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皇上自重:本宮要翻墻

更新時間:2019-10-25 17:03:04

皇上自重:本宮要翻墻 已完結

皇上自重:本宮要翻墻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貓小七 分類:穿越 主角:韋皓, 婉溪

火爆小說《皇上自重:本宮要翻墻》主角韋皓,婉溪,是貓小七最新完結的穿越小說,韋皓,婉溪小說講述了"原以為是落架的草雞,更不如蛋,誰知道內心里,卻是一只高大上的金鳳凰。小奶娘穿越古皇室,走的是潛伏路線。可誰知,越是低調,越是引人注意,為毛最后皇子皇帝的都看上了她?可偏偏禁地里的大美男,卻是她的真愛。"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深吸口氣,又呼出,抬步走下。

卻是步步期待,又步步沉重,卻也終于,到了頭。

暗室中的人兒聽到了深深淺淺頗顯躊躇的腳步聲,慢慢的抬起了頭。

天然去雕飾,清水出芙蓉。

這是他對她的唯一評價。

一時間看得癡了,看得傻了,又看得虎目含淚,哽咽聲聲。

“你.......你是朔月的良玉公主嗎?”

良玉,金良玉,他的,從未見過面的娘親!

良玉的喉嚨動了動,他看到了她清澈得略顯癡呆的眼底,晃過了一閃而逝的亮光。

“娘!我是燦兒,我是你二十多年沒有見過面的兒子!娘,你........你倒是說話啊!”顫顫的手伸了出去,半途,又頹然的放下。

金良玉,似乎并沒有他意料之中的激動,相反的,卻是出奇的平靜。

“你不應該來的!”

她的兒子,她又如何不盼?可又有誰知道,這暗室,本就是來得走不得的!

無奈的苦笑聲,便又低下了頭,一如無數個寂寞的日日夜夜一般,像個沒有生命的木頭人。

燦兒急了,好容易找得到娘親,又冒著這天大的危險潛了進來,可誰知意料中抱頭痛哭的場面沒有,有的竟是這般徹骨的冷?

娘親,不愛他嗎?還是在說娘親拖累了他?一急,這話也就不經大腦了,“娘,你給關呆了還是關傻了?能走不走,你到底怎么想的?”

金良玉仿若沒聽到,不動,也不語。

燦兒急了,牙一咬,便欲上前硬拉了娘親離開。

忽的,身后‘嘎’的一聲響,像是有什么東西被冒冒然的打開,極輕的,又是極滲人的。

他停下了上前的身形,警覺陡然升起。

“嗖”

一枚冷箭夾雜著濃濃的殺氣,擦著頭發射入眼前的墻上,‘啪’的一聲悶響,激起了灰塵陣陣。

金良玉抬頭,眸光有著一抹冷意。

燦兒打個寒戰,眼底染了抹凄然的笑。

娘親,是你要殺我么?

“娘,你到底是我的娘,還是我的仇人?”

“她當然,是你的娘!”

身后的來人停下腳步,內隱的殺氣,卻沒有消去。

燦兒轉身,韋皓手握弓箭,一雙染著笑的眸子愜意的盯著他。

像是,貓戲老鼠,又像是,輕蔑的挑釁。

燦兒卻終于放了心。

原來,不是娘親要殺他。

韋皓手中的弓箭揚了揚,又隨意的扔下,“她當然是你的娘!只不過,她比你更能認得清現實!朕沒想要你的命!所以,這一箭,它射偏了!”

燦兒瞇眼:“喔,那倒是應該多謝你的手下留情?”

“不!你應該謝你的娘親!她沒有沖動的跟你走,所以,朕給她個面子!”

“你放屁!我娘跟不跟我走,管你屁事!”

娘親是他心上的痛!他不許任何人來觸摸!

“當然,不管我屁事,卻管我很大的事!”

韋皓懶懶的回敬他,淡淡的冷笑,淺淺的掛在唇邊,繼爾眸光一利,沉聲說道,“你是自己摘下臉上的那片布呢,還是要朕,親自幫著你摘下?!”

燦兒怔了怔,悄悄的握了手,身后的金良玉沒有半點動靜。

拼了嗎?

燦兒咬牙,燦若星辰的眸底,現出一抹悲創的冷笑。

“如若,我不呢?”

韋皓沒有說話,似是很早便料到他有如此的反應。

隨意的伸手,輕擺,身后的暗影突的拉長。

兩名,僅僅是兩名,身著黑衣的人影鬼魅般的出現,無聲無息。

風,月。

韋皓養的四大殺手之二,還有兩名,花,影。

風,花,影,月,還好不是風花雪月。

花玉容,影無雙,風逐命,月冷殤。

傳說中,這四名殺手,來無影去無蹤,是韋皓身邊最有力的武器。

……

燦兒舉起了手中的劍,韋皓發出了結束的信號。

上書房里‘乒乒乓乓’的一頓打,不知道是誰輸了,也不知道是誰贏了,不久,一聲女人的慘叫響徹夜空。

再后來,便見一抹浴血的人影奮力的推開上書房的門,疾若閃電的消失在夜色中。

又過一會兒,門大開,走出了滿臉陰霾的韋皓,還有那名絕色的白衣美人,現在卻是倒在不知是叫風還是叫月的懷里,鮮血滿身。

這一晚,白忙活了!

到底是娘疼兒子啊,最后關頭,竟是愿意生生的代他受了一刀!

自己,卻是落得個生死不知!

哼!

該死的女人!回頭再收拾她!

韋皓回頭,瞪著昏迷的金良玉,咬牙暗恨。

“風,帶她去太醫院!醒了,再繼續送回這里!”

沒有人,在破壞了他的大計之后,還能安然無恙的活得輕松!

金良玉,也一樣。

翌日,天亮了,早晨的空氣總是很清新,但婉溪卻很煩。

昨夜,她被韋清適時的救回后,一整晚便翻來覆去的總也睡不著。

腦子里一遍遍的放著她來到這里之后,所有認識的男人,由不得便抓了狂!

美男啊,咋這么多的美男?還全部讓她給碰上了?

禁不住的呻-吟一聲,干脆翻身坐起。

細數著。

王爺妖孽得禍水,沈浪風流得無敵,風沁絕美的空靈,韋皓則下流沒下限,就連那小小的吃奶娃,也他-媽-的,美得冒泡!

她這是走了啥的桃花運了?呃,不是!是黑黑的霉運!

先來就被扔下水,又后來,迷路闖樓,又進山,差點當了那老虎的小點心。再后來,竟是被陷害!

靠!

想起了陷害,就想起了那吃奶娃!

后知后覺的一拍腦,怎么感覺好像是轉了一圈,到了最后又轉了回來?!

剛想起這吃奶娃,‘砰’的一聲震天響,門板被踢開,細細縷縷的晨光透進來,照著她的眼,爍爍閃光。

不知不覺間,天已大亮。

她無奈的揉揉額頭,挑眉道:“進來不知道禮貌么?要敲門!敲門知道不?”

“不懂!”

稚嫩的聲音脆脆的喊,韋鈺圓滾滾的身子撲了進來:“嗚嗚!小奶娘,你好可憐喔!有沒有受傷?有沒有痛痛?鈺鈺幫你呼呼!還有.......鈺鈺要吃奶奶!”

貌似,這最后一句,才是重點吧?

婉溪臉蛋一黑:“滾!你這臭小子,要不是你半夜貓進來,爬上我的chuang,我能這么倒霉么?還敢說吃奶,我拍死你!”

反手一巴掌,拍上他胖嘟嘟的肉**,卻是雷聲大雨點小,樂得韋鈺咧了嘴。

“咿呀!就知道奶娘最好啦!不會打我的!”

“呸你的!就知道拍馬屁!”其實,還真舍不得下手。

“可是,鈺鈺不是馬屁屁喔!奶娘你有么?”

韋鈺得了便宜就賣乖,認真的小豆眼瞪得溜溜的圓,狡黠的目光熠熠的閃。

“胡扯!”

婉溪吐血,作勢要揍他,終于是沒舍得下手:“喂!這天還沒亮透,你急急的跑來做什么?還想被人當場抓奸,害死我啊?”

伸手捏他胖胖小圓臉,心情頓時大好。

這臉蛋,跟綿花糖似的,真舒服!

“別捏我臉嘛!”

伸手拍掉她,又使勁的揉,韋鈺氣乎乎的瞪大眼,黑亮黑亮的眼珠子特別**人疼。

拉著婉溪晃晃道:“奶娘,鈺鈺有好玩的事,來叫你喔!”

“不去,沒精神!”

婉溪甩手拍開他,張嘴打著哈欠。

一晚上都沒睡好,哪有精力出去玩?

“奶娘!去嘛去嘛!”韋鈺嘟了嘴,神秘兮兮的附耳過去,“奶娘,你陪我去,我就幫你澄清你GOU引我的事,是誤會!”

咦?

婉溪頓時來了精神。

小小奶娃子,心計倒不低嘛!不過,去去也無防!

嗯,打死她也不承認,她其實是十分想讓這小屁孩幫她澄清來著。

雞飛狗跳的一整夜,幾乎要累死她!

“嗯,好吧!勉為其難了!”

裝模作樣伸個懶腰,又雙手插腰的左扭三圈右扭三圈,算是做了早操。

“不過,你得再等我下,我洗把臉就跟你去!”

話落,利利索索的洗臉梳頭,不過十分鐘,兩人便大的牽的小的手,左轉右轉的轉到了那記憶頗深的水潭前。

“這里有什么好玩的?”

婉溪瞪著水潭,極度不解。

要死啊,這地方,不就是那只妖孽禍水差點把她淹死之地嗎?

“小皇子,要不……咱們走吧!”

下意識扯了小奶娃的手,轉身就走。

對于這等兇神惡煞之地,嫁溪一點逗留的意思都沒有。

“不要啦,奶娘,這地方真的很好玩,鈺鈺沒騙你!”

韋鈺拖住了身子死活不動彈,“奶娘你看,這頭上陽光這么好,正是釣魚的好時機啊!”

“沒興趣!”

婉溪扭頭甩手:“你不走我走了啊。你困得厲害,想睡覺!”

轉身走進涼亭,坐上石凳,不管不顧的雙手一圈,腦袋趴在桌上瞇了下去。

如此大好時光,不睡覺,是浪費。

“奶娘!”

韋鈺瞪眼,哭笑不得走上前,兩只小手死命的推,順帶著威脅:“奶娘,別怪鈺鈺沒提醒你喔。如果你不想申冤昭雪的話,你就睡!”

“想!想!”

一聽這話,婉溪立即跳起,一雙眼睛紅得透亮,“說,哪個陷害我的人在哪里?”

要讓她知道的話,非要把他抽筋,扒皮,下油鍋煎了!

“咦?奶娘好聰明!你怎么知道我把害你的人帶來了呢?”

韋鈺賊賊的笑,筆直的視線努力的向上望,奶娘*前的兩座大山擋了路,看不到臉色是啥樣。

不過,韋鈺從今知道,原來,%大也并非無腦。

‘啪’腦門上不客氣的落一暴栗,婉溪生氣的道:“奶娘我以前很傻么?”

韋鈺嘿嘿的笑:“不傻不傻!”只不過,有些笨而已!

“哼!算你知趣,人在哪里?”

“喏!”

韋鈺下巴微抬,指向波光粼粼的潭水。

婉溪疑惑,挑了眉走去,待得看清水下之人,頓時樂上眉梢。

“哈哈!這風水輪流轉,你也有今天!”

清澈的水面下,羅兒被綁了雙手扔在水里,可憐一雙煙波媚眼,此時欲哭無淚。

“今天天氣好晴朗,處處好風光,好風光!蝴蝶兒忙,蜜蜂也忙,小鳥兒忙著,白云也忙,啊~~~~~”

哈!看你再囂張!

頭上太陽照,腳下jian人哭,婉溪開心笑,得意的唱,不管跑調不跑調,今天是個好日子!

果然好日子!

“咿呀,這是什么歌兒?奶娘你唱得好好聽喔!”

韋鈺雙眼放光的爬過來,笨嘟嘟的扯上她的衣:“奶娘奶娘,你教我好不好?”

“好啊!”婉溪樂不可支的點點頭,順便探腳再踩踩那女人頭。

“唔!”

雙手被縛,雙嘴被堵,羅兒睜著一雙噴火的眼眸,恨不得要把頭上的女人大卸八塊!

該死的,那一日,怎么就沒淹死她?

早知道,一刀下去,先殺了她,也省得現在的狼狽!

“看什么看!再看,就把你........眼珠子挖掉!”本想說吃掉的,可是婉溪不想當妖怪。

樂滋滋的再往她頭頂上踩一腳,再踩一腳。

一回頭韋鈺的小豆眼要瞪了出來。

“小皇子!你這是什么表情?”

“人的表情!奶娘,你有暴力傾向!”

“哼!不想挨揍,滾遠點!”

“好吧好吧,你可不要把她打壞了喔!”韋鈺果真爬遠了些,有些后悔帶她出來玩。

婉溪聽出了不對勁,伸手一把撈住了他,眉一挑,兇巴巴的問:“你說清楚,為什么不能打壞她?她都陷害我.......我們了!”

韋鈺小胖手伸伸,小豆眼眨眨,不好意思的摸腦:“她.......嗯,我沒有證據!”

“啥?沒證據你帶她來做什么?!”

婉溪嚇一跳,這腦袋缺根筋的小皇子,是成心的給她找麻煩!

“猜的啊,所以,要人把她抓來,讓你出出氣!”

韋鈺說得理直氣壯。

婉溪聽得無比暴汗。

真想一巴掌拍飛他。

“我的小祖宗哎!你是怕奶娘我死得不夠快么?你這么沒憑沒據的綁了她來,又不能把她殺了滅口,到時候死的會是我啊!”

婉溪哇哇的抓狂著,這次不是被人陷害了,這次是自己砸了自己的腳啊!

“沒關系沒關系!我抓到了她偷男人!”

韋鈺急忙說著,婉溪瞪眼,瞬間瀑布汗,“偷男人?”

這小鬼頭,是不是也太早熟了?

一把扯了韋鈺進了涼亭,認真的上下打量他。

唇紅齒白,明明的小屁孩一個,怎么就給人的感覺這么老成呢?

“說說,你是怎么抓到她偷男人的?”真是好奇呀,難不成這小鬼頭還有當偵探的潛質?

韋鈺郁悶的低頭,半晌,又氣乎乎的嘟嘴:“你不相信我!”

婉溪翻個白眼,輕敲他一記:“廢話!回答我!怎么抓到她偷男人?”

“別打我嘛!”雙手抱頭,韋鈺忍不住的抗議,卻是乖乖的答:“她身上有男人的味道!”

咚!

一個跟頭翻在地,婉溪汗顏的爬起,好氣又好笑:“你長著狗鼻子啊!”

“你欺負我!”

韋鈺摸著頭叫,欲然欲泣的嘟了嘴,可憐巴巴的小臉湊過來,又趁著婉溪不防備,頂著腦袋就往懷里鉆:“不管不管!奶娘欺負我,我要吃奶奶!”

“啊呸!”

一巴掌拍開他,渾身哪個叫惡寒。

“小小奶娃子,你多大了還吃奶?吃吃吃,吃死你哎!”

真郁悶!

老娘還是處,都沒生娃滴說,哪來的奶水給你吃?

“喲,到處找你們找不著,原來卻是在這里!”

韋清手搖白玉扇,瞇著那桃花雙眼走過來,婉溪哀嘆一聲,雙手抱了頭。

陰魂不散的又來了。

韋清撇她一眼,‘刷’的一聲收了扇,又‘啪’的一聲敲了她頭:“沒事抱頭做什么?想是做了虧心事,怕是本王來懲罰你?”

“你再敢打我,我抽你!”

捂著頭站起,婉溪驀的叫著,雙眼里噴出了火。

“還有啊,你不找你的桃花妹子尋歡作樂,總是盯著我做什么?”

跟屁蟲一樣的,煩不煩?

“桃花妹子?”

韋清愣了,又恍然大悟,“哈,你說是羅兒?”

婉溪沒好氣的哼一聲,雙手插了腰,抬抬下巴望那幽幽潭水:“去吧去吧,去看看就知道!”

韋鈺做事欠考慮,她還是再拉個大魚下水吧,至少,那小jian人哭哭啼啼告狀時,有高個子大人幫她擋一擋。

“羅兒?你抓了她?”

韋清腦子相當快,臉色一變,快速的走出涼亭,望向水中,可憐羅兒淚水流了滿臉,‘嗚嗚’有聲的委屈著。

“婉溪!”

忍不住的怒,韋清回身瞪向她,妖孽的眉間怒氣乍現,“你這樣可是在報復?你可知道她是誰?還不快過來放人道歉!”

婉溪愣了,難道說,這羅兒的來頭很大么?

心瞬間的抽緊,卻也含了怒!

死妖孽,臭男人,居然為了一個小jian人這么來兇她。

本想否認,卻又咽不下這口氣。傲骨錚錚的一挺%,冷笑道:“是!就是我要報復她!我也不管她是誰,她害我差點淹死這潭水里,我為什么就非得忍?我又憑什么要向她道歉?!”

哎!

一旁的韋鈺無奈的嘆,這.......真出乎意料的亂啊!

小手一遮臉,呻-吟有聲:“哥哥,不是這樣的啦,是........”

婉溪驀的冷聲,指名道姓打斷他:“韋鈺!你給我閉嘴!”

呃!

韋鈺頓時瞪眼,再翻翻白眼。

老天,他雖然是小皇子,可去了那‘小’字,好歹也是個正牌皇子耶,這奶娘,就不能給他留點小面子?

韋清一見,怒氣更甚:“放肆!是不是本王太縱容了你?由不得你對本王的皇弟這般無禮?”

該死的女人,綁了羅兒,又用了私刑,你已經闖了彌天的大禍,你懂不懂?!

婉溪不懂,婉溪怎么會懂?

她只知道,這韋清為了別的女人來吼她!

心頭火氣更大,她憋著一口氣,沖口而出道:“哼!老娘要怎么樣,就怎么樣!你管得著嗎?韋鈺過來!我們走!”

伸手拉了不知所措的小韋玨,抬腳就走!

該死的混蛋!

韋清你有種,不分青紅皂白的亂吼人,姑奶奶再也不想看到你!

“婉溪!你這個女人……你給我站住!”

韋清騰身上前,一把扯住她。這心里,真是又氣又急。

這女人,怎么就這么倔!

他在救她好不好?

“婉溪,你必須向她道歉!”

“我不!”

婉溪抬眼,怒氣沖沖的瞪著他。

死男人,你為什么,就那么護著她?

你救我憐我逗我陪我,難不成全是假的?憑什么我就得被吊那潭水里一整夜,憑什么,她就那么的嬌貴,還得我賠禮去道歉?

心被像刀無情的刺,淚水兜兜的轉。

她不服,不服!

狠狠的推離他,她氣極奔走。

卻不料他悶哼一聲,手捂了%.口,‘蹬蹬’的后退幾步,慘白的臉上,隱隱的掛了冷汗。

猜你喜歡

  1. 穿越王妃
  2. 娛樂圈寵文
  3. 腹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