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末日機甲風暴

更新時間:2019-10-25 16:23:01

末日機甲風暴 已完結

末日機甲風暴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歡顏微涼 分類:玄幻 主角:歐陽純白,歐陽雪

小說主人公是歐陽雪的小說叫做《末日機甲風暴》,是作者歡顏微涼最新寫的一本玄幻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可是我聽說,你被困的時候,似乎有個女生在外面叫過你的名字,而且你還答應了。”獵人似乎抓住了狐貍的尾巴。........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Chapter14夕顏與靈語者與木偶人中篇

“我知道了。那就先這樣。”坐在辦公桌前的男人綠著一張臉看著終端顯示器上的畫面消失。這已經是他這個月第三次被上頭訓話了。一想到這里他就想把他面前這張自帶通訊終端的辦公桌給扔出去。

“龍城2中那邊出了點情況,叫小王和我一起去一下。你去叫一下小王。”男人按下顯示屏上的呼叫。不一會兒,一個年輕的小伙子便敲門而入。

“李科,你找我?”小伙子一米八七的身材,看上去格外有干勁,和坐在辦公桌后面的李科比起來,真是分外鮮明的兩個年齡層次的人。當然,李科今天也才三十出頭罷了。

李科,大名李劍,因為保衛局三科的科長,所以別人都叫他李科。

他將煙和打火機放進上衣的口袋,對小王招了招手出了三科的大門。

保衛局三科——特別情況調查機動科,又叫特調科,應該說是保衛局里很重要的科室,既然叫特別調查課,就是針對比如龍城2中剛剛那種特別的突發事件。”

“李科,什么情況?”小王開著車,瞥了一眼李劍那張極為難看的臉。

“龍城二中校園內出現莫名的龍卷風。”李劍陰沉著臉。

“真的假的?學校怎么會出現那玩意。”小王顯得有些驚訝。

“鬼知道。”李劍點了一只煙,“這個月第三次了吧。格老子的。”

“以前根本沒有這些事吧,好像就從這個月的一開始,出了那件事……”

“是啊。”李劍看著自己吐出的煙卷,“到現在還沒查清楚。那場大火。”

“李科,我們這個科,似乎平時都沒什么工作啊,每到這個時候才有工作啊,但是我完全摸不到頭緒,怎么辦。”

“跟著我后面,自然就會知道。”李劍狠狠的抽了一口煙,嘿嘿嘿的笑了兩聲“會看到你從沒看到過的情況。”

“李,李科你別嚇我啊。”小王也嘿嘿的傻笑了兩聲,他像是突然想起來什么事般的叫到,“李科,聽說這個科,是特別為你留下來的?”

“你聽誰說的?”李劍看了一眼開車的小伙子。

“嘿嘿,不,不記得了。”小王不好意思的抓抓頭,看李科似乎沒有那么嚴肅了,“李科,您說,到底會遇到什么樣的突發事件啊。”

“嘴還挺嚴,開你的車!”李劍的冷喝讓小王嚇的一抖,李劍將頭靠在車窗上。他看著車窗外飛快倒退的建筑物,小聲的說道,“但愿你永遠不要遇上——那種怪物。”

再次回到保衛局的李劍和小王,身邊還多了一個人——歐陽純白。李劍揮揮手,示意小王可以先撤了,小王雖然不明白為什么李劍不讓他旁聽,這可是一次大好的機會啊。但是服從上級的命令卻是首要的,他敬了一個禮轉身出門。

“等下,小王,你叫——王什么來著?”一個令人哭笑不得的問題。

“王小列,李科,我和你還是校友呢,T大警官學校畢業。”王小列笑了笑。

“說說看,你到底遇到了什么?”李科倒了一杯果汁放在歐陽純白的面前。他也沒想到會在一進學校就會遇到一個當事人,看著一臉疲態和身上衣服有些破爛的歐陽純白。李劍就直接和他亮明了身份。

“什么?”歐陽純白一臉茫然的看著李劍。他的直覺告訴自己,現在裝傻是最正確的選擇。

“你自己是事件的中心,你不知道么?”李劍拉了一張椅子坐下,“我記得有消息指出,你應該就是那個被神秘的龍卷風卷進去的人吧,居然毫發無傷?”

“我……”歐陽純白知道這樣是裝不過去的,“什么都沒看見,眼前一片模糊。”

“哦。是這樣啊。”李劍點起一根香煙,如果這樣近乎白癡的回答李劍也會信以為真的話,那么他的警察生涯就要到頭了。

兩人一時間都陷入了沉默,這場面真像是精心盤算的獵人和想著如何逃跑的狐貍。

“可是我聽說,你被困的時候,似乎有個女生在外面叫過你的名字,而且你還答應了。”獵人似乎抓住了狐貍的尾巴。

“那個……”

“我只想問那個女孩是誰?好像事后她也卷進去了吧。”

“那個——是,我的姐姐。歐陽雪。”這好像是第一次歐陽純白在外面承認歐陽雪是他的姐姐。

“姐姐?”李劍嘴角上揚,“我記得你的姐姐應該在龍城綜合醫院住院吧,原因是——未知。”

歐陽純白背上的冷汗直冒,他感覺眼前的這個中年男子和自己見過的警察并不一樣,第一,他看上去除了那股逼人的威嚴感,歐陽純白覺得他并不像個警察,有些雜亂的頭發,警服掛在衣架上展覽,身上穿的普通的休閑衫。但是往往電視里的這樣的警察是最厲害的吧。歐陽純白不禁這么想到。

“那個,其中有一些原因,是我自己家里的事,所以總之她就是我的姐姐,這點沒有錯。”歐陽純白堅持道。

“好吧好吧。”李劍從椅子上坐了起來,他探過身拍拍歐陽純白的肩膀,“反正一會你姐姐來了,就自然會知道發生了怎么一回事。”

“什么?”歐陽純白有些激動。

“稍安勿躁,”李劍壞壞的笑了一下,因為本來也就是找來問話的,所以就算什么也問不出來也無所謂,頂多被上次再訓一頓,但是李劍隱隱約約可以從眼前這個少年身上感覺出可以調查出什么東西,所以是時候的欲擒故縱也是有必要的。

李劍走出門去,又點了跟煙,他掏出便攜式終端,上面是一條剛來的信息——

“歐陽雪及女孩已找到,正在回來的途中,另:學校學生安好,無人受傷。”

短信來源:特別搜查組

另一輛車上,夕顏,歐陽雪,還有兩名男子驅車返回保衛局。

歐陽雪如坐針氈的坐在車的后排,她現在就想找個辦法把眼前的危機解決,她并不想讓人知道她的秘密,夕顏卻是一臉面無表情的望向窗外。

歐陽雪突然想到了一個好點子。她伸手去去拿口袋里的終端發了個信息。

“請幫手么?”坐在副駕駛的男人打趣的說道。

“不行么?”歐陽雪反問了一句,“難道你還想限制我的言論自由?”

“開玩笑。”男子訕訕的笑兩聲,“只是問問話而已,不需要太緊張。”

“嗯,好的。”歐陽雪笑了笑,“還好,還好。”

歐陽雪一邊笑笑一邊將信息發了出去,副駕駛座上的人盯著反光鏡看了幾眼嘆了一口氣。

特別搜查科的辦公室內

“想問什么?”歐陽雪倒是先開了口。

“額……”被歐陽雪搶了主動權,兩名想問話的“主角”卻不知道如何開口了,“龍城2中到底發生了什么?”

“不知道!”歐陽雪回答的相當干脆,夕顏反而是一臉不關己相,似乎壓根就不打算回答問題。

“怎么可能。”問話的工作人員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你們學校發生那種奇怪的事,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當時坐在教室里。”歐陽雪回答的無懈可擊。

“可是我們接受到的消息是——你當時明明就有在中心現場吧。而且還呼喚過另一位男生。“長官模樣的人笑了笑,他認定抓住了歐陽雪的“小辮子”了。”

“這樣啊。”歐陽雪狡黠的笑了笑,“如果你的弟弟身處險境,我想您也會像我一樣激動的。”

歐陽雪表現出不符合自己年齡的冷靜,讓兩位問話人員很是為難。

“可是有消息顯示,有龍城二中的學生看到你從手中拿出武器,請您讓我們看一下或者您可以解釋一下這是為什么么?”

“沒有!”歐陽雪的態度很是強硬。“你們總是說有消息顯示,那就拿出證據,消息?這個時代還有什么是不能造假的?”

“你——”長官模樣的人給氣的一句話堵在嗓子眼,他深吸了一口氣,“確實,當時的周圍的攝像系統全部崩潰了。”

“那你還有什么要問的,盡管問吧。”歐陽雪想再拖延一點時間。

“那么,能請你去旁邊的會客廳么,我們想單獨問一下您旁邊這位女生。”長官模樣的人詢問道。

“真是不好意思,這個是我的朋友,她從小和我在一起,由于身患疾病,她的語言有些障礙,所以,請問我好了,還有你們是如何牽扯上她的呢?”

“額……”被歐陽雪連珠炮似的回答弄的毫無辦法,“據說有些看到最后龍卷風消失的時候她和另一個男生在一起。”

“據說?現在這個年頭了,你們還用據說這個詞?”歐陽雪毫不客氣的將放在面前的果汁一飲而盡,“而且我現在還真正的沒弄明白,發生了如此嚴重的事,你們卻用如此幼稚的辦法調查我們幾個學生?”

聽到幼稚兩個字,長官模樣的人氣的渾身發抖,這大概是他這么多年以來第一次被人說她的辦案手法幼稚吧。

他稍微的平復了下心態:“還有一個問題,您說您的名字叫歐陽雪,但是——我們調出的數據卻顯示,這件事中的歐陽雪應該還躺在龍城綜合醫院的病房里,也就是歐陽純白的姐姐,那么——你到底是誰?”

該來的問題還是來了,不過歐陽雪早已經有對付的辦法,她輕輕的撥了撥劉海,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我想知道你們的人口錄入系統和更新系統真的是號稱世界第一的么?明明在昨天就已經證明,我是真正的歐陽雪,而那個人名叫歐陽茉莉,說到底只不過是歐陽純白的養姐而已,難道你們的系統是如此的緩慢?”

“放屁!”長官模樣的人終于忍無可忍了。

“您可以再去確認一下。如果我說錯了,您就直接把我關上個一個星期或者是徹底調查我我也是毫無意見的。”

“這……”男人面露難色,他對另外一個做記錄的人說道,“去,再去確認一下。”

10分鐘后,那名警察綠著個臉走了進來。

“頭,她說的真沒錯,系統好像確實已經更新過了。”

“放屁,我五分鐘之前才調出的結果,五分鐘之后就翻天覆地了么?”長官確實有些坐不住了。他站起來走向自己的辦公桌想親自確認一番。可是就在這時,另一位不速之客又來了——

“打擾一下,請問,我們的夕顏小姐在這里么?”黑衣男子摘下墨鏡,刀削般的臉上露出一絲絲的殺伐之氣,應該是做保鏢之類職業的人,就算說是黑幫老大也不為過,“我找上官警官。”

“我就是。”長官模樣的人應道,“有什么事?”

“保衛局已經查清此事與我們夕顏大小姐毫無關系,所以我是來帶她走的,您一會就會接到指令了……”

“什么?”話音剛落,上官辦公桌上的終端便響了起來。

“夕顏小姐請……”黑衣男子站到一邊,等夕顏出了特別科的門才跟在后面走了出去。

“那我也走了啊。”歐陽雪趁機也想趕緊離開這個地方。

“你不能走——”

“讓她走吧。”李劍的聲音在特別科的門口響了起來。

“頭?”上官警官一愣。

“你弟弟還在我那里,你去接他吧,好像他挺累的。”李劍叼著根煙,對著歐陽雪說道,“沒啥,只是問了點情況,你弟弟基本不知道,大概是當時暈了過去吧。”

傻子也知道不可能,歐陽雪狐疑的看了李劍一眼,道了句謝,就問怎么去3科的路,邁出了特別調查科的大門。

“頭?”上官警官還在生氣,雖然他比李劍小了幾歲,但是也是三十出頭的人了。被乳臭未干的小家伙說的鼻子是鼻子臉是臉的,感覺十分的不爽。

“該調查清楚的一定會調查清楚的,只不過不是現在。”李劍拍了拍上官的肩膀,“還記得我當時和你說過的話么。”

“永遠不要和那些存在牽扯不清。”上官喃喃自語。

走出保衛局的大門,夕顏并沒有選擇回家,而是再次坐上了返回龍城二中的車。

“有一句話他們要*帶給大小姐。”刀削臉恭恭敬敬的說道。

“說。”夕顏保持一貫的樣子。

“不要在做出如此過激的舉動,現在這個世界的處境很不妙,你的任務只有監視,不到萬不得以,不能行動,尤其是歐陽家的兩位。”刀削臉說道,“還有一句:緊要關頭,先斬后奏。”

“奴家懂了。”夕顏點了點頭,“停車——”

在去往龍城二中的路上,黑色的勞斯萊斯幻影停了下來。

“我們先走了。”刀削臉和夕顏告別,得到的是夕顏無言的回答。

“出來吧。【窮奇】。”夕顏站在旁邊的小巷入口,這是歐陽兩次進入的地方,這次換做夕顏站在這里。

一個淡淡的身影在空氣中慢慢的顯化出來:“【靈語者】的鼻子好靈啊,和小狗一樣。”

“特意等奴家的么?”

“奴家?”被稱作【窮奇】的少年笑了笑,“你以為你是誰?不過,你居然肯現身救一個笨**,你已經忘記你的【任務】了?”

“奴家有奴家自己的判斷。”夕顏將手中的書微微舉起,似乎做好了戰斗的準備。

“我不想和手下敗將交手。”【窮奇】哼哼的笑了兩聲,“我想來只是想告訴你,我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拿到他的心。”

“為什么,汝如此執著。”夕顏問道。

少年突然像是變魔法般從空氣中抽出一把長劍,劍是由骨架拼接而成,看上去要比一般的劍寬了好幾倍,呈圓筒裝。

“這是……”夕顏向后退了一步,“【梼杌之劍】?”

“我要用他的心去救這個無可救藥的世界,”【窮奇】將頭抬起看了看已經漸漸黑下去的天色,“他是【燭陰】。”

猜你喜歡

  1. 玄幻仙俠
  2. 熱血爽文
  3. 娛樂圈寵文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