幾分復雜,沙豹似懂非懂,又看了看前面,正巧這會兒八月一個響鼻,沙豹眉頭緊皺,終還是重新退到八月身邊,對面金大茍身后似乎也有人拉了拉,金大茍一口唾沫吐在地上,也重新回到駱駝旁。 “狗爺,有問題!” “說……” “狗爺,那還記得之前我們殺的那個人嗎?” “殺誰?” “就是比沙豹他們先到的那三個人,咱弄死一個,還有兩個跑了……” “哦,有什么問題?” “跑了兩個又怎么?別讓狗爺再碰上,碰上老子一槍就能蹦倆。” “狗爺……” “啪……” “有屁就放……” 看得出金大茍對自己的手下也毫不留情,反手就是一巴掌,那小胡子‘哎喲’一聲就捂住臉,關鍵是還得趕緊回話。 “狗爺,我剛好像看到那逃跑的倆個好像從那邊下去了。” “什么?” “啪……” 又是一記響亮的耳光,那小胡子被扇得一個踉蹌倒在地上,啃了一嘴的沙子。 “狗日的不早說,沙豹,說,是不是陸騰飛搞的把戲?魏全安,魏猴子,狗日的現在還敢撒尿,大當家的有危險,快,快帶兩個人下去!” 一尖嘴猴腮的小個子不知啥時候跑到一旁撒尿去了,這會兒突然被金大茍點了卯,抖擻了一下**,趕緊系上,三兩步就的跑到金大茍身邊,眼看著就要挨上一腳,卻有一個鷂子躲過去,這身手怎么都不亞于沙豹和老鱉。 “狗爺,現在就下去?” “啰嗦什么,狗日的陸騰飛耍詐,你帶倆人馬上下去,要是陸騰飛不聽話直接蹦了他!” 魏猴子也的確不啰嗦,很快就從胡子隊伍里挑出倆人來,從駱駝身上解下繩索就往下扔,沙豹又想起身去收拾金大茍,一來是實在憋不住這娘球的囂張,二來也是為了陸騰飛,原本下面就是二比一的存在,現在倒好,對方又下去幾個,要真有點什么,八爺就是再厲害也無濟于事。 金大茍當然也不是吃素的,能成大漠沙匪三當家哪可能沒本事,見沙豹又想有所動作,立即就掏出槍來,一雙眼睛死死地定住沙豹,有那么一剎那,沙豹還有些微微犯虛。 “沙豹,他們人多,咱們得聽八爺的,要么跑,要么等著他回來,這地方邪得很,咱們得接應八爺。” 最終在老鱉的安撫下一場可能的戰爭沒有爆發,畢竟雙方都還有所顧忌,魏猴子下去了,濃塵再次淹沒幾道人影。 “老鱉,你說八爺他們下去到底找什么?那東西,那東西,到底是啥啊?” “沙豹,你不是說不該問的不問么?怎么,還是忍不住了?你問我,我問誰去?” “可是……” 崖壁上,幾個細微話語聲一直在繼續,漸漸被沙幕的轟鳴聲淹沒,對于他們來說只剩下一個字——等! “咔嚓……” 碎裂聲來自陸騰飛的腳下,謎一樣的七珠樓,就像謎一樣的腳下……

猜你喜歡

  1. 武俠小說
  2. 民國短篇虐戀
  3. 熱血爽文
  4. 腹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