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小姐,王爺又來提親了!

更新時間:2019-10-25 16:04:30

小姐,王爺又來提親了! 已完結

小姐,王爺又來提親了!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悠悠古哥 分類:穿越 主角:寧珂炎,夏侯雙兒

主角叫寧珂炎夏侯雙兒的小說《小姐,王爺又來提親了!》是作者悠悠古哥寫的一本穿越小說,故事主要講述了:“是,兒媳遵命。”夏侯雙兒依言站起身子,緩緩朝傳說中的太后走去。...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你們這個將軍有這么狂妄?那個什么王爺也叫不動他嗎?”夏侯雙兒翻翻白眼。怎么說他也就一個將軍,在他之上還有王爺呢。

“郡主,寧珂王爺已經是您的夫君了,以后您在外面就別再叫那個什么王爺了。”句心好心提醒。

我怎么能習慣嘛,剛穿來就給我安排個莫名其妙的夫君,而且我為什么要嫁給他都搞不明白,真是頭疼死了。夏侯雙兒在心里一陣哀嚎。嘴上卻對句心說:“知道了啦,我是說,呃……就連我夫君也叫不動那個將軍嗎?”

“傅將軍功名顯赫,又手握重兵,連王爺都只能跟他平起平坐。”句心丫頭耐心地為她這個現在失憶失得可怕的主子解釋著。

“哦……”夏侯雙兒心里暗叫不好,照剛剛那個傅君夜對她惡劣的態度,如果寧珂炎只能跟他平起平坐的話,那萬一以后傅君夜找她麻煩,那什么寧珂炎都派不上什么用場了。呸呸呸……怎么可能指望那個禽獸王爺,人家句心都跟她說了,寧珂炎不喜歡她,不但不喜歡她,還很厭惡她,恐怕是巴不得她麻煩上身的。哎……夏侯雙兒再次在心里給自己默哀。怎么自己偏偏就穿到這個麻煩主身上了啊?要是讓她穿到一個極盡受寵的娘娘或公主身上該多好!要是她只是撞車被擦傷了點皮還留在二十一世紀做她的大小姐該多好!

“郡主,郡主!您快別發呆了,我們快到了。”句心是真的很擔心啊,照她家郡主現在這個狀態,一會兒見了太后娘娘不出差錯才怪!

夏侯雙兒一行已到一座宮門前,夏侯雙兒抬頭一看,宮門上方一塊巨匾上龍飛鳳舞幾個大字——“靖安宮”。

整個靖安宮華麗莊嚴,連?m檐上的琉璃瓦都透出片片深嚴之光。宮門兩邊各站了兩個值班侍衛,侍衛后面還各站了一個太監。

句心清了清嗓子,然后上前走上前大聲說:“寧王妃入宮給太后娘娘請安,請通報。”

嘖嘖,這古代要見個人還真麻煩,一大早起chuang趕路不說,好不容易到了人家門前還得先候著等人通報。

右邊的那個小太監趕緊進去通報去了。夏侯雙兒百無聊賴地開始打量起這些侍衛。傳說皇宮侍衛都武功高強,這幾個侍衛身材那么好,一看就是經常練武的,身手不凡。什么時候也給我弄幾個侍衛來給我當保鏢就好了。夏侯雙兒開始在心里YY。

一會兒太監出來了:“太后娘娘有請寧王妃——”

宮門大開,有兩個侍女出門迎接,夏侯雙兒不自覺地整了整衣冠,想起以前看過的那些古裝劇,主子都是要人扶的,于是把左手遞給句心,句心趕緊上前扶住夏侯雙兒的左手。

夏侯雙兒就這么堂而皇之地頂著郡主的身份,去見那未謀面的婆婆了。

先是穿過一片空地,然后上臺階,侍女把夏侯雙兒他們引進大殿,便悄無聲息地退了出去。

屋里鴉雀無聲,夏侯雙兒感到一股無形的壓力,都不敢抬頭。

果然,皇家的威嚴真的讓人感到無比的壓力。

句心看了看她家的郡主,偷偷地拉拉她的衣擺示意她,夏侯雙兒這才抬起頭,這一抬頭可不打緊,媽呀!怎么一屋子的女人啊!不是說見太后娘娘么?其他女人來湊什么熱鬧?夏侯雙兒想起電視里太后一般都是坐在最上邊的,于是直接把眼光掃到大殿上頭,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就坐在那里,鳳冠霞帔,端坐如鐘。

夏侯雙兒上前兩步,趕緊跪下,動作盈盈,口中甜甜說道:“兒媳夏侯雙兒給母后請安,愿母后鳳體安康。”天知道她這些話都是從電視上給照搬過來的。反正電視都是這么演的,現在這個什么夏國給太后請安是不是這樣的,那她夏侯雙兒可就不知道了。

“平身,過來讓哀家好好瞧瞧。”上頭那婦人終于說話了,聲音中帶著一絲笑意,看著夏侯雙兒,有絲滿意。

“是,兒媳遵命。”夏侯雙兒依言站起身子,緩緩朝傳說中的太后走去。

離太后五步之遙,就有丫鬟端著茶擋在了她面前,夏侯雙兒這才記起句心給她說過,請安之后要給太后奉茶。于是端起丫鬟送來的茶,規規矩矩送至太后面前:“夏侯雙兒給母后奉茶。”

太后單手接過夏侯雙兒手中的茶杯,象征性地揭開茶蓋啜了一口,便把茶杯遞給身后的丫鬟,再抽出絲巾象征性地擦了擦嘴角。

“炎兒怎么沒有一起來?”太后疑惑地瞧了眼夏侯雙兒。

遭了!我怎么就忘了第一次給婆婆請安要老公陪同的啊,不過想那禽獸炎也不可能陪她,她現在要怎么交待才能不讓太后起疑?

“回母后,王爺本來是陪著兒媳一起來的,半路上被皇上給召去議事了。”夏侯雙兒靈機一動,來的時候還看見幾個大臣去上朝,這個借口正合適。

“哦……下次記得一起來,我還有話要跟他說呢。”

“兒媳下次一定帶王爺一起來。”

“既然炎兒今日沒來,哀家就給你說說貼心話。你爹過世得早,皇兒把你娘倆接進宮里住了那么久,哀家也算是看著你長大的,平日瞧著你也是識禮之人,嫁給炎兒我也放心,以后你就是炎兒的王妃了,可要多進宮看望我這個老太婆。”擦,四十多歲的女人就稱自己是老太婆了,七八十歲的人該自稱什么啊?夏侯雙兒又忘了這是在古代,古代人上了四十歲,就是資格老人了。

夏侯雙兒可沒忘記自己是盤算著要博得太后好感,以后給自己做后臺的,連忙乖巧地應承:“兒媳自當日日進宮給母后請安。”太后你可千萬要說不用了啊,每天進宮我可受不了啊,夏侯雙兒暗暗想著。

“不用你日日進宮,你只要每月記得來看哀家幾次,哀家就心滿意足了。”果然是聽到了我的禱告啊,謝天謝地!夏侯雙兒心里都開花了,看來太后還蠻好說話的嘛,禽獸炎,我們走著瞧,你媽都快被我擺平了,我就不信我還擺不平你!

哼哼!

“給母后請安是兒媳的本分,夏侯雙兒以后一定恪守本分,經常來看望母后。”表面功夫還是要做足的,為了讓那個所謂的禽獸炎,她怎么地也要討好這個婆婆。

太后似乎對這個兒媳比較滿意,嘴角噙了笑,又對夏侯雙兒說:“快給你娘奉茶。”

我娘?我娘是誰?這一屋子的女人,我怎么知道誰是我娘啊?夏侯雙兒求助的眼神瞥向身后的句心,句心用眼神示意她:右邊第一個。

夏侯雙兒順著句心的眼神望去,才發現右邊第一個中年女人長得的確跟夏侯雙兒很像,那婦人穿著一身淡綠色的宮裝,神態親和,微微帶著笑容,年紀跟太后差不多,卻顯然沒有太后保養得好,皮膚的色澤有些暗沉。她正期待地朝著夏侯雙兒望過來,那眼中是滿滿的笑意。

夏侯雙兒凝著,不由得嘴角也輕輕的泛起一絲笑,不知道為什么那一種親和讓她感到暖意。她趕緊從丫鬟的茶盤里端起一杯茶跪到那女人面前:“娘,夏侯雙兒給您奉茶。”

那婦人凝了她一眼,手微微顫抖著手接過茶杯,輕輕的喝了一口之后,順勢把杯子放在茶幾上,又用雙手扶起夏侯雙兒:“夏侯雙兒,以后你就為人妻了,凡事不可以再任性,要好好服侍王爺,娘希望你們夫妻能舉案齊眉,相敬如賓。以后你進宮給太后請安的時候,也別望了來看看你娘。”女人說著說著眼角就掉出了兩滴淚。

問題是禽獸炎不愿意跟我舉案齊眉相敬如賓啊,況且寧王宮離皇宮也不遠,我想來看你是件很容易的事,你不用做出一副生離死別的樣子吧?夏侯雙兒最討厭哭哭啼啼的人了,奈何面前這個哭哭啼啼的女人現在是她這具身體的娘,她也只好做出心痛狀安慰:“娘,您別難過了,夏侯雙兒一定聽您的話,好好服侍夫君,以后常來看你。”說著還抽出手帕給女人擦眼淚。

句心在一旁吁了口氣,她原本還擔心她家郡主會出差錯來著,昨晚說自己腦袋被撞壞的人,說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話,現在連自己心愛的人都不認識了,她在心里都為自己的主子捏了把汗,可是你瞧現在郡主做得多好啊,看來她的擔心是多余的。

太后看著夏侯雙兒母女在一邊傷懷,趕緊打岔說:“好了,夏侯雙兒你也給眾位太妃娘娘奉一杯茶吧。”

夏侯雙兒這才知道原來這一屋子的女人是太妃。古代的皇帝也太色了,沒事納一屋子的女人,他忙得過來啊?想到這里,夏侯雙兒的臉不禁紅了紅,昨晚那禽獸可剛猛得很,一點都不憐香惜玉,她脖子上還有很多吻痕呢,還是句心早上細心,給她脖子上圍了一條絲巾,不然現在肯定要被這一屋子的中年女人取笑了。

丫鬟陸續端來了茶湯,夏侯雙兒一杯杯端起,又一杯杯輪流給左右兩排的女人奉上:“太妃請喝茶。”

端茶端到手軟,夏侯雙兒暗罵皇帝老兒真缺德,他后宮三千倒是享受了,享受完了自己升了天,留下一堆女人在這里讓她挨個奉茶。不過想到這群女人怎么說也是那禽獸炎的長輩,以后說不定誰還能派上用場,她也就滿臉堆笑地一個個奉完。

這些太妃每人都帶了賀禮,喝完茶就讓貼身丫鬟把禮物送上,一圈茶奉下來,夏侯雙兒也收了一箱禮物。

奉完茶夏侯雙兒重新回到太后身邊,太后拉著夏侯雙兒的手讓她挨著坐下,然后取下自己左手上的一枚翡翠扳指送給夏侯雙兒:“哀家也沒什么好送的,你跟炎兒新婚燕爾,哀家總得表示表示。這枚扳指是先帝送給哀家的,現在哀家送給你,權當是送給兒媳的見面禮。這扳指你也可當作哀家給你的信物,拿著它你可隨意出入皇宮。”

哎呀這不就是通行證么?這么好的東西當然要收下了。夏侯雙兒一臉喜氣,卻不露半分貪婪之色,只做出受寵若驚的表情:“謝母后恩賞,夏侯雙兒一定好好愛惜這禮物。有了這翡翠扳指,夏侯雙兒以后來看望母后可就方便多了,不用通過層層上報。”瞧!多會說話的一張小嘴兒!太后聽了簡直笑得合不攏嘴。

又說了會兒話,已差不多到午膳時間,眾位太妃起身告辭,太后留了夏侯雙兒和她母親在靖安宮用膳。

猜你喜歡

  1. 輪回重生
  2. 穿越王妃
  3. 穿越架空
  4. 古代短篇言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