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農家藥香飄

更新時間:2019-10-25 23:20:45

農家藥香飄 連載中

農家藥香飄

來源:微閱云 作者:奶茶包 分類:穿越 主角:趙珩淵,陸清漪

作者奶茶包最新佳作《農家藥香飄》堪稱穿越中的精品。書中奶茶包運用自己精湛的文筆成功的塑造了趙珩淵陸清漪的個性,引人注意。使得農家藥香飄內容更為精彩!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那你是想要小誠去死嗎?!”高氏居然拿陸士誠威脅陸清漪。

  陸清漪不禁皺起眉來:“這根本是兩碼事,你都收了他不少聘禮了……”

  話說一半,高氏突然大聲打斷:“你閉嘴。”

  但已經遲了,一旁的倒三角眼聞言,摸著下巴說:“原來已經收了聘禮,那想必還是有錢可以還的吧。”

  高氏頓時就緊張起來,眼神四處躲閃:“沒、沒有,jian嫁的女兒哪有什么聘禮……”

  陸清漪見狀不禁惱怒,都被人上門討債了,她居然還想捂著錢不放,難道真想讓這個家散了不成。

  她氣急,直接就說:“你有錢你就拿出來啊。”

  “住口,我是你娘,你這是什么態度!”沒想到陸清漪居然敢對她大小聲,高氏眼睛一瞪又想撒潑。

  陸清漪這次不給她機會了,她大聲蓋過她的聲音,說:“夠了,現在是錢重要還是人重要,這么賴著就不用還錢了嗎!”

  高氏被她這么一吼,整個人都呆住了,好幾秒后,她突然抹著眼睛叫了起來,“真是沒良心的啊,都還沒嫁人呢,就開始向著外人,家里有事也不管。陸家含辛茹苦把你拉扯大,真是狼心狗肺的東西啊,我怎么就養了你這么個白眼狼啊。”

  她雖然哭嚎著,卻牢牢實實地把著門,半點縫隙不留,阻絕了他人想進屋的陸。這時,陸清漪心里浮起疑問。

  明明他們的動靜如此大,為何屋里的陸士誠沒有一點反應。倒不是她希望陸士誠舍己為人,只是覺得安靜待在屋里,眼睜睜看著父母被打罵不是陸士誠的性格。

  還沒等她想明白,旁邊一臉頹然的陸父終于開口:“別哭了,去把現在家里有的銀子都拿出來。”

  高氏一愣,止住了嚎哭,眼睛轉向突然間好像老了幾歲的陸父:“你瘋了嗎,那是給小誠治病的錢,都拿出來了,萬一有什么意外,到時可如何是好。”

  陸父看著她,眼里有著深深的無奈和失望:“你既然知道就好!”

  他這么一說,高氏突然氣勢弱了半分,但看她的神情,還是不甘把錢拿出來。

  陸清漪被她吵得額角抽痛,高氏窮怕了,一旦手里有錢,想讓她主動掏出來簡直比登天還難。

  她把目光轉向昌哥,咬咬牙,問:“欠了多少?”

  昌哥:“十二兩。”

  陸清漪登時倒抽一口氣。

  十二兩,那得是大半年的生活費啊,陸父到底做了什么需要借這么多錢?!雖然她有心理準備,可還是被這駭人的天價給驚嚇到了。原本想著如果金額不高,她多少有點辦法解決。

  就在她震驚到失語的時候,高氏用非常小的音調插了一句:“這怎么會變成十二兩了呢,不是只欠三兩了嗎……”

  倒三角眼男人冷笑:“三個月前是三兩,拖到現在可就不是了。”

  高氏忍不住又小聲辯駁道:“之前不是已經還了三兩了嗎。”

  “呵。”稍壯的男人笑了,“就那幾兩也不過是一月的利罷了。”

  三兩銀子居然還只是一月的利,這到底借了多少錢啊!

  幾句話炸得陸清漪頭腦一陣眩暈,就見旁邊那個不怎么說話,塊頭特別大的男人從懷里掏出了一張紙,展開舉高放在他們面前。

  倒三角眼男人指著那米黃色的紙,說:“這賬你借的時候也跟你說明白了,我們可是清白放賬清白收賬的,白紙黑字明明白白也都畫了押,就算你告到縣老爺面前,那也是無理的。”

  一見那紙張,高氏立馬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樣,蔫了回去,眼睛四處游走,就是不敢再看那幾個漢子。這副心虛的表現,陸清漪心里來回琢磨了幾下,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怪不得高氏當初這般急著要錢,原本她還真以為是家里實在是揭不開鍋,她才會把自己賣給王有為糟蹋,現在看來,必定是因為借了銀子還不起,債主要找上門,又見王有為打她主意,就把她給賣了。

  當初陸清漪就覺得王有為這事有蹊蹺,高氏雖然為人刻薄自私,到底也是把原身陸清漪從小拉扯大,即使她還傻了幾年,也沒虧待到哪里去,怎么會突然間性情大變把她給賣了。

  但當時接二連三的事炸的陸清漪無暇細想,加上陸父還打了高氏,差點鬧到寫休書,這事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了。卻不想其中居然還隱藏了另一件更嚴重的事。

  可即使如此,此時的陸清漪也不可能當著外人面說什么。她只能讓自己頭腦冷靜下來,先把眼前的人應付了再說。

  “能讓我看看欠條嗎?”她看向稍壯的男人。

  男人揮一揮手,大塊頭就把契紙給她。陸清漪接過仔細瞧了許久,還真沒能從上面找出漏洞來。相反,對方明明白白寫了借了多少,逾期的利又是多少,下面明晃晃還蓋了高氏的手印,賴不得的。

  可是,整整十二兩啊,陸家哪掏得出來。

  陸清漪只好斟酌道:“這銀子,能不能緩緩再給?”

  倒三角眼說:“小娘子想要緩到什么時候?別怪我不提醒你們,拖得越久,這欠的可就不是十二兩了。”

  其中道理陸清漪何嘗不知,可陸家是真拿不出這筆錢。

  她正糾結著,一旁的陸父撐著發疼的身體站起,說:“今天一定還一部分,小漪,去找下你娘藏錢的地方。”

  “你敢!”高氏激動上前一步,似乎想要攔住陸清漪,“那是我的錢。”

  陸清漪睨她一眼,面無表情道:“那是我的聘禮。”

  高氏嘴巴張合了幾次,似乎還想掙扎一番,陸清漪已經無視她轉進主臥,去翻找高氏有可能藏錢的地方。這可把高氏給急壞了,她“哎喲”一聲,跺了跺腳也跟著跑了進去。

  幾分鐘后,高氏主動交出這一次趙珩淵給的聘禮,那是二兩銀子,被她小心地包在了層層衣服底下。

  看著她手里的銀子,陸清漪想起了山上的那個男人,心中劃過一絲的沉重和愧疚。

  被迫娶的妻本就委屈他了,他明明是可以不用做到如此周到的……

猜你喜歡

  1. 穿越王妃
  2. 穿越女強
  3. 生活
  4. 精品長篇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