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異能> 殺手姐姐愛上我

更新時間:2019-10-25 12:27:29

殺手姐姐愛上我 已完結

殺手姐姐愛上我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性感大男孩 分類:異能 主角:王宏,小冰

熱門小說《殺手姐姐愛上我》主角王宏,小冰,是性感大男孩最新完結的異能小說,王宏,小冰小說講述了作為22歲普通工薪階級的我,唯一的愛好就是來酒吧放松下。喝點小酒,頂著還算能看的臉泡泡妞……生活樂無邊。晚上十二點,我照例從酒吧出來。今天遇到個好看的妹子,一不小心喝的有點多,只覺得眼前的路,有些……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我現在終于知道這個女人什么地方讓我感到熟悉了,是她身上冰冷的氣質,這簡直和小冰一模一樣,渾身散發著生人勿進的氣息。 褚修城怎么說都是從戰場上下來的,沒來的及回頭,看我臉色就知道發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直接就想要往前邁幾步躲開,可是終究事不如愿。 畢竟已經將近九十歲高齡,就算是精神上反應過來了,可是身體素質早就大不如前,怎么可能比得上二三十歲那時候呢? 女人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時候多出了一把銀光閃爍的匕首,太陽還沒下山,在陽光的映射下,反而更加的寒氣逼人,這一下眼看著就要正中褚修城后背,他這個年齡要是真的中了的話,恐怕絕對不會有命在了。 容不得我多想了,一個箭步過去之后,把手臂對準匕首的方向,直接攬住了褚修城的后背,卻是打算給他擋住這一下。 也就是下一秒,一股鉆心的疼痛從我小臂的地方傳過來,那種感覺就像是有什么東西在硬生生的使勁往里鉆一樣,一時間我冷汗直冒。 不過還好,這樣的疼痛更加讓我理智清晰,知道現在不是慌亂的時候,我手臂用力,我和褚修城就一起倒在了地上,隨后我一個翻身想要把她押在下面。 這一個倒地直接讓匕首抽了出去,這一下我感覺自己的肉好像被硬生生的撕下去一塊,那把刀上面絕對有倒鉤! 通過余光,我看到那個女人重新攻了過來,沒有管我,明顯目標還是褚修城,連鎖反應似的,我就想直接翻身把褚修城押在自己的身下,真的沒想那么多,就覺得我這樣的體格就算是再中一刀也不會死。 換做褚修城褚老爺子可不一樣了。 褚修城明顯也意識到了我想做什么,他的角度也能正好夠看到女人的動作,大喊一聲:“小宏!別!” 大喊的同時我也明顯的感覺到褚修城在用力,想要反方向把我翻過去,只不過這時候我身處絕境,用的是全身的力氣,就算是褚修城再怎么想用力,都是一個老頭了,可能比我還要力氣大嗎? “噗嗤!”刀入**的聲音再度傳來,又是一陣劇痛,雖然已經做好了心里準備,可是這樣的痛感還是讓人難以接受。 “我靠!”我怒吼一聲,當然并沒有什么作用,正當我等待那個女人拔出匕首,我再迎來另一種劇痛的時候,卻聽到撲通一聲,有什么東西倒了。 艱難的回頭,發現那個女人的眉心上已經綻放了一朵鮮紅色的玫瑰。 女人死了! 我看著自己壓在身子地下的褚修城打了一個嗝,只不過吐出來的卻是滿嘴的鮮血,正好全部吐在了褚修城的臉上。 一股很強的眩暈感從我身體的深處傳來,讓我真的很想要睡著過去,而我也確信自己不可能再堅持了。 張張嘴想說什么,但是沒出聲,意識就已經不見了。 “小宏!小宏!小宏你別睡啊!小宏!!你們他媽的人呢!都死了?不找你們的時候成天給我在身邊轉悠,現在找你們了全特么不見了!”褚修城把我的身體平放在地上之后站了起來,轉著圈的說,不知道在對誰發脾氣。 “小宏要是出什么事,老子把你們他媽的一個個全槍斃了!”褚修城明顯是動了肝火,說完這句話之后就止不住的咳嗽,臉色紅的不行。 這時的褚修城不再是那個可以和我互相對罵拌嘴的小老頭了,仿佛變成了一個坐擁大城的將軍,渾身霸氣側漏。讓人望而生畏。 隱約之中,我好像聽到了警笛聲和救護車的聲音,在這之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此時在一處商廈的頂層,一個身穿黑色風衣的男人正拿著望遠鏡看著一個方向,片刻之后,他收起望遠鏡,一只手踹進口袋,壓了壓自己頭上的帽子,留下一句“八嘎”之后,就下樓了。 “快快快,周圍警備!”一輛黑色的特警車在事發沒有五分鐘的時間就來到了這里,隨之而來的竟然還有軍綠色的鐵皮,后面乘坐的竟然是全副武裝的大兵,各個手持真槍實彈。 從副駕駛上面跳下來一個中年人,臉上不茍言笑,一身軍裝那么整齊,黑色的軍靴在地上踩得咯咯響,氣勢非凡。 他雖然努力克制了,但是還是看得出心中的急切,已經小跑起來了。 已經有幾個醫務人員在給我療傷了,褚修城身體并無大礙,因為情緒太過于激動導致氣血不順,已經有人檢查過了。 褚修城轉過頭看到這個軍裝男人之后渾身氣得哆嗦,指著剛剛被抬上救護車的我:“這就是你的杰作?嗯?在我家里讓我這個干孫子出現這樣的事情?這就是你給我的安保?你知不知道要是沒有我干孫子,死的就是你老子!!!” 褚修城已經把手指頭指在了這個軍裝男人的鼻梁上,軍裝男人身后那些兵各個都到處轉頭,裝作看不見一樣。 “爸,對不起!”軍裝男人挨了半天罵之后,沉悶的憋出了這幾個字。 褚修城咳嗽兩聲之后瞪大了眼:“對不起?對不起就完了?我今天話給你撂在這,我干孫子出什么問題,我就沒你這個兒子!” 說完之后,褚修城一甩手上了一輛警車,然后這輛警車就跟在了之前離開的那輛救護車前面。 軍裝男人是褚修城的兒子,褚紅申,看她肩膀上那個肩章,竟然是少將級別,此時他一臉陰沉,站到了一個戴著眼鏡的人身邊,后者手中正操縱著一臺小電腦。 “查清楚了沒有。”褚紅申沉聲說道,聲音寬厚有力,而且充滿怒氣,給人的感覺像是一座馬上就要爆發的火山。 “還在查,不過,已經差不多確認了對象了。”那人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鏡,說道。 “哪?”少將一個字,卻顯露無盡霸氣,充滿了上位者的風范,聽了之后讓人心神一震。 “東瀛...” 少將的眼睛瞇了起來,其中透露著無盡的殺氣,周圍的溫度好像都下降了不少,讓附近的人都打了一個哆嗦。 “追到她,找到據點,我要連根拔起。”褚紅申說話的時候,手已經攥成了拳頭,上面青筋暴起,猙獰的攀附在上面。 周圍的動靜很大,導致不少人都從家里出來了,不過幸好是在富人區,他們都知道輕重,也不會去亂說,而且在這之后有關部門也會找他們談話。 “握草,怎么這么大陣勢?”流氓經過這里的時候發現了這里不但有警車,還有軍隊,一時間有些懵逼,就算是自己或者小冰,也完全不可能引來這么大的陣勢啊。 這到底是個什么情況? 他把車開到了停車場之后,就到了一個人堆了,拉住了一個人開始問。 “這...剛才這是怎么了?還有軍隊過來了?”流氓驚訝的問。 那人搖了搖頭,他出來的比較晚,只看到了一點,指了指不遠處地上的一片血跡:“不知道,就看到一個女的躺在這里,腦袋流血,應該是死了,現在已經被弄走了。” “女人怎么了?無緣無故不可能死吧?” 那人攤了攤手:“我也不知道,我聽那邊說是女人想殺老人,結果被年輕人擋下了,怎么死的我不清楚了。” 年輕人? 流氓心中聽了這個詞之后突然出現了一種不好的預感,緊接著他問:“老人什么樣?那個年輕人呢?穿什么衣服你看見沒有?” 那人又搖搖頭:“年輕人沒看清,我出來的時候他就已經被抬上救護車了,不過那個老人我倒是看清了,平時里愛穿中山裝,誒你不是住在這附近嗎?應該見過的。” 流氓心中撲騰一下,然后一句謝謝都來不及說,跟瘋了一樣開始往家里跑,連自己的車都不要了。 他現在知道自己心中那不想的預感是什么了,也差不多猜到了年輕人是誰,那個老人是褚修城他見過,我經常去他家下棋他知道。 只要*不在家,那么一切就跟他猜想的一模一樣。 闖到地下室的時候,小冰和玉兒正在說笑話,兩個人都是一臉驚愕的看著流氓。 “怎么了?這么著急?”小冰納悶的問道,因為是在地下室的原因,上面的動靜他并不清楚。 流氓四周看了一圈,并沒有發現自己要找的,沉聲開口:“王宏呢?” 小冰楞了一下:“剛才有個老頭說找他...” 小冰話沒說完,就已經被流氓打斷了:“jian人出事了!” 這下不用確定了,流氓相信自己沒有猜錯。 小冰站了起來,或者是懷疑跟自己有關,連忙問道:“怎么回事?” 流氓喘著粗氣,看著他:“來不及解釋了,他現在應該在去醫院的路上,你去不去?” 小冰看了看chuang上的玉兒,心中雖然有些掙扎,但是這里應該沒有什么危險,所以點頭:“去。” “玉兒,在家里乖乖的...”小冰彎身安撫玉兒,還沒說完,再次被打斷。 流氓過來把自己的后背對向玉兒:“先別留在家里了,一起去。”

猜你喜歡

  1. 穿越女強
  2. 都市異能
  3. 熱血爽文
  4. 腹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