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今夜有喜:靈夫求放過

更新時間:2019-10-25 22:01:03

今夜有喜:靈夫求放過 已完結

今夜有喜:靈夫求放過

來源:微閱云 作者:黃色小紫人 分類:靈異 主角:陳楓,閻玥

《今夜有喜:靈夫求放過》是本不錯的靈異小說。故事講述了我將自己來的目的告訴了她,但被她很嚴肅的拒絕了,理由也很簡單,我沒有手續,且不是死者的親人。.........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條件?什么條件?”我有些緊張,剛抓到的希望我不想放走。

李先生沉思了一番到最后卻搖了搖頭,他只是說時機還不到,等時機到了,他自會告訴我。

我狐疑的看著李先生卻也不敢過多去問,對我而言現在能穩住李先生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那所謂的條件,車到山前必有路,以后再說吧。

此時的劉瀾還在糾結,站在車門處卻并沒有走。

李先生抬頭看了看天,嘴里嘟囔了幾句,便走向了劉瀾。

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便道:“你現在可以走了!”

劉瀾不明所以的看著李先生,隨即怒火中燒,指著李先生破口大罵:“你個老神棍一會不讓我走,一會又不讓我走,幾個意思?把老子當猴耍是吧?”

李先生兩手一擺的道:“剛剛不讓你走,是時間還沒到,現在到了,自然可以走了,不過……”

不等李先生說完,劉瀾便道:“狗屁,鬼才相信你的話,現在是法制社會,你還在這宣揚封建迷信,信不信我一個電話就把你送局里?”

對于劉瀾的威脅,李先生始終都很淡定,他無所謂的讓劉瀾盡管打就是,只要不怕死,隨便,反正他頂多被教育教育,而劉瀾是丟了命,孰輕孰重自己掂量!

說完這句話,李先生便走到一邊兒不在搭理劉瀾。

望著又氣又怕的劉瀾,我知道他被鬼纏上是因為我,雖然他剛剛的態度很惡劣,甚至要強行拉我上車,但不至于丟了命,我不能見死不救。

我走向了劉瀾,平復了心情,才對他道:“李先生是為你好,你最好是聽他的不然出了問題別怪我沒有提醒你。”

劉瀾扭頭看了一眼李先生,大罵一句晦氣,便上了車,以最快的速度跑出了學校。

目送著劉瀾離開,我才走向李先生,小聲問他:“他就這樣走了不會有事吧?”

李先生搖了搖頭表示不會,剛剛在跟劉瀾接觸時他往劉瀾身上放了張符,能保護他一時半會,等他意識到事情不對的時候,自然會想辦法救自己的命了!

我長舒了口氣,那樣是最好的,苒欣就是因為我死的,我不能再讓第二個人因為我死。

“接下來要做什么?”我繼續問李先生。

李先生很嚴肅的看著我道:“你還想繼續隱瞞?”

我愣了愣,這才明白他話里的意思,趕緊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又敘述了一遍,包括苒欣被害以及我被鬼強#*一事。

等我說完,李先生的眉頭已經皺的深深的了,他讓我天亮去殯儀館一趟,拍張苒欣尸體的照片給他,他要查查這個鬼究竟是何許人也。

我點了點頭,但很快又疑惑的問李先生為何不跟我一塊去,拍的照片在清楚,也不如親眼所見好,至少不會忽略什么。

誰知我剛說完,李先生便直直的瞪了我一眼,沒好氣的道:“你以為我就你一件事要做?”

我一怔,尷尬的撓了撓頭,說的也是,李先生開著店,每天找他捉鬼的人肯定不少,人家沒理由只為我一個人服務!

李先生交代了幾句拍照要注意的地方便離開了,此時天已經蒙蒙亮了,我也趁著這個時間回到了宿舍。

早上八點,我請了假便急匆匆的趕往了殯儀館。

苒欣的尸體就放在了這兒,目前警方還沒有查出來任何線索,法醫提出的解剖,苒欣的家人也沒法接受。

帶著凝重的心來到殯儀館,一番詢問下才找到負責苒欣尸體的殯儀館工作人員。

是個女人,看年紀四十歲上下,身寬體胖的,臉色比較中性,乍一看有點像男人!

我將自己來的目的告訴了她,但被她很嚴肅的拒絕了,理由也很簡單,我沒有手續,且不是死者的親人。

我告訴她我是苒欣的閨蜜,好朋友,我們是一個學校,住在一個寢室的,我可以找人證明。

但這個人卻很死心眼,除了死者親人,任何閑雜人等都不能看,除非我得到了死者家人的同意,且出示證明信到派出所才行。

我徹底為了難,這苒欣的死已經對她的家人造成了很大的打擊,我此時去讓他們寫證明信豈不是沒人性?

在說苒欣的死我有責任,我是愧對于她的父母的,我沒臉去見他們。

“呦,又見面了!還真是巧啊!”

正在我一時間想對策的時候,身邊突然出現了一個人。

扭過頭看過去,我頓時就火冒三丈,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我賣卵的那個聯系人王海。

我被鬼纏身便是從賣卵之后發生的,要說這事跟他沒關系,沒人會信。

我忍不住內心的沖動,一把抓住了王海的領子,想一拳打上去,但最終還是忍住了。

“王海,你個王八蛋,你還敢出來,你害慘我了!”

我的憤怒,王海卻沒有絲毫波動,他一臉笑意很無辜的表示,這話從何說起?

這賣卵是你情我愿的事,又不是他逼我賣的,之前賣的時候不說,現在拿了錢出了事了就找他來了,沒道理啊!

我又羞又臊,卻找不到反駁他的理由,他說的沒錯,這的確是你情我愿的事。

可即便如此我也不能讓這樣的毒瘤留在社會。

“走,跟我去警察局!”我拉著王海便準備出去。

王海仍舊是那副笑臉盈盈的樣子,即便被我威脅了,他也沒有一絲緊張。

不僅如此,他還在提醒我,他進警察局是沒啥,大不了關個幾天就出來了。

倒是我,能熬的過今晚嗎?

他的話句句在我的軟肋上,確實,李先生讓我來殯儀館拍照,要是拍不到,以他的脾氣說不準就不管了,到那時我可就危險了。

而王海卻不一樣,由于是你情我愿的事,他頂多被拘留個十天半個月,過了就出來了,到那時可能我已經是具尸體了。

正在我糾結的時候,王海神神秘秘的又道:“你不是想進去嗎?我可以讓你進去!”

“你少耍花招!”我并不相信,剛剛那工作人員的話我還記得很清楚,除了親人其他人是一概不允許進的。

就憑他,能說服那大嬸嗎?

回想起上次在警察局被扣,便是他以律師的身份幫我解圍的,雖然搞不懂這個人究竟是什么目的,但應該是有點實力的。

“你要是敢騙我,哪怕是沒命也要把你送進警察局!”

放了狠話,我便抓著王海的領子找到了那位工作人員。

不等我說話,王海便跟那工作人員聊了起來,還沒幾句他突然從懷里掏出了一把小錘,趁人不備,一錘打在了后腦勺。

那工作人員還沒搞明白狀況就倒在了地上,沒了動靜。

我整個就懵了,不可思議的看著王海,老半天沒反應過來。

“你……你殺人了!你竟然殺人了!”

王海已經將小錘給放回了懷里,他搖了搖頭告訴我并沒死,只是暈了。

我不相信,蹲下去試探了一下鼻息,令我長舒了口大氣的是,還有呼吸。

雖然人是沒事,但我也是非常憤怒,這個家伙做事都不考慮后果,萬一要是砸出人命怎么辦?幸虧這附近并沒什么人,不然就麻煩了!

“你……”我站起來想好好訓斥王海一頓,可王海卻不見了。

“走了?”

放眼四周,連個鬼影子都沒有,最后只得放棄,我有種感覺我們還會見面的,到那個時候我絕對會不客氣。

“對不住了!”從工作人員口袋里掏出了一串鑰匙,我便趕緊往太平間去了。

太平間是在地下二層,隨著電梯的下降,我得心都繃到了嗓子眼。

我想都沒有想過自己會來這種地方,一個全是死人的地下。

“菩薩保佑!”我默默祈禱。

隨著電梯門打開,我長吸了口氣,快速跑了出去,想盡快拍完,然后離開,這地方我是多一秒也不想呆。

按照鑰匙上的指示,廢了好大的勁找到了苒欣的尸體存放屜,我以最快的速度打開拉了出來。

等我帶著一種忐忑和恐懼的心情去看向里面時,頓時就愣住了,里面是空的,什么都沒有!

“怎么回事?”

恐懼已經被拋離到了腦后,我開始尋找,將整個存放屜全部拉出來,空空如也!

尸體呢?我捫心自問,難道是我找錯了?

在對了一遍鑰匙和存放屜上的名字時,我打消了顧慮,沒錯,這個就是苒欣的,可尸體呢?

難道……

我不敢在想了,第一反應就是快走,等我一口氣跑出太平間來到地上時,電梯門一開,黑黝黝的槍孔便朝我戳了過來。

“別動!”

電梯外已經站滿了警察。

領頭的那個我認識,就是上次苒欣出事時那個帶我去警察局訓話的人。

他將我從電梯里給拉了出來,表情復雜的看了我一眼,卻并沒說什么,只是吩咐其他警察把我帶走。

這是第二次帶上了警車,我得大腦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該干什么,該說什么。

就這么渾渾噩噩的再次被帶進了警察局審訊室里,那名領頭的警察開始與我交談。

“這才幾天,咱們就又見面了,你這個姑娘真是越來越優秀了!”他話里有話,明顯是在諷刺我!

猜你喜歡

  1. 驚悚恐怖
  2. 恐怖靈異
  3. 靈異言情
  4. 玄幻仙俠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