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冷王嫡寵狂妃

更新時間:2019-10-25 15:48:24

冷王嫡寵狂妃 已完結

冷王嫡寵狂妃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公子重 分類:穿越 主角:赫連研修,納蘭葉兒

熱門小說《冷王嫡寵狂妃》由公子重最新寫的一本穿越風格的小說,主角赫連研修納蘭葉兒,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小二哥給我來幾斤風干的牛肉,要一些饅頭和清水。”.........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葉兒對李伯的關系讓李伯更加放不開了“小兔崽子,你要真不忍心我一個人在王府,你還走什么啊。”

雖然這樣說,李伯卻知道葉兒有說不出的苦衷,其實在李伯的眼中,早就當作葉兒是親人了,無論是男孩還是女人,打從葉兒進入王府的第一刻起,李伯就已經猜出葉兒是女孩子的身份。

這一次離開,恐怕也是有去無返,也讓他這個老人家感到心里難過。

“李伯,我……”

本想說什么,但是卻不知道該如何說出口。

“算了孩子,一切皆有天命,走吧,記住要李伯啊。”

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李伯將葉兒送上了馬車。囑咐車夫留心,注意葉兒身上的傷口,別太顛簸。

聽著李伯的關心,葉兒強忍著撂下了簾子,馬車緩緩的朝著遠方走去,李伯王者漸漸消失在視線中的馬車,搖了搖頭,眼中真摯的關懷之意藏在了最深處,希望一切如這丫頭所愿,遠遠的離開王府,離開盛京吧。

馬車行駛了一下午,終于到了不語心中所說的靜廟,納蘭葉兒跳下了車,原本以為等著她的是不語的冰山臉和小新的笑容,卻發現,靜廟空無一人。

在不大的靜廟來來回回轉了三圈,一個人影都沒有發現,莫非是她來得早了?望著天邊漸漸落下的夕陽,等等看吧,或許晚上能等到小新和不語也說不準。

“王哥,這是酬勞,以后的路我自己走了。”

葉兒將手中的一錠銀子放在車夫的手中,車夫并不是王府的人,只是李伯從外面雇來的,這讓葉兒放心不少,葉兒知道,或許李伯也隱隱的感覺到了什么不對,最后的那句話分明另有他指,而葉兒只能揣著明白裝糊涂。

“呵呵,用不了這么多,小兄弟還是拿回去一些吧,我這沒有足夠的現錢找給你。”王車夫推搡著,一錠銀子是他三年的薪資,他可找不開這么大數量的銀錠子。

“這些都給你了,還要勞煩王哥不要將今日看到的事情和任何人提起,好嗎?還有你的馬車我也買了。”

王車夫是個明白人,懂得葉兒話中的意思,既然他有所求,也不必推推搡搡的了,拿著葉兒手中的銀子,王車夫憨憨一笑“小兄弟是去賀蘭的對吧。”

葉兒點了點頭,目送著王車夫離開,俗話說有錢能使鬼推磨,這是千古不變的真理,就算是兩個月之后,赫連研修有所察覺,也不會知道自己早已經身處在塞外,何況她一個小小的近身書童,堂堂的一國王爺,不會顯得吃飽了撐的滿大夏找自己。

轉身,葉兒進入了靜廟,等著不語和小新的到來。

夜半三更,月掛半空,夏季的風帶著悶熱讓人煩躁,尤其是身處在靜廟中的納蘭葉兒,從傍晚開始等候,現在至少過去了七個小時,也不見小新和不語的身影,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站起身,活動活動身體,納蘭葉兒走出了靜廟,圍著靜廟又走了好幾圈。

按理來說,不語的心中明明白白的指出了十日后匯合的地點是鏡面,可是現在卻沒見到任何人的身影,難道除了什么意外,又或者自己當初看錯了?

從挎著的背包中拿出不語寫的信件,信箋上明明白白的寫出了十日之后匯合的地點就是靜廟,等等……納蘭葉兒似乎發現了什么端倪,反反復復的看了幾遍信上的自己,葉兒發現每一個字的后面都多了一些印記。

將地面的一塊土地掃平,納蘭葉兒將信上的信息一一記錄下來,短短的幾句話卻別有玄機,等到最后一個信息完成,葉兒看著土地上的字跡,遼城。

信上的信息組成了一個新的字體,遼城。

遼城是大夏西邊的邊陲之地,連接昭和邊境的最大城市,莫非這封信的意思是告訴自己,到遼城匯合,那為什么又要在信紙上清清楚楚的提到靜廟這個地方。

不疑有他,明知道小新等人不回來靜廟和她匯合,葉兒背起包袱,夾著王車夫留下的馬車朝著信中的目的地遼城匯合。

馬車噠噠,掀起一陣黃沙,殊不知在月色之下,一道黑色的身影極為快速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駕車馬車已經行駛了一個夜晚,在距離盛京不遠的城市襄樊,葉兒停下來補充物資。畢竟要到大夏最北面的遼城還有相當一段的距離,何況自己身上的傷還沒好,急不得!

“小二哥給我來幾斤風干的牛肉,要一些饅頭和清水。”

葉兒手中拎著買來的生活用品,一股腦的全塞進了馬車中,自己則跳上了馬車繼續朝著大夏的西北走去。

駕著馬車慢葉兒悠悠的朝著西北走著,而此時身后卻掀起了一陣馬蹄之聲,不久,十幾個人騎著駿馬將葉兒團團包圍在其中。

“吁……”葉兒停下了馬車,看著將自己團團圍住的十幾個人,皆是一身黑衣蒙面,俗話說白天蒙面準沒干好事。

“看見一個身穿白衣的男人了么。”

黑衣蒙面男子一開口,就凍得納蘭葉兒渾身一寒噤,這人的聲音仿佛來自地獄一般,讓人生畏。咽了咽口水,納蘭葉兒眼中滿是懼怕“沒看到,這條路上就我一個人”

為首的黑衣蒙面男子盯著葉兒眼中神情看了半天,示意手下查看車廂,其中的一個黑衣男子下了馬,來到納蘭葉兒眼前“車上是什么?”

“吃的,還有換洗的衣物。”

黑衣男子跳起車簾,看著馬車內的一換洗衣服和生活用品,回身看了看為首的黑衣蒙面男子“老大沒有”

“可惡,一定是走了另一條方向,追。”

再一次,十幾人的馬隊掀起一陣黃沙,煙塵嗆得的葉兒連連咳嗽。這一咳嗽不要緊,牽動了肩膀上的傷口,疼得葉兒直咧嘴。

“尼瑪的,真沒素質,老子要是在長大一點,還容得你們這些犢子猖狂。”

“呵呵”

突地,一聲輕笑從馬車之內傳來,納蘭葉兒的神經繃勁,忙的回過身掀起簾子,此時如同大變活人一般的魔術場景出現在納蘭葉兒眼前。

“尼瑪……”

爆了一聲粗口,看著隱藏在衣服堆里的男子,臉色蒼白,好像隨時可以掛掉一樣,這人不會就是剛才那群黑衣蒙面人找的白衣男子吧,尼瑪!那是白衣服啊,整個一個從血缸里染出來的紅衣人。

就算是傻子也知道隱藏在馬車之內的男人收了重傷,只見納蘭葉兒放下簾子,手中的馬鞭狠狠的抽打著馬匹,馬車飛快的朝著下一個城市駛去。

“包袱內有一些止血的藥,你先撐著,要是死了的話,自己跳出馬車自行了斷,別死在我車里。”

納蘭葉兒幾乎有一種咆哮,直指蒼天的憤怒,自從穿越到這個亂七八糟的時空開始,就每一件事情是順順利利的,從赫連研修放火毀尸滅跡開始,到接下來的被當作書童使喚,而后是牢獄之災,緊接著有何赫連研修差一點掛在荷花盛會,再緊接著就是撞破王府侍衛和赫連研修小妾偷情,差一點被秒殺。

原以為隨著自己離開了王府,事情都會歸于平靜,尼瑪的!現在有了開了一個血人,蒼天啊,能不能不和她開這么大的玩笑,她只是想平平靜靜的和小新相依相偎的過著生活,你倒好!你老人家是不是就給安排一個波折,親啊!敢為小人是搶了你媳婦啊,還是把你家孩子會給禍害了。能不能不這么玩我啊。

馬車行進了幾個時辰,終于到了臨近的城市,也不管馬車里的人是活著還是死了,總之,葉兒是將馬車停在了醫館的門口。

已經是大半夜,醫館的門是硬生生的被納蘭葉兒鑿開了。

“給老子開門,要不然我砸爛你們的大門。”

葉兒嘴里爆著粗口,顯然已經到暴躁臨界點的葉兒也管不了什么形象不形象的,碰的一聲巨響,納蘭葉兒一腳抬起踹在了醫館的大門上。

可是,**處還有傷的納蘭葉兒顯然被憤怒取代了疼痛,等反應過來之后,醫館的大門也破了,**處的傷口也蹦出了鮮血。

格老子,半路殺出個程咬金,打破了自己一切的計劃,本想一路順利平安到遼城,現在好了,馬車里不僅多了一個半死不活的人不說,萬一那群黑衣人知道自己私藏了這個血人,不對!不應該是私藏,是這個人自己跳上來了的,但是那群黑衣人會給自己解釋的機會么?一準一刀下去,將自己劈成兩半。

醫館的大門被納蘭葉兒踹碎了,只見一身白色中衣,批了件黑色外衫的老者點燃了醫館的大門。

“你這小小年紀怎么踹我醫館的招牌,走,跟我去縣衙,哪家的毛孩子”

說著,醫館的大夫牽扯葉兒的手臂往縣衙走去。

“給老子把馬車里的人抬出來,要是死的就給我埋了。”

忍受著**上的疼痛,納蘭葉兒從懷中拿出一定閃閃發亮的金子擺在老者面前,原本拽著納蘭葉兒衣袖的老者在看見金子之后眼神立刻一亮。

“徒弟們,別睡了干活。”

說著,還不忘將納蘭葉兒手中的金錠子拿過來揣在懷中。

當老大夫的兩個徒弟將馬車上的血人抬到醫館之內,那名血人男子早就昏死了過去,不過納蘭葉兒顯然也沒好到哪去。

“小姑娘,你的傷看來也不輕啊。”

與原來完全是兩個態度,老大夫拽了拽胡須,拉著葉兒進入了醫館。

進入了醫館,草藥的香氣充斥了整個屋子,納蘭葉兒坐在醫院的內堂,由老大夫的妻子重新包扎身上以及**處的傷口。

“小姑娘,你怎么會受這么嚴重的傷啊,全是劍傷,而且招招致命啊。”

老大夫的妻子是一個年過六旬的女人,一臉皺紋不說還瞇瞇眼,不過葉兒可不認為,這個看起來土里土氣的老太太是個平常人,至少從她身上的劍傷就判斷出了王侍衛下手的力度。

“仇家尋仇的,莫要問太多了。”

“呵呵,丫頭年紀小小,哪里來的仇家,不是我老太婆??攏?俟?改暾腋齪萌思壹蘗稅桑?鼙仍謐漚??俠說春玫枚唷!

猜你喜歡

  1. 靈異言情
  2. 穿越王妃
  3. 古代短篇言情
  4. 精品長篇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