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都市> 愛你是一場劫難

更新時間:2019-10-25 22:50:58

愛你是一場劫難 連載中

愛你是一場劫難

來源:微閱云 作者:夜色下的黃昏 分類:都市 主角:賀邢洲,蘇瑾茹

小說主人公是賀邢洲蘇瑾茹的小說是《愛你是一場劫難》,本小說的作者是夜色下的黃昏傾心創作的一本都市類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賀邢洲中午的時候沒有過來,他的秘書送飯過來的時候說,賀邢洲的公司出了點事情,中午沒有時間過來。......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陸靳卻是不肯,他倔強的坐在那里看著我,雖然不說話,可是卻一動不動。

  我如今不能下chuang去拽他,所以只好是拿出當姐姐的威嚴來嚇他。

  陸靳搖搖頭,他有些無奈的看著我。

  我知道他在害怕什么,也知道他是放心不下我,可是如今老師都打電話過來了,我在醫院又能有什么事情。

  “陸靳,我在醫院沒事的,你看,賀邢洲一會會過來送飯,你不要擔心了,你再不走來不及了。”我摸了摸自己的頭發,有些無奈的開口說到。

  我知道陸靳是個倔強的孩子,可是我不知道如今他連我的話都不聽了。

  陸靳搖搖頭:“我坐在這里也可以看書啊,下午的考試不重要的……”

  陸靳說到底還是害怕,他聲音軟了幾度,可是我卻能聽出他的堅持。

  “蘇小姐,賀先生讓我過來送陸靳離開,他現在在公司開會,一會過來。”氣氛正僵持的時候,忽然一個男人推門走了進來。

  這人我自然是認識的,在我高中的時候,他就是賀邢洲的司機了。

  我此刻也顧不得拒絕,中心醫院離陸靳的學校很遠,陸靳如果坐公交應該是來不及,我剛剛還在想讓陸靳打車過去,不過如今賀邢洲的司機過來,我為了省些錢,只好同意。

  陸靳還是不肯去,我眉頭一皺,看著自己手上的點滴威脅道:“你要是不去,我現在也不在醫院了。”

  陸靳聽了這話,他不可思議的看了看我,過了良久,他才點點頭,一邊收拾東西,一邊碎碎念讓我好好休息。

  我一一答應,我知道若是不答應,怕是陸靳今天下午的考試也不會安心參加。

  陸靳和賀邢洲的司機離開之后,我的病房里忽然回歸了平靜。

  賀邢洲大概是為了讓我有個安靜的住所,所以這地方竟然是醫院的vip病房。

  我嘆了口氣,不知道這么一間病房要多少錢,自己還是打完點滴乖乖回家的好,更何況……

  我側頭看了看手機上還未來得及回復的李薇的消息,我還得去找工作呢。

  賀邢洲中午的時候沒有過來,他的秘書送飯過來的時候說,賀邢洲的公司出了點事情,中午沒有時間過來。

  我自然不可能說什么,只是點頭道了謝,就低頭開始吃飯。

  這午飯竟然也只是粥。

  我皺了眉頭,我實在是不喜歡吃這些粥一類的吃食,可是賀邢洲送過來,我總不能扔了。

  我有些無奈的喝了兩口,就放在一旁。

  “怎么不吃飯?”我正低頭想要怎么樣和賀邢洲說我想出院的事情,沒想到忽然病房的門被推開,白予走了進來。

  白予臉上此刻也有些泛腫,我知道是剛剛和賀邢洲打架的痕跡。

  我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白予挑了下眉,他上前一步端起我剛剛放在chuang頭的粥:“你的胃不好,最好還是吃一點,要不然一會兒會更不舒服了。”

  白予的聲音一如當年一樣溫柔,我此刻聽著,都有些想要落淚的沖動。

  我吸了吸鼻子,勉強勾了下唇角:“我……飽了”

  “蘇瑾茹,你怎么還和以前一樣,你不喜歡吃的東西一點都不碰。”白予撇撇嘴,看著我調侃道。

  我知道白予說的什么事情,在高中的時候,我媽媽工作忙,我就和李薇一起吃食堂。

  可是食堂大叔總是要在菜里放胡蘿卜。

  我最討厭胡蘿卜,所以每次吃飯,一定要挑的干干凈凈的。

  白予知道這個事情也是偶然,畢竟我在他面前,向來都是順著他的喜好的。

  那段時間,李薇總是說我鬼迷心竅了。

  “蘇瑾茹?”我正呆愣著回憶過去忽然頭上被敲了一下。

  我驚的猛地抬頭,卻看到白予一臉笑意的看著我,他手里還端著白粥,一副你不吃下去我就一直端著的模樣。

  我愣了一下,還是探頭喝了兩口。

  我其實近些年已經沒有挑食的毛病了,我父母過世之后,我自己承擔起這個家之后,我就再也沒有挑食的資格了。

  想到這,我的眼神暗了暗,我伸手拿過白予手里的白粥,然后撤了身子,拉開了我們之間的距離。

  如今我只想好好生活,我不想再和高中的這些人有任何牽扯。

  “怎么了?這么生疏。”白予被猛地奪走了手上的飯盒,此刻也有些尷尬,他咳嗽了一聲,看著開口問道。

  我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白予愣了一下,他勉強的笑了下:“你現在在做什么?”

  “服務生……”我說這話的時候,強迫自己不要聲音顫抖,我知道自己的自尊心又開始作祟,可是誰又想在自己十幾歲喜歡的人面前說一句自己如今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服務生呢。

  白予聽到我的話愣了一下,他點點頭,一邊將桌子上的水遞給我,一邊開口問道:“在哪家飯店,我一定要過去看看瑾茹你服務的樣子。”

  我撇了撇嘴,將手上的飯盒放在chuang頭柜上:“這有什么好看的,不過是幫著別人端茶送水,一點都不好看。”

  我雖然如今對白予沒有了那樣的感情,可是我還是不想讓自己不體面的樣子呈現在他面前。

  白予搖搖頭:“蘇瑾茹,你不知道嗎,認真的女人最漂亮了。”

  我眉頭一皺,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只好低著頭喝了口水。

  氣氛忽然尷尬起來,我不知道該做什么,好像我們兩個人也沒有什么可以聊的。

  “那個……”我也有些尷尬,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抬起頭來,我忽然想要聊聊過去的事情。

  “怎么了?”白予摸了摸我的額頭,確定我沒有發燒,這才開口問道。

  “那個...高中的時候……”我說這話并沒有底氣。

  可是我明顯能感覺安到白予身體一下子僵硬了起來,他猛地站起身來,臉色也有些難看。

  我不知道做錯了什么,也只好支吾了兩聲。

  白予卻是沒有再走過來,他沉默了兩秒,忽然聲音陰沉的開口:“我先走了,你有事找醫生。”

  我愣了下,也知道白予怕是因為過去的事情還在埋怨我。

  我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可是心中卻是萬種情緒交織在一起,不知所措。

猜你喜歡

  1. 現代短篇
  2. 靈異言情
  3. 都市異能
  4. 精品長篇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