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解憂小說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職場> 職路高升 > 第十七章:出動

第十七章:出動

狐哥 2019-01-15 21:00:56

我一邊注意著時間,一邊注意著凌倩,逐漸就犯困了,打起了瞌睡。甚至有那么一小會兒,幾乎又摔了下去。而凌倩,那衰神不知是真是假,竟然這么久不醒,郁悶死。

我一邊詛咒她,一邊強打精神繼續監視。

大概到了三點多鐘吧,這個色狼開始出動,夫妻開始開工的時間,凌倩終于悠悠醒來。她先是四周環顧了一圈,然后開始檢查自己的衣物,**是穿著的,她估計覺得十分疑惑,拍拍自己腦袋,思考了整整兩分鐘才離開。

看她走遠,我迅速從樹上跳下來,跟過去。令我費解的是,她竟然往我帳篷的方向走。難道被看出了端倪?我不往這方面想猶可,一想就滔滔不絕,冷汗迅速又冒了出來。

而且,我心里那個恨,無計可施,只能眼巴巴看著凌倩拉開帳篷拉鏈往內窺探,那會兒,我緊張的想死。

看我不在,凌倩露出一個若有所思的表情,隨即往回走,是我的方向。我沒多想,立刻轉身往舞臺那邊逃,躲進舞臺的一角,繼續觀察。凌倩,她仿佛幽靈一般,眼看就要離開,卻突然改變主意又往我躲藏的方向飄來,那步伐看著就感覺殘忍、冷酷。

我能夠想到,凌倩必然已經發現了什么。

東躲西藏不是個辦法,得及早解決問題。

我眼觀六路,四周搜索,看見腳下的一箱啤酒,我心生一計,飛快的行動起來,跑過去打開幾瓶啤酒灑在地上,隨后一咕嚕喝下一瓶,接著躺在傍邊,躺死尸一樣的姿勢。我只能想到這種笨招,誤導凌倩以為我喝到酩酊大醉,那么我什么事都干不了,換言之她剛剛發生什么事與我半毛錢關系都沒有。

聽腳步聲近了,我開始開口說些亂七八糟的醉話:“到底喝不喝?你個鳥人酒量真差,全世界男人的臉都被你丟光了。”

凌倩止步,走過來,顧**身看,看清楚是我,她說:“哦,喝醉了!”

我順著她的話亂擾攘:“不能喝嗎?你誰啊?管你什么事?”

凌倩笑道:“我是你媽。”

“滾,我媽在家跟我爸樂呵著呢!”我不敢抬頭,酒醉容易偽裝,控制好動作和聲音即可,眼神卻無法偽裝,我不看她是沒辦法的事情。

凌倩還是笑,笑聲趨向了殘酷:“那你認識我嗎?知道我是誰嗎?”

“老子干嘛得認識你?干嘛得知道你是誰?別吵著老子,滾,思想有多遠,你就滾多遠,光速有多快,你就滾多快。”凌倩踢我,很痛,我不敢反抗,吃虧了還得傻傻地問:“干嘛踢我?”

凌倩不應答,蹲下來粗暴地翻我的口袋。我心里清楚,她是想翻我的手機查看。這衰神果然非一般的聰明伶俐,幸好我已經卸裝了微信,否則今兒就得死于這個低級失誤。

然而,這衰神翻完后沒發現什么,惱羞成怒了,沒幫我把手機放回口袋里,而是直接扔下來,不知是她眼界差,還是我手機的質量差,砸中一只空酒瓶,結果整體散架,她還說:“呵,這跟我無關啊,是你自己笨手笨腳沒接穩。”

“干嘛翻我東西?哦,我知道了,你是小偷。”我晃悠著站起來,大聲叫喊,“來人啊,有小偷了,快出來抓小偷。”

靜夜里,我的喊聲顯得嘹亮無比,很快有同事跑了過來問:“小偷呢?”

“沒小偷,我是凌倩。”凌倩指了指我,“這個流氓非禮我。”

隨著凌倩那么一栽贓,四五個男人屁顛屁顛沖過來撲倒我,拳腳相加。

我抱著腦袋縮成一團默默承受著。我發誓,我恨死凌倩這個衰神了,竟然如此的兇殘成性。不過,她離開時說的一句話卻令我瞬間釋然了,覺得沒白挨揍,她拉著個長音說:“莫非不是他?”

凌倩走遠后,那幫辦公室流氓仍然不懈努力地攻擊我,我火速揣開兩個,站起來破口大罵:“踢夠了沒有?看我醉成這樣能非禮人嗎?白癡。”

罵完,我撿起地下的空酒瓶砸他們,他們頃刻間丟盔棄甲、作鳥獸散。

我絕望地撿起手機殘骸,返回帳篷。那幫辦公室流氓整整踢了我七八腳,幸虧下腳不算重,重要部位又被我保護了起來我才沒受傷,就**有點痛。最冤枉是我的手機啊,裝回去以后都開不了機了。

找了套干凈衣服去洗澡,回來后,從陳楓的包包里拿出一件米色的襯衫,把他的雙腳扎了起來,睡覺……

第二天醒來,已經中午,陳楓不在。不過,那王八羔子用我昨晚扎他的、屬于他的襯衫反扎我,禮尚往來啊,好樣的。

我笑著解開襯衫,坐起來活動了一下筋骨,很慶幸,沒發現身上有什么部位嚴重不妥,就感覺渾身沒勁,**還是痛,腰也有點兒痛。

我豎起耳朵聽,聽見外面吵鬧無比,有音樂聲、歌聲,以及掌聲。走出去一看,竟然有表演觀摩,是專業的演出公司,大概是雇的,呵呵,這年頭也沒有給你慈善演出的。可惜我不愛看,我就想著回家,在人群之中尋找寧凝的身影,找到了,走過去開門見山道:“寧凝,我身體有點不太舒服,能不能先離開?”

寧凝一臉關切的表情:“怎么了?你哪兒不舒服?”

我早就想好了借口的,連忙道:“有點惡心,想嘔吐,大概是吃錯了東西。”

“你等著,我馬上去問凌總。”寧凝飛快跑了,郁悶,還得向凌倩申請。

我在原地等了五分鐘左右,寧凝匆匆跑了回來。她穿襯衫,跑起路來*前**上下跳動煞是迷人。我之前沒有特別注意過她,現在看清楚,原來尺寸還挺**人。

跑近了,寧凝用無可奈何的語調告訴我一個糟糕的結果。凌倩要*親自去申請,說一件小事都要別人代勞,我用來干什么吃的?凌倩分明是故意找茬,換了是別人申請指不定她大手一揮就完了。

在舞臺前排找到正看演出的凌倩,我仍然開門見山道:“凌總,我有點兒不太舒服,想先行回家休息,可以嗎?”

“你哪兒不舒服?我看你很舒服啊,說話都沒亂套。”凌倩用極具侵略性的目光看著我,口吻冷冷的,“昨晚你干什么好事了?記得不?”

“昨晚?”我裝模作樣想了想,搖頭道,“不記得了!”這是我這一輩子吃最大的一個啞巴虧,我不記得我就毛病了,但是我必須不能承認。

“哦,昨晚我做了個夢,夢見去湖邊閑逛。”凌倩給我指了個方向,“就是那邊的湖邊,期間我碰見了一個混蛋之中的戰斗機,你猜是誰?”

凌倩在試探我,用語言刺激我,不過我沒讓她得逞,平靜道:“是誰?”

“我干嘛得告訴你?想先走是吧?說你的事就說你的事,廢話真多。”你自己才廢話多,我就附和一下,到頭來還是我錯了,“滾,別打擾我看演出。”

我暗暗鄙視她,轉身回自己的帳篷收拾東西。

我是坐公交車回市區的,一下車就找了個手機店把手機修理好,修理費一百五。我終于知道昨天打牌為什么如有神助的贏了一百五十塊,原來我的手機要壞,我怎么那么倒霉呢?

回家躺了幾個小時,天黑后給林頂陽打電話讓他請我吃大排檔,這王八蛋夠雷厲風行的,不用半小時就到了附近。然而,當我把九日湖的遭遇告訴他的時候,他笑的那么欠抽,我連續揣了他好幾腳他仍然笑聲不止……

“我已經夠倒霉了,你還落井下石,什么哥們。”

“行了,就是很好笑。”林頂陽又持續笑了幾聲才停止下來,轉而道,“其實,我覺得這是個契機。”

“契機?”

“嗯,讓她在網絡上愛上你。”林頂陽笑的很艾1魅,“以你的條件成功幾率絕對很大,我不是恭維你啊,你多好,文能提筆控蘿莉,武能chuang上定人妻,進可欺身壓正太,退能提#迎眾基。要是能搞上這么一個強悍的女人,你立馬就輝煌騰達雞犬升天了。”

我又揣了他一腳:“你什么破比喻?關鍵是我沒你那么卑鄙無恥,而且她那惡毒性子誰受得了?”

“你不是說網絡上的她很知性很溫柔體貼是你心靈的港灣么?哥們,世界上最殘忍的事不是沒遇到所愛之人,而是遇到了卻最終錯過了!所以,我覺得你應該抓住這點發展下去,讓她成為你發泄情緒的對象……”看我萌生了揍人的沖動,林頂陽識趣地閉上了臭嘴。

接下來林頂陽沒再和我談凌倩,我不想談,我仍然從心里無法接受她們是同一個人。而到了十點多鐘,林頂陽接了個電話就匆匆滾蛋了,不過他很講義氣的給我留下了三百塊。我想抽他的是,這王八蛋還要*買單。

回家洗了個澡,給自己涂了藥油,我睡了過去。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微信閱讀

章節 X

第二章:酒吧的破事 第四章:我是修廁所的 第六章:偏偏得罪了凌倩 第十一章:暗暗叫苦 第十三章:活該 第十七章:出動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安徽快三历史遗漏