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異能> 黑影重臨

更新時間:2019-10-19 18:31:57

黑影重臨 已完結

黑影重臨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不知箸 分類:異能 主角:尹哲,陶樂

作者不知箸最新佳作《黑影重臨》堪稱異能中的精品。書中不知箸運用自己精湛的文筆成功的塑造了尹哲陶樂的個性,引人注意。使得黑影重臨內容更為精彩!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那一天晚上,黑色的身影不斷地在不同的地點穿梭著。當他來到須發皆白的老人面前時,東方的天空已近破曉。 “這樣的情況呀,我倒也有所耳聞。一個生命體中若是兩股真氣相安無事,一股始終處于上風壓制著另一股的話倒也好說,現在卻是兩股不同的真氣都在體內游走著,這樣的狀態不宜持續過久。”老人緩緩道,視線定定地望著破曉的天空。 “那要如何解決?”尹哲開口,眉頭微蹙,攥起的雙手指節泛白,雙手卻是禁不住冷風泛著紅色。 “以往類似的狀況,解決辦法只有一個,體內真氣之間的交鋒,直至一方壓制甚至吞噬另一方為止,當然,這樣的過程如剛才提到的,同樣是有時間限制的。” “只是,其中一股真氣有一半是沉睡的。這樣的話?” “那結果大抵是一目了然罷。”老人說出的話,恰好說中了尹哲在擔心的…… “只是,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情況,一個生命體內存在著兩種截然不同的真氣?”涂盼永久的生命分明是尹哲所為,至于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狀況他自然十分不解。 “這個,我也不曾聽說。”老人邊說著邊搖頭。 “打擾了。”尹哲鞠躬,隨即轉身離開。 “不要擔心,興許會出現好的結果,與你原本的預期不謀而合。”聽著身后傳來的松翁聲音,尹哲的腳步頓了頓,沒有回頭,只是擺了擺手示意。 尹哲回到家時,四只還是在房間里睡得昏天黑地,對于發生的事情毫不知情。只是,尹哲不打算將這令人擔憂的事情告訴他們,若是說了,早晚都會傳到那人耳朵里吧。那樣的狀況,他真的無法想像。這樣想著,他去浴室沖了個熱水澡,以盡快消散身體的寒氣。 至于先前尹哲搜集到的信息,早已由影真的影子軍給她捎了回去。 沖完澡,裹著浴袍,尹哲便回了自己的房間,在四只起chuang前便陷入了睡眠。 “默默今天還是要交給姐姐照看了,實在是太感謝了!”白薔薇邊說著邊將默默遞到了陶樂懷里。 “時間不早了,快去學校吧,省得又被罰。”陶樂笑著說到,同時輕輕地撥弄默默的小腦袋。 “哎?好漂亮的戒指。”薔薇卻像發現新大陸一般驚奇地盯著陶樂無名指處的戒指。 “姐姐結婚了?”緊接著想到什么一般開口問。 陶樂笑著搖頭。 “哦?那一定是男朋友送的?”繼續八卦。 “是。快去學校吧,不要遲到!”陶樂邊笑著回答邊把薔薇送出了門口。 “真好,回來后我們分享一下自己的故事吧?就這樣說好啦?!”薔薇雀躍的聲音隔了幾米的距離還是傳了過來。陶樂探出身子沖她招招手,示意她快去學校。 到了路口,往左走是學校的方向,薔薇向右邊凝神望了很久,“那個人不住在這了啊……”這樣小聲地自言自語后,用力地甩甩腦袋后大步地朝左邊走了去。 “尹哲呢?出門了?”環視客廳一周,以往這個時間會在落地窗旁邊喝咖啡的悠閑身影并不在,函景映開口問。 “哥好像還在休息。要一起吃早飯嗎?”石允回答,沖函景映指了指桌上的早點。 “不了,已經吃過了,我還是去他房間看一下吧。”函景映邊說著邊往樓梯的方向走去。 “你怎么會來?”正在往樓下走的梁野收掉了打了一般的呵欠,臉上不掩驚見洪水猛獸一般的表情。 函景映瞥了他一眼,自顧自地往樓上走去。 “梁野,快來吃早餐啦。”餐桌前的貝藍開口,沖著怒氣騰騰的火狐貍晃了晃杯中的熱牛奶,此方法自然有效,梁野見狀將不悅頓時拋到了腦后,沖著餐桌上的熱牛奶撲了過去。 “這個時間在休息的你著實反常呢。”進了尹哲的房間,函景映邊細細打量房間里百年難得一變的物品邊開口,話音剛落下,視線便被桌上的珊瑚蛇吸引了去。 尹哲翻了翻身,沒有理會。 “昨天收到了人類歌手的告白,你說我要不要試試看呢?”這樣說著的函景映,手指緩緩劃過一顆顆珊瑚珠,最終手指停在了盤著的蛇那茶色的眼睛上。她確定尹哲聽得到自己在說什么,只是他始終不置一詞。 “他約定的時間到了。那你接著休息吧。再見。”瞥了一眼chuang上的人,函景映推開房門走了出去。 函景映很清楚,若不是因為尹哲始終不咸不淡的態度,對方的邀約她定是不會去的。只是,類似的試探每多做一次,自己的心就會因此而冷上一分。所以,此刻,當她到達約定的地點,面對邀約的男歌手,她的臉是在笑著,可是,墨鏡下的雙眼卻是毫無熱度,與局外人沒有絲毫區別,沒有興趣,更談不上關心。 “函小姐,我知道這樣說唐突了一些,但是,從我見到你的那一刻,我就動心了。所以,可不可以跟我交往?”這樣說著的時候,男歌手很是真摯地望著函景映,期待著她的答復,如同答案并不會讓他失望一般。 “昨天就已經收到信息了,我的如約而至難道不算答案嗎?”函景映這樣說著,笑得愈發嫣然。對面的人一字一句地聽著,原本寫滿期待的眼睛變得愈發明亮。 “這是真的嗎?實在是……太開心了。”對方歡欣鼓舞的表情在函景映看來很是刺眼,如果告白、告白成功是這么簡單的事,自己會有怎樣的心情呢? “那個是什么?”函景映說著指了指對方大衣口袋里露出來的信封的一角。 “哦,這個呀,回了先前在住的房子一趟,在郵箱里發現的,看樣子是很久之前的了,應該是歌迷放進去的吧。”對方這樣說著,很是隨意地將信遞了過來。 函景映接過來,見到信封上只有“鄭柏皓收”這四個字,鄭柏皓是對方的名字,是函景映昨天才知道的名字,演藝圈里究竟有哪些人她并不關心,只是在收到對方的信息之后才簡單瀏覽了下對方的相關信息,大概了解一下便完事。 “信的內容還是留給你自己看吧。”函景映笑著將信放回桌子上,推到了對方那邊。 “不看也沒什么吧,無非就是那些沒營養的內容,毫無新鮮感可言。”鄭柏皓笑著搖頭。 “新鮮感?尊重歌迷的心意,這個理由難道還不夠充分嗎?”雖然是這樣笑著說,函景映心里的話卻是“你的這張臉對我來說更是毫無新意”。 “教訓的是,怎么樣?去哪里兜下風吧?”鄭柏皓笑著將信重新裝到了口袋里。 函景映點頭,起身,嘴上在說,“不怕被傳緋聞嗎?娛樂新聞頭條之類的。” “那也是甘之如飴……”鄭柏皓笑著跟上函景映,接著說,“不過,最近寫歌寫得頭都大了,這樣出來找找靈感也不錯嘛。”說罷異常自然地牽起了函景映的手。 函景映低頭看了一眼,皺眉,終究還是沒有甩開對方的手,畢竟,要做成什么,總是要付出代價的呀。所以,之后的幾天,當她看到娛樂新聞、雜志上狗仔隊偷拍的自己與鄭柏皓牽手、接吻的圖片時,她的嘴角牽出了一絲笑,新聞鋪天蓋地,總有一天會被該知道的人知道的吧。她這樣想。 自打上一次白薔薇將默默寄放在陶樂這,已經連續幾天沒再出現了,至于興高采烈地與陶樂作的約定,似乎也已經被她拋在了腦后。 自從聽說了診所里面寄放了默默的事,貝藍一直對于去陶樂那里表示極為忐忑。終于,這一日他下定決心要來拜訪下許久都沒見的陶樂,所以,他拉上了同自己一樣沒有任務在身的石允,防備著在不測的情況下可以當作自己的馬肉防護墻…… 當他們兩個到達時,陶樂正樂滋滋地逗著白色的一團…… “過來……”陶樂一邊沖默默做著招呼的手勢一邊這樣說,于是默默自然會歡快地朝她奔去。 “停下,回去!”卻在只有幾步之遙的時候,陶樂又變換了指令。 兩只就那樣站在玻璃門外目睹了陶樂重復以上行為四次,頗不解。其實她想試圖玩不只四次的吧,只是,第五次的時候,默默只是用黑眼珠瞅了她一眼就在原地順勢趴下了……目睹全過程的兩只除了覺得不解,更覺得瞠目結舌,沒想到啊沒想到,陶樂竟然有捉弄弱小的癖好…… “嘿!陶樂,我們來啦。”石允依舊是那副熱情洋溢的笑臉。 “你身后是……”陶樂抬頭望向石允,卻發現分明有人緊緊地貼在他后面。 “哦,是二哥啦!” 石允的話剛出口,陶樂就已了然,“默默性格很好的,而且,因為嗓子的關系不會亂叫……” “可上次柯享來的時候怎么會被咬住不放……”陶樂說的話對于貝藍來說毫無說服力。那天晚上提到被咬一事時梁野狂放的笑和柯享試圖用平靜掩蓋憤怒值的一張臉已經說明了一切…… “……”陶樂頓時無言以對。 不過,事情的發展總是會出乎意料,因為下一秒一團白色就沖向兩只,且繞到石允身后,沖著貝藍猛搖尾巴。 不消一會兒,跟默默熟悉之后的貝藍早已放下了來之前和來時的戒備,“哎?真的很乖呢。”“毛色雪白,真的很好看。”“不能說話會不會太可惜了啊?”一反往常,不斷脫口而出的話顯得嘮叨……陶樂見狀忍不住笑,石允撓撓腦袋,表示非常不清楚現在大的狀況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中午吃披薩?”陶樂用詢問的目光看向貝藍和石允。 石允點頭,貝藍似是反應了很久,才開口道,“披薩店是不能帶默默去的吧?” “姐姐!”陶樂剛想開口就被門口傳來的聲音搶白,回頭一看卻是消失了幾天的白薔薇。“姐姐,對不起,這幾天有事所以放學之后沒能來接默默……”這樣說著,白薔薇的腦袋一點點沉了下去,很是抱歉的樣子,見她大衣里面穿著校服的樣子,陶樂知道她應該是乖乖去上課了。

猜你喜歡

  1. 靈異言情
  2. 都市異能
  3. 腹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