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九天玄元

更新時間:2019-10-25 17:56:57

九天玄元 已完結

九天玄元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綠石 分類:玄幻 主角:蕭凡,秦蒔蟬

主角是蕭凡秦蒔蟬的小說是《九天玄元》,是作者綠石創作的玄幻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那些雜役和藹的根他打著招呼,連帶對林平也和氣了很多,甚至排隊在食堂領飯的人看到他過來,徑直讓出自己的位置讓他先取,自己則在一邊笑著自我介紹,在他身后的幾人,不僅不以為忤,反而滿是羨慕的看著他。.........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雷云獄神訣!”

蕭凡目光一閃,暗道一聲:“這難道是一種神通?”

他心中怦怦跳動,傳聞,有大神通者,在壽元將盡之時,會利用本身大法術,大力量將自己一生追求,對天道領悟封存在某種事物或空間當中,流傳給有緣人。

蕭凡匆匆向下看去,只見后面所述,正是雷云獄神訣總綱,對雷云訣一番概述,讓他目光不由一閃,臉上浮現出一片狂喜之意。

根據總綱所述,雷云獄神訣竟是感悟雷電大力,淬體凝練氣血神魄,使得神魂變得無窮強大,直到最后,如同那奔雷浩電,意動千里,神游穹宇,端的是匪夷所思,強大無比。

再向下看去,玄氣所聚版面上洋洋灑灑百余字,一筆一劃,均筆走龍蛇,像是藏著某種力量,讓每一個字跡都變得活了,卻是雷云獄神訣第一重。

這第一重神通,乃是一篇引雷之法,乃是教人,如何引動九天雷罡之力淬煉體魄,是的神魂氣血逐漸壯大,而玄氣感應,受雷電侵蝕,也會逐漸帶上雷電正力。

“好生強悍剛猛的法術,這一篇引雷之法果然非同凡響,引動九天雷罡淬煉自身體魄,雷電之道,乃是天底下至剛至猛的浩然大力,一應妖邪之氣面對雷電罡氣,立刻就要破碎飛散,如果能夠引動這種力量閥體洗魄,一定會讓神魂體魄無比強大,厲害非常!”

看到這一篇引雷之法,蕭凡心中驚喜莫名,仔細參悟,渾不知時間流逝,這一篇引雷之法雖然短小簡單,但每一字每一句里都蘊含著莫大道理,等他將整篇引雷之法記誦在心,領悟周全之后,驀然睜眼,只見天色竟然已經大亮。

“這么快天就亮了,我在這里只怕呆了不下三個時辰!”

他急忙起身,向后山飛掠而去。

回到后山,諸多雜役已經都離開房間,匯聚成一股人流,向著前山流動過去。

這些人見到蕭凡,臉上頓時流露出一絲諂媚,討好的問道:“蕭凡,出去了?”

“吃飯了沒有,這會食堂還有飯,修煉也要注意身體,別餓著了!”

“嘿,凡子,出息了啊,我早知道,你根本就是天才,進入內宮,成為正式弟子那是早晚的事,這不,看我說中了吧,凡子,到了內宮,可不要忘了照顧一下兄弟啊!”

耳聽那些人討好的話,蕭凡淡然一笑,也不作答,徑直向著食堂走了過去。

昨天,他消失幾天突然回來,送他回來的,更是東華宮實力排在前三的趙陽洪趙長老。他實力大進,即將進入內宮成為正式弟子的事情,早已流傳開來。

這些雜役群中,每年死去的人不計其數,東華宮經常會派人下山搜尋一些資質還算可以的人充作雜役,教他們一些基本的修煉之道,來維持雜役弟子的平衡,避免因為死去的人太多,內宮打掃還有一些雜活少了人做。

那些死去的人著實太多,死便死了,便是連名字,也很少會有人記住,但每年能夠進入內宮,拜做正式弟子的,最多也不過一兩個而已,每出這樣一人,整個后山都是要轟動一下,令人激、情澎湃,對修煉卻更加熱枕。

而這些弟子就成為了他們爭相討好的對象,送禮的,送錢的,絡繹不絕,誰都希望,自己能夠結交一名正式弟子,日后或有麻煩,或是能夠指點自己一下,也好盡快突破。

那些能夠進入內宮的正式弟子,因為缺乏指教,即便有些天賦,在那個時候,年齡通常也已不小,就算真的成為正式弟子,因為年齡關系,體內筋脈積存雜質過多,想要再進一步,也是困難萬分。

蕭凡今年不過十六,這個年齡,正式修煉最佳時段,任何人都可以預知到,他一旦進入內宮,將來必然會有很大發展,在東華宮,一個正式弟子幾乎可以隨手掌握他們的性命,能夠交好這樣一個弟子,不僅僅可以令自己在這些雜役中站穩腳跟,若是再能夠得到一些指點,可是要比單獨一人摸索修煉,強的太多。

昨天蕭凡回來時候,就已經拒絕了一些送禮過來的人,那些人或許知道他心意已決,今天倒是不再打擾他。

“哼!一群勢利小人!”

從房間里面走出來的林平來到蕭凡身邊,聽著那些虛偽的關切,不由冷哼一聲,低聲斥罵。

“平子,看開一些,不必要跟這些人計較什么!”

蕭凡早已習慣這種情況,當初他六歲進入練氣境時,那些人對他就曾大加褒揚,把他捧成了古往今來第一人,而當他三年未曾踏過練氣境,被斷為火氣淤積,堵塞筋脈之時,那些人轉頭又對他惡言相向,這讓他早已看開這些,對林平這一個朋友也更加珍惜,只有他在當初不離不棄,對他照顧有加。

“這個世界,實力卻是如此重要,可以讓一個千方百計算計你和你作對的人瞬間轉變態度討好與你,又可以讓你視為至交的好友轉頭背叛與你!”

他心中感慨萬分,越加明白實力重要,暗下決心,有了雷云獄神訣,一定要勤修苦練,這個世界太多險惡,這些雜役弟子間就已經如此,宮內爭斗,只多不少,只有掌握強大實力,才能自保。

在林平陪同下用過早餐,林平獨自離開去內宮打掃,他因為已經內定要進入內宮,成為正式弟子,這些雜役活計,自然是不用他去做的了,難得清閑,蕭凡自然不肯浪費這大好時間,回到房間,繼續參悟雷云獄神訣。

蕭凡將神識沉入丹田,仔細回憶引雷訣內所述各種關鍵,催運玄氣,沿著筋脈緩緩開始行走。

引雷訣中所言,體內筋脈如同浩然長河,玄氣在其中竄行奔流,與外界呼應,可吸引外界玄元之力進入體內,化為本身玄氣。

人體因為年歲增長,普通人不通修煉,體內筋脈雜質也就越積越多,等到修煉時,因為筋脈中淤積雜質太多,而筋脈固滯,玄氣只是清除這些雜質也需要漫長時間,修煉自然也就越來越慢。

因此來說,越是年輕,體內雜質越少,修煉也便越是容易,而蕭凡之前就已發覺,自身筋脈中,那應該存在的雜質竟然一點也無,猜想或許因為雷刀關系,也就不再多想。

此時玄氣催運,玄氣在他筋脈中歡暢流動,身體五條筋脈完全暢通,幾乎心思一動,玄氣就已經沖到身體各處部位,靈活非常。

按照引雷訣所述,他催動玄氣沿筋脈游走,神識則潛入玄氣之中,暗暗與周圍空間呼應,仔細感應周圍所存在的一絲微薄雷電之氣。

一晌努力,直到午飯時候,卻依舊沒有任何感應到雷電之氣的跡象,這不由讓他奇怪非常。

“這是怎么回事?難道是我修煉有誤,引雷訣里面所說那雷電之氣,我竟然沒有絲毫感應!”

他忖思著,在林平催促下走出房間。

門外,天空不知什么時候已經一片陰暗,烏云遮蓋天地,周圍一片陰沉,又是盛夏,潮濕沉悶的空氣仿佛變作了一張大網,罩在人心上,連呼吸也充滿了浮躁。

那些雜役和藹的根他打著招呼,連帶對林平也和氣了很多,甚至排隊在食堂領飯的人看到他過來,徑直讓出自己的位置讓他先取,自己則在一邊笑著自我介紹,在他身后的幾人,不僅不以為忤,反而滿是羨慕的看著他。

就在這個時候,原本陰暗的食堂內陡然一亮,緊接著,外面驟然一聲驚雷,仿佛是炸響在人的耳邊一般,震顫著人的耳*顫動,轟然作響,就連地面,也震顫了一下。

蕭凡伸出拿飯的手陡然停住,他察覺到,自己一上午沒有感應得到的雷電之氣,在這一刻竟是如此清晰,引得丹田內玄氣也蠢蠢欲動起來。

“該死,雷電之氣,自然是在雷雨時候才最是清晰,平常時候雖然依舊存在,但相對來說密度無疑大大降低,想要感知自然困難萬分,這種雷雨天氣,無疑是最好時機,錯過了今天,只怕下一場雨不知要等到什么時候了!”

蕭凡猛地轉身,將手中飯菜扔給林平叫道:“送到我房間里面,我有事暫時出去一下!”

他沒有選擇回房修煉,畢竟現在是休息時間,外界打擾也多,不等林平回答,他已然一個箭步竄出了食堂。

“去小扇澗,這個時候那里應該沒有什么人!”

腳不停留,體內玄氣頃刻催運起來,身體化作一條筆直長線,向著小扇澗飛掠過去。

頭頂雷鳴之聲接連不斷,震得山體都微微發展,他還在趕路當中,頭頂云、雨密布,不多時,豆大雨點撒頭而落,將他渾身打濕,卻毫不在意,全力趕路。

終于來到小扇澗,雨水墜落溪水之中,濺起一片片波紋。

蕭凡不顧一切,來到昨天修煉的那一株大樹下,盤膝而坐,也不管頭頂大雨傾盆,便自開始修煉起來。

他在來時路上,體內玄氣便已感應到周圍那密集雷電之氣,在丹田之中蠢蠢欲動,這時候一旦被他催運起來,立刻開始瘋狂運行。

玄氣沿著筋脈以遠超平時修煉速度,飛速游走,周圍絲絲縷縷雷電之氣越發清晰起來,仿若無所不在,與體內玄氣交相呼應,從十萬八千個毛孔緩緩鉆入皮膚,匯入筋脈,被玄氣卷著飛速游走,逐漸融合成為玄氣部分。

周圍那雷電之氣越發的濃郁起來,頭頂上奔雷不停炸響交織,仿似察覺到了什么,烏云翻滾,蓋頭壓下,條條雷蛇電閃沖出,在他頭頂劈落下來,照耀的周遭天空陣陣亮白。

蕭凡全心很如到吸引周遭雷電之氣那種美妙感覺中,全然感覺不到這些,他控制著玄氣沿著筋脈流動,嘗試著運用引雷訣,將那匯入進來的雷電之氣,淬煉體魄,只覺的那鉆入體魄中的雷電之氣越發充足,不停淬煉著身體每一處地方,點點雷電之氣周游體膚,讓他有種微微酥麻感覺。

虛空之中,烏云翻滾,越見濃郁,滾滾密云,幾乎壓到了頭頂上,電閃雷鳴,幾顆大樹被雷電擊中,立刻通體焦枯,顯然活不成了。

蕭凡感到,自四面八方鉆入體魄的雷電之氣濃郁的幾乎令人窒息,縷縷雷電仿佛將他全身都籠罩了進去,那濃郁的雷電逐漸脫離了他的控制,從之前的被動吸收,逐漸轉為了主動透體鉆膚,強行鉆入體內。

“糟糕,這是怎么回事?那雷電之氣竟然擺脫了我玄氣引導!”

他感覺到,本身玄氣逐漸對周圍雷電之氣失去了控制,那暴躁涌入體魄的雷電之氣雖然不停刺激淬煉他氣血體魄,卻讓他有種危機四伏之感。

“那雷電之氣怎么脫離了我的控制,難道是我玄氣循環有誤?”

心中微驚,卻不慌亂,控制體內玄氣,一邊全力吸收那透體鉆入的雷電之氣,一邊欲要強行停止行功,脫離眼下狀態。

然而他心思方動,背后汗毛頭然炸立而起,顆顆毛孔都徹底舒張了起來,他甚至能夠感覺到背后呈現出無數細小細如發絲般的洞口,不停拼命吸收那自上方直竄而來的雷電之氣。

那一股雷電之氣著實太過磅礴,汪洋怒海,銀河九天,狂瀉而落。

每一顆毛孔都仿似要被那充裕的雷電之氣炸裂般,透過毛孔滲透進入體內的雷電之氣匯成絲絲縷縷長線,讓他背后陣陣發燙,體內氣血翻滾,%.口沉悶,一口氣息堵在喉嚨內,若要窒息。

那一股雷電之氣浩然雄渾,卻又暴戾非常,進入體內,瞬間沿著筋脈涌入到了丹田之中,體內原本已經平穩下來的玄氣為這一股雷電之氣一激,頓時如長河決堤,亂作一團。

“糟糕!”

蕭凡大吃一驚,實力達到化血,體內筋脈盡數暢通無阻,身體感知也要遠強于以前,他清楚感覺到,九天落雷,竟是被他周身濃郁的雷電之氣給吸引了過來,恢弘龐大,夾著一股毀天滅地之威,直墜而落。

天地也被那一條雷電撕裂,一瞬間,萬念俱空,腦海中,只剩那一條雷電劈落,竟是從所未有般的清晰。

“轟!”

耳邊一聲炸響,萬條雷電之氣透過身體發膚奔流入體內,這時若有人站在一旁,立刻就能發現,蕭凡身上的每一個毛孔都在不停向外吞吐著血液。

萬道雷火破體而入,體內氣血陡的巨震,炸鍋一般,在血脈之中狂暴沖撞。

便在此刻,丹田內那一把精血雷刀卻忽地動了,一絲與雷電本根同源的氣血在丹田內猛地炸開,立刻引得那無窮雷電之氣爭相涌入丹田之中,剎那間,丹田內仿佛形成了無數雷光電蛇,吞吐間,沖入到那雷刀之內,消失不見。

雷刀刀身光芒灼灼,仿似透明,隱隱可見其中一條碩大雷電猛地劃過整條刀身,照耀丹田明亮如白晝。

玄氣滾滾,為那雷電之力激發,如嘯似狂,沸騰如火,驀地沖出丹田,沿筋脈四處流竄,完全脫離了蕭凡神識控制。

雷電之力被雷刀吸收,然而體內依舊有不少殘留,臟腑更是如火般灼痛,玄氣卻又脫離控制,內憂外患,幾乎讓他痛不欲生。

勉強沉下心神,神識潛入丹田,全力控制那一股四處流竄的玄氣,想要將他重新收攏,聚回丹田,然而雷電之力,本就是剛猛狂暴之氣,除非有莫大神通,否則誰又能夠輕易操控雷電,那一股玄氣被雷電激發,狂暴非常,沿筋脈沖擊,即便只是蘊含了部分雷電之力,依舊不是能夠輕易歸攏,玄氣所過,筋脈也若要斷裂,劇痛入骨,仿佛走火入魔般,讓他幾乎痙攣。

“不行,雷電之力著實太過龐大,以我神識,想要重新奪回玄氣控制,沒有數個時辰幾乎不可能,而那雷電之力狂暴灼烈,只怕不用一刻鐘,便要將我筋脈徹底損毀,一身力量毀于一旦,性命堪輿!”

即便他平素十分冷靜,面對這種情況,也不禁微微慌亂,心念電轉,苦思應對之法。

忽然,他腦中閃過一個極為大膽兇險的念頭,這個方法具有一定可行性,然而若一旦失手,立刻就有生命之憂。

“罷了,此刻也管不了那么多,火中取栗,或有一線生機!”

一念至此,心中再無他念,神識潛入體內,卻不是收縮玄氣,反而隨著玄氣,在筋脈中橫沖直撞。

“雷電之力,剛猛爆裂,我如果全力收束,反而更會激發他的兇性!若是能夠善加引導,或許反而會成為我一個突破契機1”

他神識融在玄氣之內,利用神識對于玄氣感應,所能產生的哪一點微弱控制,逐漸影響部分玄氣,全力奪取更多玄氣控制權,便在這一股磅礴爆裂的玄氣沖到第五玄竅附近之時,他猛地調集自己所能控制的所有玄氣,向著第五玄竅猛沖了過去。

體內雷電之力被他這一舉動明顯激怒了,頃刻間,所有的玄氣混濁著雷電之力瘋狂向著第五玄竅猛撲而去。

“轟!”

蕭凡只覺耳邊陡然雷鳴一聲炸響,身體巨震,體內氣血翻滾,骨骼更像是散架一般,然而那一股如焚似灼般的感覺卻是陡的一松,尾椎一點,仿佛突然出現一個氣洞一般,那一股狂暴的玄氣終于找到了發泄口,洶涌向著那一處氣孔沖了過去。

而在這一剎那間,蕭凡只覺的渾身上下,一股清靈之氣緩緩游動,體內氣血仿佛化作了嬰兒時候那般充滿活力,便是連丹田內那精血雷刀,也是釋放出一片明亮光華,刀身表面層層疊疊,涌現一片波光。

周身氣血竟是從所未有的平和,就連之前被雷電之力灼燒激蕩形成的內傷,竟也緩緩的恢復起來,玄氣沖入那發泄口,轉瞬間,竟是化作了一股新血,融入到了身體內,之前因為被雷電轟擊,失血過多的體質緩緩恢復了。

察覺這些,蕭凡心中頓時松了口氣,在方才時刻,那玄氣完全脫離控制,而雷電暴躁,焚燒自身,如果不能及時宣泄,不消片刻,就有生命危險,而他拼死一搏,全力疏導那一股玄氣涌向第五重玄竅,終于在緊要關頭,破關而入,不僅僅宣泄掉那一股多余雷電之力,將他徹底煉化成為本身玄氣,更是突破第五沖玄關,踏入融骨之境。

人體不僅有筋脈,遍行全身,更有骨脈,藏于骨骼中間,聯通所有骨骼。

筋脈暢通,可令玄氣如臂使指般暢行,感應天地,呼吸玄元之力,而骨脈暢通,則可擁有無窮大力,體魄堅固,舉手投足,皆有龍象大力。

神通十重,自化血境達到第五沖融骨境,無疑是十重境界中一大難關,天下修煉神通者何以計千萬,然而最終能夠通過這一關卡,百不足一,即便如東華宮這樣流傳數百年的名門大宗,有著諸多修煉方法,更有名師指點,尋常弟子想要突破這一關卡,也要數年乃至十數年苦功,有些人甚至終其一生也難突破,由此可見這一關究竟有多么困難。

而巨難之后,所帶來效果也是巨大的。

實力達到神通四重,可有千斤之力,力量雖大,卻有一個門檻,人體骨骼承受能力有限,力量一旦過了千斤,不僅筋脈壓力驟增,身體骨骼更是難以承受,便要斷折。

玄氣凝精,化作精血,融入骨骼,暢行骨脈,淬煉骨髓骨質,可以令骨骼質地大增,承受力量更加強悍,若是能夠暢通周身骨脈,更是可令力量暴增三千斤,力能碎石斷鐵,威力無窮,而至此之后,體內玄氣精血生生不息,周轉暢通,身體也是越發強悍。

尾椎一點,仿若是另一個小型丹田一般,玄氣雷罡進入那里,立刻在哪里匯聚凝結,洶洶涌涌,浩浩蕩蕩,體內氣血也為之調動,隱約有一股氣血之力從四肢百骸散放出來,逐漸融入到那尾椎一點。

周身多余玄氣逐漸在那里匯聚凝結,混合著那一絲絲氣血之力,蕭凡逐漸看到一個如小拇指大小的血丸成型,在骨竅里面靜靜轉動,隨著最后一縷玄氣雷力沖入那血丸當中,那血丸終于停止了轉動。

“突破了!”

蕭凡一喜:“我之前,丹田內那一點精血只是偽精,并非由全身氣血融合而成,一般來說,初入融骨境,玄氣氣血僅僅只能形成一團血霧,而我這一點真精,竟然已經具備了質形,雷電之力果然非同尋常,只怕已然讓我達到了融骨境中階極限,只要再進一步,當那一點真精有拇指大小時候,就達到了等級巔峰!”

雷云獄神訣乃是數千年前,大神通智者所創神通,僅僅第一重引雷訣,便能夠感應雷電之氣,淬煉自身,修為到高絕處,更是能夠引動九天雷罡,轟劈墜落,淬體鍛神,端的是神通非凡。

而蕭凡初次修煉,無人指點,對于其中關竅不甚掌握,竟然在雷雨時候在高山上修煉引雷訣。

高山之巔,最是接近九天,與那雷云也相差不遠,他修為雖然低淺,然而雷雨時候雷電之氣最是旺盛,雷力匯聚,頓時引得頭頂雷電狂劈,他吸引越多的雷電之氣,就越是如同避雷針般,最終引動天雷閥體,若不是雷刀在關鍵時刻吸走了絕大多數雷電之力,以那雷電威能,立刻就要將他劈死,雷電灼烈剛猛,就是靈魂也會被雷電粉碎,然而即便如此,雷電余威也足夠蕭凡難受,若不是他急中生智,僅只是雷電余威,就足以讓他焚筋斷脈,玄氣橫流,死于非命。

猜你喜歡

  1. 靈異言情
  2. 仙俠小說
  3. 都市異能
  4. 玄幻仙俠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