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禍水第一妃:王爺來單挑!

更新時間:2019-10-25 15:28:03

禍水第一妃:王爺來單挑! 已完結

禍水第一妃:王爺來單挑!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青絲百結 分類:言情 主角:杜若,衣落云

火爆小說《禍水第一妃:王爺來單挑!》主角杜若,衣落云,是青絲百結最新完結的言情小說,杜若,衣落云小說講述了一飛沖澡堂滿眼白花花的身體,還與腹黑王爺“坦誠”相見!媽媽咪呀,她鼎鼎大名的神醫圣手,竟然就這么栽了?絕對不能夠!她重整旗鼓,開醫館、破懸案,還沒來得及贏得百姓口碑和皇家錦旗,卻惹來三夫逼上門,絕對有當場把她撲倒吃凈的架勢!姐需要時間考慮,你們看外面求親的有三五個王爺和七八個將軍,你們?請排隊先!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二章英雄救美誤識良人

衣落云沒好氣的看著一臉歉意的男子,二十歲左右的樣子,很陽光的一張臉,被太陽曬成了古銅色。內穿大紅袍服外罩黑色鎧甲,頭戴紅翎兜鍪腰懸玄鐵寶劍,神氣活現的樣兒一看就是個當官的。很帥,好像也挺隨和,沒有仗勢欺人的德性。衣落云不禁在心底里給他打了個95分,不過一轉念又扣掉了35分。哼,60分,剛剛及格。剛才如果不是這小子添亂,她也不至于會摔得那么難看。她衣落云可是有仇必報的主。

此刻,那年輕男子微微拉開了面前粉紅裙衫的少女,再次伸手想要拉起跌坐在地的衣落云。衣落云沒有理會那男子伸過來的手,自行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心里那個恨啊,這**墩摔得可真夠結實的,鉆心的痛。這都不說了,好歹她衣落云也是這一帶的名醫,這街坊鄰里沒幾個不認識的,這下臉面可是丟大發了。眼見那幾人還躺在地上不住的**,于是轉頭挑釁的看了一眼這個看起來像個當官的男子,語氣不善的說道:

“青天白日,調戲良家婦女,這是我們這個小鎮從來沒有的事情。你看起來大小也是個官兒,請你告訴這周圍的百姓,要做何處置?”

“是啊,小衣大夫說得對。”人群中有人附和。

聽到這些話,那年輕男子對衣落云抱拳一揖,朗聲回道:

“這位兄臺所言甚是,我定會還百姓一個公道。”說罷也不顧地上那漢子的傷痛**,只手抓起一個,劈頭問道:

“你們是哪個營的,可知今日所犯何事?”

被揪起來的正是剛才拉少女胳膊的那位,看來這小軍官也是看清了當時的情形的。衣落云禁不住撇了下嘴角,腹誹道:“看樣子那紅衣少女與這小子定然是關系非淺,這下子正好公報私仇了。”

那漢子方才看清揪住他的人,頓時腿一軟就跪了下去,口里不停的喊道:

“趙將軍饒命,趙將軍饒命,小,小的們一時迷了心竅,看到這小娘子……”話未說完被那趙將軍一瞪,下面的話卻是怎么也說不出來了。

“少廢話,說,你們是哪個營的,可知我軍軍規對此做何規定?”

“小,小的是東營吳校尉手下。”

“東營?吳校尉手下?”年輕男子忽然溢出一聲冷笑,接著手一揮,喝道:“來人,把這幾個畜生綁了,押回中軍,再傳吳校尉過來。本將軍要讓他看看,如何治軍!”

聽到說要綁了去中軍,幾個大漢立馬爬在地上,頭如搗蒜,不住的求饒:

“趙將軍,趙將軍饒命啊!”哭天嗆地,絲毫沒了剛才的潑皮勁頭。

“將軍,俺上有八十歲老母下有不滿周歲小兒,將軍開開恩啊!”經典臺詞上演,聲淚俱下。

“趙將軍,小的不知,不知這小娘子是將軍的人,求將軍開恩吶!”心神俱裂,口不擇言。

殊不知,這句不擇之言卻是犯了大忌。本是從嚴治軍卻變成了公報私仇。衣落云和周圍百姓原也是抱著這樣的心態。畢竟,少女那一聲趙哥哥喚得可是無比親密,且還拉著他胳膊不放,怎么看都有那么點意思。于是,人群中傳出了低低噓聲。衣落云也雙手環%,一付看好戲的模樣。沒想到這么年輕已經是個將軍了,看那幾個人認出他時心驚膽顫的模樣,應該還是個人物呢。

還不等這趙將軍發話,那少女卻先跳了起來,沖著地上的人狠狠的一腳就踹了過去,出聲罵道:

“你這賊人,休要污了趙將軍名聲。將軍乃我們家救命恩人,是當朝赫赫有名的車騎將軍,豈是我這等山野鄉民所能攀附的。”

聽到這話,所有人俱是一愣。衣落云更是意外的看向那少女。剛才人仰馬翻的沒有注意,這下仔細一看,才發現這少女雖算不上國色天香,卻自有一派純凈自然之氣。特別是那雙靈動的大眼睛,澄澈明亮,如同水晶一般。心下頓生了好感。想這古代,竟有如此直爽,毫不扭捏作態的女兒家,真是無比討喜啊。看來今天沒救錯人。

原本這趙將軍是想將他們押回中軍,讓那個不可一世的吳校尉過來再做處置的,不想這不長眼的蠻夫卻在此時說了最不該說的話,雖然有那少女出面擋住了,但多少還是給人留下了徇私的印象。于是氣不打一處來,直接沖身后的人吩咐道:

“來人,先各打四十大板!此等賊子如不懲戒,讓我朱雀大軍有何顏面面對這一方黎民百姓。”

“是!”響亮的回答整齊劃一訓練有素,當即幾個親衛上前利落的將那三人摁在地上。可隨后卻又都傻了眼。這陪將軍回家省個親,誰會隨身攜帶板子啊。親衛們無辜的抬頭看著自己的上司,那趙將軍也是一愣,本還想著繼續慷慨陳詞呢,卻突然間卡在喉嚨里,憋得俊臉通紅。

“噗!”衣落云本來因剛才被他摻合救人摔得不輕,心中有氣,這下子看到他的窘態,卻是忍不住笑出聲來。其他人聽到衣落云的笑聲,也不再憋著,都跟著大笑了起來。這個近乎世外桃源的小鎮,對官兵的畏懼遠沒有那些大城市的人強烈。

這下,那將軍更加窘迫的不知道怎么辦才好了。看著傻杵在那兒的將軍和干愣在地上的親衛,衣落云搖了搖頭,轉身對一旁小店的伙計說道:

“這位小哥,去把你們店里的門板拿來,將軍為民除害,我們也盡點薄力。”

“好勒!”爽快的應了一聲,店伙計飛快的跑向店里。要知道古代的門板可不像現代的門,那時候都是用一塊一塊十公分左右的木板拼起來的,店面打開門做生意,就得把那門板一塊塊拆下來,打烊后再一塊塊裝上去,甚是麻煩,不過此刻卻是方便那些打板子的親衛。

趙將軍看著店伙計抬了三塊門板出來,面露感激,轉身對衣落云抱拳一揖:

“多謝兄臺再次相助,小弟趙陽,不知兄臺如何稱呼?”

“衣落云。”衣落云卻最煩那些客套話,回答得簡單直接。

“原來你就是小衣大夫啊!”那位紅衣少女聽到衣落云的回話,忍不住驚呼出聲。看到趙陽疑惑的看向她立刻解釋道:

“小衣大夫是陳濟堂醫館陳大夫的外甥,才來我們鎮上兩個多月,但是已經在大名鼎鼎的名醫了。鎮上的人生病都是他給醫治的,妙手回春藥到病除!”

聽這少女那么一說,這下子輪到衣落云紅了臉,尷尬的咳了一聲,截斷那還在滔滔不絕的話語:

“小姐之言,實在是令在下汗顏。區區技藝不過是為了討口飯吃,這名醫可不敢隨便亂當。”

“名醫有什么不好,干嘛要藏著拽著的。”那少女卻是直爽的可以。

“小蘅不得無禮。”趙陽輕叱了一聲,轉向衣落云繼續說道:

“這是杜員外家的二小姐杜蘅,平時說話也不知道輕重,請衣大夫不要見怪。”

“無妨,不過我倒是很喜歡杜小姐。”

“啊?”兩聲驚呼同時響起,趙陽是一臉驚愕,杜小姐卻是滿臉通紅。衣落云這才發現自己一時興起,忘記這是在古代,自己此時更是男子身份。趕緊解釋道:

“我是說杜小姐這爽直的性格,很是令人喜歡。”

“噢!”趙陽仿佛恍然大悟一般,轉頭看向杜蘅,杜蘅則是連耳根都紅了,低著頭看不清表情。

衣落云一看這是越描越黑了,也懶得再做解釋,干脆抱拳一揖道:

“在下醫館還有事,就先告辭了。”也不等那二人答話,轉身拾起地上的藥箱轉身離去。只留下兩個莫明的人,盯著她的背影一臉詫異。此時的衣落云要是知道因為她這一時懶得解釋而導致后面的麻煩,估計再多說十句百句話也不會嫌煩了。

3

且說那幾個被打得半死的軍士被拖走后,趙陽也被杜蘅拉走了,路上看熱鬧的人也漸漸散去,小鎮又恢復了原先的平靜。

衣落云仍舊晃蕩著去“云記豆花”買了豆漿,才又晃回了醫館。哪知剛到門口就看見店里的伙計吳三正一臉焦急的在門口張望。看到衣落云后拉著她就往外面跑。不論衣落云怎么尋問,就是不肯回答。直到跑出小鎮,跑過稻田,跑上山路,這才停了下來。然后,兩人一個杵著腰,一個杵著腿,喘著粗氣大眼瞪小眼愣是說不出一句話。

衣落云心里那個氣啊:你大爺的,今天出門應該先看看黃歷,肯定是“忌出行”。這不,先是給個叫花妞的狗出了趟診又不好意思收醫藥費,然后是為了救人打疼了手還摔了跟頭,接著又莫明的被拉著跑了半天喘得跟個狗似的。衣落云覺得頭頂青煙直冒,雙眼恨不得把吳三瞪出兩窟窿。好半天,終于氣喘均了,衣落云這才吼道:

“吳三,你搞什么鬼啊,逃命也沒你這么個跑法的。到底出了什么事?”

“俺也不清楚。”吳三憨厚的臉上也透著疑惑。

“什么,不清楚?”衣落云不可置信的看著吳三。

“老爺說讓俺守在門外,看到公子就帶著公子出來,那啥,避一下。”

“為何要避一下?”

“老爺沒說。”

“那我們何時回去?”

吳三愣了半天,喏囁道:“不知道。”

“是不是醫館出了什么事?”

“沒有”這下吳三答得飛快。

衣落云感覺自己幾近崩潰,一**坐在地上,順手揪了棵青草在嘴里狠狠地嚼著。她實在想不出陳大夫不讓她回醫館到底是因為什么。看吳三臉上也沒什么著急的神色,衣落云斷定,醫館肯定不會有事。吳三是個老實人,如果有事絕對會寫在臉上。既然這樣,那就是跟自己有關了。

猜你喜歡

  1. 靈異言情
  2. 穿越女強
  3. 娛樂圈寵文
  4. 腹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