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浴火貓妖

更新時間:2019-10-25 18:44:47

浴火貓妖 已完結

浴火貓妖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淺暮 分類:玄幻 主角:簡夜,落姬

浴火貓妖小說,主角簡夜落姬的玄幻小說浴火貓妖全文閱讀:熙炎皺眉,“并沒有,我現在幫你只是為了等你當上天君的那一天我能名正言順地逍遙自在。”... 展開

本書標簽: 玄幻仙俠

精彩章節試讀:

夜幕降臨,對于妖來說不管是白天還是黑夜都是一樣的,不分晝夜不分季節甚至不分時間,想做什么的時候就一定會做什么,這才是妖。妖聞不到味道也看不見顏色,沒有鮮紅的血和體溫,甚至連心跳都沒有,但這只是指一般的妖罷了。對落姬來說,她不是一般的妖,所以這些都感受的到,只是個人愿意不愿意的問題了。

就像現在,又又突然出現在她面前,她沒有任何防范一樣,舒一口氣,“討厭,嚇死我了,進來都沒有聲音的。”

又又擺著尾巴歪了歪頭,“我本來就在房里睡覺啊。”

“哦。”

“哦?小九怎么了?一臉的心事,是在想小十七?”

小十七?不管是誰又又都喜歡在名字前面加上個‘小’字,也總是喜歡看穿她的心思,不過在又又面前她沒有任何事好隱瞞,“你這么叫他,他會想殺了你的。”

“怎么會呢,小十七很好哦,還會給又又好吃的魚。”

“是是,是很好啊。”

“那小九嘆什么氣呢?小九不喜歡小十七么?”

“啊?”落姬驚地從被子里坐了起來,“不不,不要亂說!我為什么要去喜歡那種人啊!再說,應該說是很討厭他!”

又又不解地問,“為什么呢?又又我就很喜歡小十七呢,也很喜歡小九,還喜歡小五,小柳還有小炆,大家全部都喜歡,很喜歡哦!”

落姬伸手摸著她的頭,“又又說的喜歡是這個意思嗎?”

“嗯?還有什么意思嗎?喜歡就是喜歡啊,小九你臉好紅,病了嗎?”

她也不知道,捧著自己的臉,的確有些發燙了呢,“感覺好累,我睡了,不要叫我。”

心里想著某個人,不管是因為什么樣的感情都好,只要惦記著了,怎么可能還睡得著呢。

九霄云外的云端最上層,若是在過去一些就能到達佛之圣地了,想不到她憤怒地揮了揮扇子就將熙炎給扇到了佛門之處。

拍了拍身上的云屑,理理衣衫站起身來,抵著額頭輕聲自語道:“力量竟強到了這個地步嗎。”

腳下騰云一陣,回到天宮已經是過了很久了,還沒進到自己的永泉宮去,就看見紫玥宮門口站著一位身穿鵝蛋黃色長裙,面帶愁容的女子。女子中分的長發自然垂下,左右各種一根淺黃色的發帶綁住,下面結成發結,身后披肩的頭發分為兩股也都用發帶綁住,正腦后一只花簪簡單而大方。稀疏的眉毛下面一雙微微下垂的眼瞼配上微紅的唇,看起來便是態生兩靨之愁,嬌襲一身之玻,淚光點點,嬌羞微微。

側身讓熙炎從自己面前進去宮里,跟在他身后輕言細語地說:“夫君辛苦了,已經準備好了浴水,妾身為夫君更衣。”

“不必,”熙炎擋住女人的手,面無表情地說,“初晴,我說過很多遍了讓你以后都不要在宮殿門口等著我。”

初晴微愣,茫然地將雙手放置*前,眼中帶著點點淚光,手足無措地說:“可,可是,夫君很多天都沒有回來了,妾,妾身有些擔心。”

“用不著你擔心,只是去了趟妖界罷了。”

“妖,妖界?”初晴抬起頭來,“是簡夜上神要娶正妃的事嗎?啊,對,對不起,妾身多話了。”

“不要為了小事道歉,我說過多少次了。”

“對不起,啊,不,妾身明白了,以后會注意的。”

熙炎輕聲嘆氣,縱使娶了天君為自己安排的妻子在身邊,自己也從不把心思放在她身上,而她總是小心翼翼生怕惹得自己一絲一毫的不悅。剛開始的時候還因為那件事還對她冷言冷語甚至漠視也不足為奇,但現在也看淡了。這樣的女人也總比要掙個什么的女人好上許多。

“我先去簡夜那里一趟。”

初晴有些失望地低下頭,“是。”

“等我回來用膳。”

意想不到的話,對于她來說卻是如同晴空一樣,是感動的眼淚,不管是好的或是壞的,她總是會濕了眼睛,“是,夫君。”

璃鏡宮的角落,簡夜將最后一疊書文交給身邊的尚華手中,尚華滿心雀躍地收好,“那么請天君世子好好休息,小臣告退了。”

“嗯,明日我會很忙,就先不要送書文過來。”

“可是世子。。。。。。”

“就這么辦。”

“是,臣遵命。”

等尚華走后熙炎才從陰影處出來。簡夜倒兩杯酒,將其中一杯遞給他,他只是坐在一邊并沒有接過。簡夜輕笑著將右手中的酒放在身邊的桌子上,又將左手中的救一飲而盡,又倒一杯,還沒喝下之前就聽熙炎開口道:“這次應該會認真了嗎?”

“呵呵,”簡夜飲下酒,輕笑道,“小九是個好女孩,就算我對她沒有那種喜歡的想法,也會好好對她的。”

“至今為止你沒有好好對過誰?”

簡夜頓了頓,“沒有。”

“至今為止你有認真對過誰嗎?”

簡夜又頓了頓,“十七,你用得著這么明知故問嗎?”

“回答我的話。”

“沒有。”

“那這次?”

“怎么說呢,”簡夜仰頭看著滿天的星星,笑得比以往都來的更溫柔,“我只能說,不管怎么樣我都會比任何人都花心思在她身上,畢竟是正妃,不是嗎?”

熙炎一直都垂著頭,完全不知道他現在是個什么樣的表情“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不,也因為小九是很特別的。”

熙炎拿過簡夜方才倒好的酒喝下,“我倒不覺。”

“怎么?”簡夜突然很有興趣地問道,“這可不像你啊熙炎,從來都是什么都不在意的人怎么會對我這次娶正妃有想法?呵呵,不會是你覺得小九和她很像所以才特別上了心吧?”

熙炎皺眉,“并沒有,我現在幫你只是為了等你當上天君的那一天我能名正言順地逍遙自在。”

簡夜放下酒杯,臉上浮現一絲不悅,“你知道的,并不是我想也不是我愿意繼承天君之位,是某人擱下的爛攤子,某人是不是理所當然要為我分擔一些?”

“我正在做。”

“就連上君之位,你都不打算要了嗎?”

“無所謂。”

“你該明白你想逍遙法外,不是上君的神仙,會有很多族類想要毀掉。”

熙炎反笑,“偶爾來幾個族類陪我玩玩,也不錯。”

“你可真樂觀。”

“不樂觀的話,我早就死了。”

簡夜看向他,猶豫了一下還是問了出口,道:“十七,你至今是不是還在在意綿。。。。。。”

“是,”熙炎站起身,讓月光印出他的臉龐,“從未忘記過。”

“你想找到什么時候?”

熙炎轉身往門口走,他走得緩慢,一邊想著什么一邊說:“能讓我有理由說服自己為止。”

“呵呵,我明白。”這句話說得深奧,但熙炎卻沒有多想。他曾許下過誓言,他會一直找一直找,直到找到為止,就算海枯石爛,他也要找到。

在雪月苑里足足待了半個月,該沒有想通的事情再怎么想下去也想不通了,翻著熙炎走之前給的書,里面一個字一個字的,落姬學著上面的樣子描繪卻不會讀也不會念。

又又說她寫的很好,比書上的字體還要秀氣的多,她也讓魄霄沒事的時候來叫她念念,魄霄卻不屑地將她描繪的東西全給扔了。結果在朽炆說北方有珍獸之后,為了將其變成自己的坐騎就從此消失不見了。

落姬在心里念叨著永遠都不要回來算了,又想著沒有他在,落姬的日子還真是無聊,于是拿著書去了鈺柳家里。

鈺柳的母親是位十分溫柔的樹妖,雖然沒有見過她化作原形的樣子,但聽鈺柳說是棵難以想象巨大的柳樹,所以就稱呼她為柳姨了。

帶著一些禮物進來,想著許久不見柳姨有很多話想對她說,結果卻讓她撞見了十分香艷的一幕。

那就是,“鈺柳你這個不成器的王八小子!大白天的你想造反啊!”

“小,小九!啊!”鈺柳慌忙地穿好衣裳,將被子里的女人裹得嚴嚴實實,“誰讓你進來連門都不知道敲啊!”

瞪著眼睛,落姬極度鄙視地拿著玄冰舞扇放在唇邊,“大白天的做這種事難道不怕被柳姨撞見?”

“撞見又怎么樣?”鈺柳無奈地走到她身邊,“她也只會說,不如就娶過來吧。哎,看也只得我不過是玩玩罷了,做什么要這么認真。”

“所以我才最討厭你這種人了!”拿玄冰舞扇指著鈺柳,他也只是調皮地閃開,鈺柳怕冷就像她怕熱一樣,為什么要選擇修妖系冰法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鈺柳無奈擺擺手,“什么是你不討厭的嗎?”

落姬坐下細細地想了想,“大概,沒有。”

“哼。”

“柳姨不在嗎?”

“廢話,在的話我能隨便帶女人回來嗎,你找我娘做什么?”

看來家伙是瞎的不輕,她帶了這么多東西過來竟然完全無視了,“哎,我也到了這個年紀了,柳姨就像我親娘一般對我,來和她告別難道也不行嗎?”

鈺柳一邊翻著她帶來的東西一邊說:“啊,她出去了,最近都不會回來,要在這里等她嗎?”

落姬瞟一眼他身后,陰笑道:“我再待下去的話,你chuang榻上的小美女就這么一直待著好嗎?”

“小九,這個。。。那個。。。呵呵。”

聽他說話真是讓落姬費力,從袖子里取出一封信,“這個給我好好交給柳姨,還有,”她微笑著說,“等我去了天宮,鈺柳也可以來找我的。”

“呵呵,”一個擁抱,簡單的出奇,只屬于她和鈺柳之前的心情,“想到有另外一個男人會這樣抱著你,小九,其實我一心想和你在一起的,我也一直都這么認為我們會在一起。”

“我們在一起了九萬多年,不夠么?”

沉默片刻,鈺柳突然笑著狠狠拍著她的背,“哈哈!你最丑的樣子我都見過了還有什么不夠的?呵呵,小九,我的懷抱會一直給你留個位置,受了委屈就回來吧。”

“咚!”

“啊!你,你打我做什么!”

收起玄冰舞扇,落姬轉身出去,“臭小子少給我得意,還輪不到你來安慰我。”

再過半個月,比落姬想象中的更早一些,簡夜大張旗鼓地帶著三千聘禮來到妖界。那些平時看見落姬就像沒看見的將軍大臣這個時候看見她變得特別高興,不用想也知道為什么了。要送走她這個瘟神嘛,當然高興了。

又又趴在落姬的腿上,身后是柳姨在為她梳頭,看著銅鏡中的人被一點一點修飾得精致才發現已經許多年都沒有好好看過自己的樣子了,“原來我也長得不算很差嘛。”

柳姨將落姬的長發盤起,用金盞花型的大簪子固定住,“說什么呢,小九一直,一直都長得很美啊。”

“啊?我怎么從來都沒覺得?”

額前的劉海兒被挽起,整個臉都露在空氣中,她微笑,其實她長得也挺。。。。。。

“這樣也挺可愛的不是嗎?”

嗯?

銅鏡中突然出現另一張臉,熙炎!都用玄冰舞扇把他扇回天宮去了,他現在還敢出現在她面前?哇,真是厚臉皮。

“落落,你這個表情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你不要隨便進女生的閨房好不好!都不知羞恥啊!”

柳姨拿過一副耳環,對落姬說:“小九,不可以這么對上神說話。”

落姬癟癟嘴,“你怎么來了,進來也不敲敲門,這樣很沒禮貌不知道嗎?”

“又不是沒穿好衣裳,為什么要這么斤斤計較?”

“啊!你現在是名正言順的性騷擾了?”

熙炎也不理她說什么,拿過柳姨手上已經換了好幾副的耳墜,“就這個吧。”

“啊,”柳姨突然慌張地走了出去,“對不起小九,我忘記了件東西,馬上就去拿過來。又又,可以帶我去嗎?”

又又動了動耳朵,從落姬腿上跳了下來。

“柳姨!又又!”她不太想和熙炎單獨待在一起啊,“干什么?”

落姬急忙別過頭,熙炎的手停滯在半空中。他俯身蹲在落姬面前,拿著耳墜的手靠近她,“喂,干嘛!”

“別動。”

“啊?”手腕被他輕易地抓住,耳垂上有什么細小的東西穿過,熙炎的大手附在她空無右耳的發上。心臟抽+搐了一下,雖然是一瞬間的悸動,但她的確感覺到了。

“呵,這樣很好看,落落很適合紅色。”

垂下眼將他的手推開,“不要隨便碰我的右耳。”

“自卑嗎?”

“啊?”她瞇眼,毫不客氣地拿出玄冰舞扇,“還想再來一次?”

“落落。”

“什,什么啊!”蹭地紅了臉,他保持著給落姬帶耳墜的姿勢,落姬紅著臉卻未將他推開。不是因為默認了被他調戲,而是熙炎自己都未曾發現,自己的這張臉有多么精致。落姬坐直了身子,突然不可思議地伸手去摸遮住他眼眸的劉海,“怎么了?”

熙炎閉著眼,拿起她落下的一子長發,“你身上的味道,和她一樣。”

味道?心跳一下加速起來,慌忙地說:“白,白癡啊!快給我起來!被別人看見了像什么樣子!”

雖然這樣說,但卻完全沒有真的想讓熙炎起來的意思,她這是怎么了,怎么會覺得自己好像有一點點,只是有一點點,動心了?她臉紅什么啊!等等,熙炎剛剛說了什么?和。。。。。。

“熙。。。。。。”

“還好你不是她。”

“什么?大點聲音。”

“不,”熙炎突然站了起來,似乎剛才就是拿她開玩笑的,臉上頑劣地笑道,“剛剛的表情還真夠傻的啊,落落。”

“啊?”她呆了。

熙炎卻回頭稍稍弄亂她的頭發,高傲地笑道:“哈哈,你該不會對我萌生愛意了吧?”

“什么?”她不知覺地將雙拳緊緊握了起來。

接著垂下頭盯著她的臉,“如果是的話。。。。。。”

“你。。。。。。”

“嗯?”

“給我滾出去!混蛋!給你點顏色你還以為老娘好欺負了是吧!”他一愣一愣地看著落姬,“什么?愛意?你腦子不會有毛病吧!竟然說我對你產生愛意?熙炎,”開打玄冰舞扇,四周彌漫開濃濃的寒氣,抬手,“你給我滾回天宮去!”

熙炎將落姬的手腕握住,“這樣很有趣不是嗎?”苦笑著,一瞬即逝。

落姬心煩地抽回手來,“夠了!花轎馬上就要來了,你還不離開可以嗎?”

“看好你才是我要做的事情。”

她收回剛剛那有一點點的心動,對于這種人我還是不要想太多的好。她得冷靜,這么說今天都是我的大喜日子,她要笑她要笑。

“落落,不必這么強顏歡笑,看起來好傻。”

“你滾出去的話我心情就會好了。”

“哇,好狠的心,不過。。。。。。”

“小九,迎親的隊伍來了哦,”柳姨回來的正是時候,“這個是我給小九的禮物,雖然不是什么重要的東西,但是我趕在今日之前做好的。”

好精致的荷包,“我很喜歡,謝謝你柳姨。”

柳姨微笑著,眼中卻帶著星星點點的淚水,給我蓋上喜帕,將落姬的手放在另一個人的手中,“帶她出去吧,簡夜在外面等著了。”

是熙炎的手,她本能地想收回來卻被他抓住了,帶向另一個方向。

“啊。”

被蓋著喜帕完全看不見前面的路,身上的長裙也比以往重得多,被熙炎抱住的時候,喜帕從頭上落了下來。他懷抱,是溫熱的。

“你是投懷送抱?”熙炎皺了皺眉頭。

落姬慌張地推開他,“你給我好好帶路!”

熙炎撿起喜帕給她蓋上,又伸出手在她面前,雖然低著頭,卻能清楚地看見熙炎修長美麗的手,不經意間撩起她的左手。他現在一定是一副高傲的姿態,就這樣牽著她往前走讓她莫名地緊張起來了。

恍惚有一個世紀那么長,每一步都走的沉重,從雪月苑到大嵐景宮不過百米距離,卻好像怎么都走不完一樣。臉上一陣陣發熱,這是怎么樣一種微妙的感覺,低頭看著熙炎牽著我的手,就算她沒有握住熙炎,熙炎卻還是僅僅牽住了她。

熙炎手的溫度還殘留在落姬的手上,直到將落姬的手放在了簡夜的手中為止,簡夜對她說了什么又對熙炎說了什么,妖王好像有些哭腔,魄霄依舊是暴躁如雷,魄殞還是冷若冰霜,但是落姬好像完全沒有聽見他們的聲音。滿腦子的,都是那個讓她亂了方寸的感覺和方才牽住她的手。

坐在十六人騰起的云車上,低頭盯著自己的左手,熙炎嗎?

昭告五界八荒的過程并不復雜,天宮請來各方的神仙和各界要人都集聚在天宮的正殿中,大理石做成的石凳石桌上擺滿了美味佳肴,還沒有進到里面便已經味道了酒的香味兒。

每個前來祝賀的神仙都過來向落姬敬酒,她一一回敬過去,等宴會開始的時候她已經有些昏昏沉沉的感覺了。

“喝了這么多酒醉了嗎?”簡夜端著酒杯將她摟住。

“恩恩,”她搖頭,大腦已經有些發熱了,“天界的酒沒有朽炆釀的烈呢,喝這么一點還沒什么。”

“這么一點?這酒雖不醉人,但喝多了也要醉了,”簡夜反笑,“若是覺得不舒服,我讓婢女送你先回宮去。”

“好。”

簡夜說完便起身往那些前來賀禮的人群中走去,她果然不太喜歡這種熱鬧的場合,但與妖界不同,這里的神仙,大家都沒有對她有過那種害怕又厭惡的表情。

“你便是妖王的女兒?”

尋著聲音過去,來人正坐在落姬的斜對面,長長的白胡子打著圈兒長著,深的快要看不清的眼睛瞇成了一條縫,頭上戴著高高的帽子,看起來已經很老了卻沒有什么皺紋。

“是,請問上神是?”

“本君乃是律染上君。”

“上君有禮。”

他指著落姬的雙眉之間,另一手好像在算著什么,落姬不解地眨眨眼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一會兒他指著落姬的手指微微發抖,又是搖頭又是嘆氣,喃喃道:“孽緣啊孽緣,想不到想不到啊。”

這位上君說話可以再讓人難懂一些么,落姬的腦袋已經有些迷糊了,這下被說得更迷糊了,“上君請指點。”

“天命難測更是難以改變啊!這場親事可真是讓老夫費解啊!”

“落姬不懂,還請上君明說。”

他搖頭晃腦,“天機,天機不可泄露!”

“什么?”

“小姑娘,要相信你自己的心,要聽你的心啊。”

他想告訴什么,為什么不說清楚?什么是天機,若是天機就不要說起不就好了嗎。上君的話在她腦中怎么都是抹不去,對她說孽緣,是指她和簡夜嗎?

猜你喜歡

  1. 玄幻仙俠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