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冷宮皇后翻身記

更新時間:2019-10-25 20:23:02

冷宮皇后翻身記 連載中

冷宮皇后翻身記

來源:微閱云 作者:安久久 分類:言情 主角:寧瑾,衛映彤

小說《冷宮皇后翻身記》講述的是寧瑾衛映彤的故事,“夫人,女兒身為皇后,出宮一次頗為不易,今日父親若是不同意,下次再提可就不知是什么時候了。”衛映彤心一橫,干脆擺出了自己皇后的身份。.........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此時天氣已經轉涼,可院落之中半點保暖的東西也不見,屋中陳設早已陳舊不堪,連窗欞都已經松動,此時呼呼的透著風。


  屋中沒有一個伺候的下人,只有一名婦人孤零零的坐著,望著衛映彤的目光滿是殷切,她的衣衫已經被洗得發白,比起府中下人穿著也好不了多少。


  那正是衛映彤的生母,沐氏夫人。


  屋中寒涼,衛映彤不禁打了個哆嗦,大步上前,握住母親的手,指尖冰涼的觸感令她的一顆心都緩緩沉了下去。


  “娘親,您怎么還住在這里?”衛映彤將沐夫人的手捂在自己的袖中,聲音微微顫抖,“大夫人不是答應只要*乖乖入宮,就不再難為你了么?”


  衛映彤雖然出身不高,但骨子里帶著冰清玉潔,她對宮中的榮華富貴沒有多大的興趣,反倒更希望自己能找到一個如意郎君出嫁。


  可衛珍珠需要借她的臉來維持自己的榮寵,當初大夫人威逼利誘她入宮的時候曾經答應,只要她乖乖聽話,她的生母就可以在府中得到優待,而不是終日欺凌。


  這個**人的條件最終打動了衛映彤。


  可是……如今看來,大夫人并沒有兌現承諾,娘親在府中的待遇反倒因為沒有衛映彤的回護,變得更加凄慘。


  衛映彤面色發白,不知是因為此處風冷還是心中怒意滔滔。


  沐夫人握著女兒的手,淚水不自覺的滾落下來,滴在衛映彤同樣冰冷的手指上,“彤兒,娘親想你了。”她含混的吐著字,聲音輕得令人心疼。


  衛映彤只覺得一顆心如墜冰窖,心中的疼痛與悲憤一擁而上,只覺呼吸都有些困難。


  “娘,女兒一定會幫你討個說法的。”衛映彤沉默了半晌后終于開口,一字一頓的說道。


  “彤兒,你在宮里過得好么?”沐夫人卻如同聽不到衛映彤的話一般,一句接一句的問著自己的話,抓著女兒的手,渾濁的眼睛上下打量。


  “我很好,娘你放心。”衛映彤口不應心。


  娘親已經過得很難了,她說不出一句自己也有難處的話來讓娘親更加憂心。


  “宮里好啊。”沐夫人緩緩點頭,聲音沙啞得仿佛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宮里吃飽穿暖,比這府里強得太多了。”


  衛映彤的眼淚險些直接落下來,她抿了抿薄唇,“娘,您餓不餓?想吃點什么,女兒這就叫人給你做。”


  不用猜都知道這個院落就沒端進過什么好飯菜,大夫人怕是恨不得用豬都要挑著吃的爛菜葉糊弄娘親的吃食。


  沐夫人不答,似是一時也想不出什么答案。


  衛映彤輕輕嘆了一口氣,轉頭吩咐令歌道,“去讓廚房做些湯面給娘親暖暖身子,面要煮得軟軟的,娘親腸胃不好。”


  令歌點了點頭,轉身退了出去。


  衛映彤這才坐在沐夫人身邊,握著她的手上下細細打量。


  短短幾日的功夫,她只覺得娘親更加消瘦了幾分,滄桑得比先前還不堪入目。


  “娘親,女兒不該入宮的。”衛映彤嘆了一口氣說道,“我本以為入了宮你就有好生活了,沒想到……”


  “映彤,娘親沒事。”沐夫人似是不想見女兒傷心,竭力揚起微笑,可惜蒼白的面色襯得她的笑容十分凄然,“你在宮里只要好好的,娘親就高興了。”


  兩人聊了一會兒,令歌端著兩碗熱湯面走進屋來,身后還跟著幾名唯唯諾諾的下人,抬著棉被火盆等一應保暖的物件。


  衛映彤滿意的點了點頭,令歌這個丫頭一向有眼力,很多該做的事情就算自己不吩咐,她也會主動做好。


  沐夫人口中說著自己不餓,可看到熱湯面時抑制不住的目光雪亮,即便竭力遏制,令歌和衛映彤也看得出她的狼吞虎咽。


  衛映彤低下頭,眼淚滴在熱氣騰騰的面湯里,消失無蹤。


  她簡單的吃了幾口,站起身來,“令歌,前廳聊的如何了?”


  令歌多少猜到了主子此問的用意,開口答道,“皇上和那宮的娘娘都在,您這個時候去,時機正好。”


  衛映彤點了點頭,輕輕摸了摸沐夫人的肩膀,“娘,您多吃一點,女兒很快就回來。”


  說罷,她舉步向門外走去。


  令歌正要跟上,衛映彤比了個手勢讓她留下,淡聲說道,“盯著他們。”


  “是。”前廳。


  衛相正攜夫人與帝后二人相談甚歡,衛映彤毫不客氣的走進門來,徑直坐了下來。


  “映彤,你……”場中幾人都吃了一驚,衛夫人眉心一緊,正要呵斥,卻又礙于面子不好把話說的太重,及時改口道,“你來了。”


  衛映彤不置可否,單刀直 入道,“今日女兒來,是有事相求。”

 

  寧瑾一早就擔心帶她出門會丟人現眼,沒想到她在自己家中也如此不守規矩,面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衛相四下看了看,壓著心中的不悅道,“映彤,你有什么話就說吧,求什么。”


  “女兒的生母入府多年,卻無名無分。”衛映彤絲毫沒有避諱,“今日當著皇上的面,女兒請父親給生母沐氏一個名分。”


  “你……”衛夫人的面色一白,咬了咬牙,勉力揚著唇角維持笑容,“你這孩子,怎么忽然說起這個。”


  衛映彤目光輕垂,聲音沉穩,“夫人,當初您答應過女兒的,如今都不做數了么?”


  衛夫人的笑容頓時垮了下來,惡狠狠的說道,“今日皇上也在,還是不提家事了。”


  衛珍珠如坐針氈的瞥著身旁寧瑾的神色,心中暗罵衛映彤不識時務。


  “夫人,女兒身為皇后,出宮一次頗為不易,今日父親若是不同意,下次再提可就不知是什么時候了。”衛映彤心一橫,干脆擺出了自己皇后的身份。


  屋中坐著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什么都不放在眼里,偏偏就是丟不起臉面。

猜你喜歡

  1. 現代短篇
  2. 靈異言情
  3. 古代短篇言情
  4. 熱血爽文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